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家有宝

又到周末,又到回老家的愉快时刻,周五晚上的“和谐家族”群里又热闹了起来。

老大:我还想吃韭菜鸡蛋馅儿饺子;

老二:我想吃小白菜馅儿的饺子;

老三:吃了一个星期的包子了,我就想吃老妈做的手擀面。

……

最后确定,就同时做这三样饭,老三负责打电话汇报给爹娘。

周六的上午,跟往常一样,我第一个回到老家,娘已经和好了做手擀面和包饺子的面,分别放在盆里饧着。娘在院子里拔着小白菜,一边拔一边不住嘴地唠叨:“三个孩子吃三样饭,一条街也只有咱们家这样。”不用看我也知道,娘唠叨得越起劲手头上也就会越快,果然她拔完小白菜就又赶紧去大门外边割韭菜,我坐在院子中间择菜,依然能听到娘洪亮的唠叨声,这让我很开心。爹一如既往沉默着、忙碌着——他正在院子里的灶台上熬煮酱牛肉,听娘唠叨的声音越来越响,忍不住说一句:“你叨叨吧,改天孩子们都不回来了,看你怎么办?”我没有答话,安静地听着娘的唠叨和爹对娘貌似“威胁”的话语,心里很欢喜。

 

上周中秋节一家人团聚的时候,娘有些反常——出奇的沉默。这么多年,我们已经习惯了娘停不下来的絮絮叨叨,这突然的安静,让我们很不适应。果不其然,第二天晚上娘给弟弟打电话说想去医院检查身体,不识字的娘竟然还知道“心脏造影”,于是我和弟弟赶紧百度,才模糊知道了“心脏造影”是怎么回事儿。经我们姐弟三个在群里商议,周日就带娘去县医院检查身体。因为去年到省二院为娘做了全面体检,记得医生拿着娘的心脏彩超说:“你的心脏很好,跟年轻人的差不多……”我们听了很高兴。这才一年的时间啊,所以我们不觉得娘要做什么“心脏造影”。

开车去医院的路上,我们问娘是怎么知道这个复杂的医学术语的,娘说是听她姑姑家的闺女的邻居说的,她说她觉得那个人跟她的症状一样——也是偶尔气短,呼吸困难。我们顿时哑口无言,心里是又气又急又无可奈何。我们跟娘说过无数次,她的气喘是因为常年在厂里干活儿吸入的有害气体多了,导致过敏性哮喘,只要注意休养,注意季节交替时及时添减衣物预防感冒,其他根本没事儿。可是年近七十的娘依然闲不住,总觉得自己还很能干,哪里有活她赶紧去干,累得她气喘吁吁,呼吸困难。或许是娘不愿意承认是自己老了,她总说是哪里出了问题,需要医生看病拿药,想象着她就又跟年轻时一样强壮,一样能干了。我想我们懂娘的心思,所以我们在劝她休息的时候都不说她老了,只说她辛苦劳作了这么多年,现在日子好过多了,不需要娘再干活了,只要她安享生活。

 

八点半到了县医院,得知弟弟已经在昨天晚上约好了医生,所以很快取卡挂号,拿到了各项化验检查的单子,彩超、心电图、胸透、血检……到十点半除了血检下午三点才出来结果,其他各项检查均已有了结果,凭着我们不多的医学知识,凭着我们认得每一张检验结果上的“正常”两个字,所以从中秋节那天开始,两天来隐藏在我们心里的那一丝不安慢慢消散殆尽,并随即跟守在家里的老爹打电话报安好并说我们中午回家吃饭,要吃他炸的肉丸子、熬的冬瓜菜。

趁着弟弟去找医生看检查结果,我开始用缓和的语调、柔和的词句“批评”我娘,因为我女儿今年不止一次跟我说:“怎么觉得我姥姥越来越像个小孩子啊,好多事,怎么就跟她解释不清了啊?”我却希望我娘越来越要有孩子般的简单和快乐,我宁愿我娘自私一些,别总是担心我们和下一辈的孩子们了。娘听着我的“批评”连连点头,乖巧的样子真是可爱,娘说:“我再也不听别人的话了,我就听你们的话,该吃就吃,该穿就穿,该玩儿就玩儿,不拼命找活干了……”我这才知道了,原来我娘跟临近的婶子大娘们闲聊,听到这个人说去医院做了支架,那个谁动了个什么手术,谁又摔坏了胳膊腿的等等,我刹那间竟真的无言以对了,原来我娘竟是在跟人家比谁的身体不好吗?还是担心我们会忽视她的身体?我思忖的当儿,弟弟在微信群里说:“医生不给拿药,说根本不需要。”我说:“让医生开点儿吧,止咳糖浆一类的或是提高免疫力的保健药,不然咱娘肯定还会瞎猜疑,你们不知道,娘竟然在跟别人比谁的身体不好了,以此来看看谁家的孩子孝顺。”其实我们觉得从没有忽视过爹娘,一到周末只要没有太要紧的事情,我们都会扔掉我们的兴趣,推掉朋友们的聚会,回到老家吃爹做的饭,围在一起听听娘的唠叨,也会千方百计抽时间带二老出去玩儿,我们愿意这样陪着他们“虚度”时光,可是娘还是没有“安全感”吗?

 

弟弟很快从医生那里出来了,笑着对娘说:“你的身体真棒,我都羡慕,医生给开了一些很管用的药,吃了就更好了,但是,医生反复嘱咐一定要注意休息,以后别光想着干活了啊,走吧,我们去拿药。”拿完药又去菜店,根据家人的喜好又分别买了每人喜欢的菜,欢欢喜喜回家大团聚。

吃饭时一家人很愉快,只是都轮番“批评”了娘小题大做,虚惊一场。我说:“我都快五十岁了,有时候稍微干点活儿还累的不行呢,你们也该歇歇了。”听了我的话,端着酒杯的爹很惊讶:“你都快五十了?每年就知道给你过生日,还从没有细想过你多大了呢。”我说:“你们二老就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镇宅之宝,你们俩好好的,我们在外面做任何事才会安心、才会放心,简单说就是,你们好我们才会好。”

其实我们这样要爹娘做很多种饭是有些故意的。爹在今年暑假前正式退休了,不再去厂里上班了,娘由于身体原因也实在不能再继续劳累了。但是习惯了操劳的爹娘好像还不能完全进入“无所事事”的状态,这让他们觉得自己成了无用的人,甚至成了我们的“累赘”,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只要他们健健康康的就是对我们对这个家最大的用处,甚至就是最大的贡献。

 

看着今天认真听我们说话的爹娘越来越像个慈眉善目的孩子,我们很安心。忘了从哪看到的一句话——在父母和孩子的斗争中,输的永远是父母。不是吗?我的爹娘现在对我们表现出来的百依百顺,也是为了我们在外不分心,为了我们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所以,还是我们赢了,我们才是爹娘生命里永远的宝!

我祈愿,我们跟爹娘耍赖的日子长长久久……

“爹,我要吃熬萝卜条菜,再放点儿干白菜。”

“娘,想吃你做的拌疙瘩煮挂面了,白菜炝锅啊!”

“爷爷,我放假回来了吃蒸碗啊。”

“姥姥,我这条裤子有点儿长,帮我改改呗!”

……

司机随笔的图片……

明天在外求学的两个孩子就回来休国庆假期了,我能想象到回老家聚会时,娘肯定是停不下来地唠唠叨叨,爹会在喝完一杯酒后跟孩子们讲10月1日的大阅兵。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