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由“小偷是否有普世价值观”说开去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这句话在网上火了许多年,时隔五年之后这句话变得更火了,这是因为当年说这句话的人出狱了,而且受到了众多网媒的追捧,这不捧不要紧,一追捧倒是把这名嘴给推上了风口浪尖的位置,众多批评指责声普天盖地而来,什么“一个小偷的价值观受到追捧是这个社会道德的沦丧”等,但是这些批评者的口径和理由几乎如出一辙,那就是一个“小偷”不应该受到这么多关注和追捧,尤其是一个“小偷”,他说的话怎么能受到这么多人追捧,这么多人追捧他说明这个社会价值观扭曲,道德沦丧了……好吧,不得不说这些批评家的逻辑是多么的符合这个时代的“优秀思想”,但是这些言论不得不说有点太XXX(脑补)了。

“ 窃.格瓦拉”当年说句话的时候还在看守所里,以当时他说这句话的身份来看他属于服刑人员,五年之后他属于刑满释放人员,既然他已经是刑满释放人员了,是自由人了,为什么那么多批评者还给他扣一个“小偷”的帽子?难道一个人曾经犯过错误就得一辈子背上这个犯错的称号?人是会变的啊,从出生那一天起,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改变啊,这些批评家非得揪着五年前的小辫子不放?那要是一个标签可以在一个人身上贴一辈子,那么称这些批评家为“小屁孩”是不是也很合理?他们曾经也是小屁孩,虽然现在长大了,但是称他们为“小屁孩”肯定非常不乐意吧。再说,那些服刑中的腐败分子,之前都身居高位,难道到监狱里了还是“部长”之类的身份?人身上的那些标签啊,就像树上的叶子,每年春天都会长出来新的,到了秋天就会被风吹掉落,第二年春风吹来的时候就会长出新的叶子,虽然和前一年的看上去差不多,但毕竟已经不是同一片叶子了。没有什么是一尘不变的,没有什么是固守永恒的,我们每天看到的太阳都在慢慢老去,何况漫漫宇宙中比尘埃还要微不足道的人类。法律已还他自由身,“道德家”们在颐指气使时就应该注意用词的合理性,切莫图一时口快而失了分寸。

什么是普世价值观?哪个人说的观点才可以普世?又是谁规定了价值观一定是要出自某个特定的人物之口?我想,对于这三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得清楚。而事实上,一个人做了什么和说了什么并没有直接关系,就像部分腐败官员是在召开反腐败大会上被带走的,我们不能因为他是腐败分子就认为那些他讲的反腐败是不好的。很多事情我们必须要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为四地来看待,但是绝对不能一叶障目,一锤定音。他的一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何错之有?这正不是当下所有人心中所期望的么,难道还有人非常喜欢打工?有哪个家长会教育自己的孩子“长大了要去打工,而且要打一辈子工”,会有老师会告诉自己的学生打工是件很光荣的事吗?记得上小学时有篇课文《我的理想》,里面的插图有农民、警察、军人、老师、医生、科学家,老师问班上每一个同学“长大了想做什么”,全班同学回答有当警察的,有当老师的,有当医生的,有当军人的,有当科学家的,唯独没有当农民的,为什么啊?道理很简单啊,因为当农民太苦,社会地位还在社会最低层,连几年级孩子都看懂的现实问题,为什么这些“道德家”看不明白,也许是假装不懂罢了。而今,生产线上像机器人一样重复工作的工人也是一样,他们的工作也很辛苦,社会地位也并不高,所以不想打工很正常啊,只是打工是生活所迫啊,要是能有比打工好的生活,谁愿意继续打工?就像草原上的狼有饿极了的情况下也会吃粪便,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是狼喜欢吃粪便,那是因为它实在找不到肉吃了才不得已而为之啊。“不想打工”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观,而是社会现状,是大家普遍认同的事情,只不过有人把它讲了出来而已,就像“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小男孩说了一句“他什么也没穿啊”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小男孩的声音太小,他的父亲还捂住了他的嘴巴没让他重复下去。所以“不想打工”用不着他去普世,而是世界上本身就已经存在。

司机随笔的图片

小偷是好人还是坏人,其实这个问题讲过的人太多了,但我还是想说一说。我们都知道“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是因为老鼠以偷为生,所以这种偷偷摸摸窃取他人物品的习性总会令人反感,所以小偷也是一样令人反感,但是我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横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江洋大盗却在中国传统民俗十二生宵里面排在首位?而且更为奇怪的是在一些文学作品里,小偷还会被称之为“梁上君子”,《水浒传》里时迁以盗为业,且也落得一个“好汉”的名头。当小偷被冠上了英雄、君子、好汉的名头时还能分辨出来他们是好是坏吗?当然,我们不能拿过去的问题来解释当下的现象,无独有偶,今晨看到《今日说法》里的一个故事,便于“小偷”有关,不妨拿来分享。

故事是说某地一个21岁的青年带着一个8岁的孩子在荒郊生活,他们以兄弟相称,他们以天为被地为床,那怕是寒冷的冬天也是在野地里盖床薄棉被,那位女警官指着那片荒草中的空地说“只要天上不下东西,他们就睡在这里”。那他们吃什么呢,偷,21岁的哥哥偷东西来养活8岁的弟弟,偷来的东西变了相也不买穿的,不买别的,只买吃的,而且这哥哥只买弟弟喜欢吃的东西,还逼着弟弟喝牛奶,好让弟弟长高长胖,他也不许弟弟去偷东西,而且告诉弟弟长大了不要像他一样。后来哥哥被警察带走时弟弟追了一路,那们女警察在在看守所里多次问哥哥想不想见弟弟,哥哥低着头捂着脸回答“不想”,再之后便是摇头。记者在看守所里问他“以前受到过欺负吗?”他回答“受过”。记者又问“这些年,你遇到的好人多,还是坏人多?”他回答“坏人”。视频中他的头从来没有抬起过,双手也一直捂着脸,而他的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在外面等着他出去。

这个故事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悲惨世界》中的冉.阿让,他为了自己饥肠辘辘的几个外甥去偷面包而入了狱,最后历经磨难逃了出来,在逃跑的过程中一直以善为念去做好事,而那个一直信奉正义且追捕他的警察却在信仰与善恶的纠结之下自杀了。一个人的好与坏,善与恶 ,有时候与贴在他身上的标签并不一致。一个人所犯的罪自有法律为他量刑,但是,一个人的好与坏,善与恶,我们真的很难看明白。很多人连自己身边的人都看不清楚是好是坏,为什么就要通过一句话,一件事去定义别人的好坏呢?

追捧 一个曾经犯过罪的人说的一句话是否会让社会道沦丧,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而不是谁说沦丧就沦丧了的问题。从古到今,发生在这世界上的每一件大事件都不是因为某个人的一句话或者某个人做了一件什么事而能改变的。古代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皇帝也不可能因为一句话或一件事而去改变一个时代,政权的倒台并不是这个影响力最大的皇帝说了一句话或者做了一件什么事而造成的,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日积月累而不思改变的原因造成的。商朝灭亡不是因为纣王做了一次恶而导致的,而是他作恶的程度已经到了别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才导致的。历史上的朝代莫不如此,一个朝代之所以灭亡,是因为已经腐朽了太久而难以补救造成的。方便面再普及,吃的人再多,也没有多少人会把方便面来当主食,同样的道理,一个社会去追捧一句话也不会让这个社会道德沦丧。当年主流媒体也曾追捧过周、康之流,那么这个社会道德沦丧了吗,一个区区小人物就因为受到一些自媒体追捧就能影响社会道德了?如果真的影响到了,那肯定不是这个人的问题,也不是这句话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本身就已经有了问题,追名逐利如果有错,那么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在犯错。

 

是非对错,善恶之别谁能说得清楚,唯有制度的裁量有分有寸,道德的批判不过是悠悠众口,张口即来,闭口即止,批判之后不过是鸡毛一地。世人的喜好不过是种因得果而已,无所谓对错,也谈不上好坏,道德不过是虚妄的另一个称呼,你所看到的世界,便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