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包里的打火机

我喜欢包。在我还没听说过“包治百病”的时候,就疯狂地迷上了各种款式的包,而每到商场闲逛,我总会在卖包区驻足垂涎,“贪婪”地看着各色包,用眼神一一抚摸它们,狠劲地眨眨眼睛,就好像已经把它们收到了心里,拿到了手里。看到特别喜欢的一款,在经济能力许可的范围内,还要找来很多理由买下来,心安理得地“赠送”给自己。几年下来,也着实收纳了不少心爱的包包,然后就有了一个经常调换使用包的习惯,根据季节转换、衣服搭配、出席场合的不同,有时也因心情来决定拿哪一个包,久了,“换包”的过程竟成了我的一个习惯,一种乐趣。

每次换包的时候,我的钱包和一个打火机总是相伴在一起,首先被我放进将要使用的包里,当然,打火机总是被单独固定在包的侧兜,这样会很方便我随时拿出来。

其实,我不抽烟,而且很不喜欢闻到烟味。所以放在我包里的打火机也并没有一个或浪漫或精彩的故事。

 

到外地讨生活的几年,不时会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困难,让我措手不及。有一次,接了一家装修墙面的活儿,需要用30袋刮墙用的腻子粉(每袋20斤)。联系的那家店很快把腻子粉送到了工地上,可是人家不负责运到六楼(没有电梯),瞅着那一堆腻子粉,感觉实在是无能为力。于是我跑到六楼想让刮墙的两个师傅帮忙一起运上来。可任凭我说尽好话,人家只一句话:“我们只负责做墙面,不负责运原料。”我只好垂头丧气地走下来,暗忖:还是自己一袋一袋往六楼提吧。刚开始我挺气盛,一手拎起一袋腻子粉就往楼上走,可是只走了一层我就气喘吁吁了,只好停下来歇一会儿,然后再上一层,就这样走走停停,到最后根本就是连拖带拽,踉踉跄跄总算是运到了六楼业主的家里,我不管不顾顺势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刮墙的师傅看都不看我一眼,自顾做着自己的活儿。我无法也不能去指责他们,都是为了生活,他们没有理由额外照顾很多像我这样的外地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下楼的时候,一任泪水和着汗水恣意流淌在我的脸上。走到二楼,从东门走出来一个貌似工头的大哥问我:“怎么你这老板还亲自运料啊?”我苦笑一下:“我哪里是老板,接了点儿墙面的活儿。”工头大哥热心地说:“你这样搬可不行,到天黑你也倒腾不完,这样吧,你去买几盒烟,我让我的工人帮你运上去,你也知道,都不容易,你看怎样?”听完他的话,我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根本不敢张口说话,只使劲点了点头,快速走下楼去买回了四盒不同牌子的香烟,卖烟的老板娘还赠给了我一个打火机。工头大哥很实在地说:“我给你派两个工人,你给他俩每人一盒就行了,我们有打火机,余下的这两盒烟和打火机就放在你的包里吧,以后碰到这种事,说不准还会帮到你,至少你不用这么辛苦了。”就这样,在两位师傅的帮助下,我眼里小山一样的30袋腻子粉十几分钟就运完了。

 

记住了工头大哥的话,从此,我的包里随时装着至少两盒烟和一个打火机。也的确应了工头大哥的话,在后来的很多时候,烟和打火机帮我解决了很多类似的问题。比方我有次去量一个宾馆窗口的尺寸,为了确保高处尺寸的准确度,我必须踩了高凳才行,可是看着工地上那种摇摇晃晃极其简易的木制“爬梯”,任我鼓足了勇气,也不敢攀爬上去,好在工地上施工的人很多,我如法炮制,拿出包里的烟和打火机请求其他不忙的工人师傅帮我测量一下。

我慢慢才了解到这些劳累的工人师傅都爱抽烟,他们借着烟来提神或缓解疲劳,都随身带有打火机的,我递给他们的打火机往往都不需要。时间长了,和这个工地上的大部分工人和业主都渐渐熟悉了起来,再有难事儿的时候,即使我不用给他们烟,他们也会帮我一下,当然,我也会力所能及地帮到别人。所以我在整理包的时候,因为不想让烟味儿充斥在整个包里,偶尔会把烟请出我的包外,但包里绝对会有一个甚至几个打火机。

也并不是说,一盒香烟和一个打火机就绝对能让一个陌生人伸出援手,只是我固执地愿意相信:人本善良。

 

还有一次我在外奔波了一天,手机到下午的时候就没电了。不成想回家路上遭遇暴风雨,艰难地走回到小区,才知道整个小区也因这场雷雨而停电了。租住的家在四楼,平常很少乘坐电梯,但是今天不一样啊,一想到那狭窄漆黑的步梯间,我的心不由紧缩了一下。我犹豫着不敢走进去,在楼道口徘徊着,期待着突然来电或是刚好遇到一个要回家的邻居,哪怕不熟悉也没事。然而什么也没等到,看着湿淋淋的衣服,想象着自己狼狈的样子,我只能硬着头皮进入到黑洞洞的楼道里,深一脚浅一脚摸索着登上了第一级台阶,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我包里有打火机!内心一阵狂喜,于是迅速从侧兜里拿出打火机——“哒!”在幽暗封闭的楼梯间里,打开打火机的声音无比清脆,也无比悦耳,让我整个人瞬间平静了下来。感觉像是被加长的四层楼梯在打火机跳跃的火光里,我一步一步踏实地回到了家里。用打火机点燃备存的蜡烛,享受烛光晚餐,享受烛下读书的美好时光。

 

当然,有的时候打火机和香烟并不能完全帮到我,但是不知不觉间,包里的打火机却让我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即使生活慢慢有了起色后,至少我不需要再随时想着要如何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心爱的包里不再有香烟了,但总还是有一款外型或精美或简单的打火机妥妥地、静静地躺在我的包里,就像是一件用来欣赏、把玩儿的艺术品。

一些不足为道的故事和情绪,喜欢用这样心灵书写的方式记录下来,不是标榜也不是哀叹。或许在未来的某天翻看到这一篇字时,会哂笑这一段文字的轻浅和无趣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