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母亲

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原本个子高高的母亲,现在看来比我还矮上几分;壮年时走路虎虎生风,如今走一小会儿就得叉腰歇一歇。我是她最小的孩子,从小就尽享母爱,一直到现在。我亲身感受过父辈们为了生活年复一年的辛苦劳作,所以,我们姐弟三人都感恩于母亲的养育,都很孝顺。

    以前母亲健壮的时候,每年都来我家小住几天,总是一刻也不得轻闲:收拾房间,照看孙儿,拆洗被褥,买菜做饭……好让我们腾下更多的时间工作和休息。
    这几年母亲显老了,身体远不如以前,说什么也不轻易来住,怕给我们添麻烦。去年冬天,我好说歹说劝父母住到我家,省得他们在老家自己取暖麻烦。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本来让他们来是为了方便照顾他们,可这一个冬天我还是像以前一样被他们宠爱着,照顾着。每天大概五点钟老人就起床,收拾早饭,动作轻手轻脚,和父亲说话也压低了声音,唯恐吵醒我,也不知道有些耳背的父亲是怎样和母亲交流的。等我头六点起床后,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热腾腾的早饭,热菜总是炒两个,鸡蛋也被母亲剥好放在了我的碗边。我每次让母亲多休息,早饭我来做,可她执意不肯。说我工作太累,早上能多睡几分钟就多睡几分钟。我看她坚决的样子,只好作罢。

母亲记准了我什么时候值班,什么时候晚回家,每天准时提醒我该带什么,该什么时候出发。又一次回家后,母亲问我:“今天早上你没有绕到自行车道上走,走机动车道不危险吗?”我一愣:“您看见了?我今后注意就行了。”

第二天早上,我骑车出了小区,走在我家那栋楼北侧小路,无意中抬头看了看我家窗户,发现窗帘拉开一条缝,一个身影透过灯光映在玻璃窗上。噢!是母亲。她目送着我上学呢。我笑了笑,怪不得她知道我上学走哪条路呢。肯定放学回来也是在窗前等着我,因为我上了楼常常没等把钥匙掏出来,门就开了。

我上学一般都是六点半出发,值班那天会更早些,冬天的这个时刻天还是黑漆漆的呢。自从发现母亲在窗口目送我上班,我就特别留心观察,真的是每每出了小区门好远了,扭回头再看,窗户前总能看到妈妈的身影,头贴在玻璃上,久久不离开,一定是一直到看不到我身影为止。

又一天早晨,母亲觉得气短,我出门时,她正躺在床上吸氧(母亲有些哮喘,买了一个制氧机)。出了小区我习惯性地抬头看楼上,心想这次母亲不会送我了吧,却发现母亲又准时出现在那个窗口,窗帘被掀开了一道缝。外面漆黑阴冷,窗户透出的那一丝灯光,照亮了我前行的路。没有雾,我的眼前却一片模糊,两股热流顺着脸颊淌下。我已经四十多岁了,但在母亲的心里,还是永远不放手的牵挂!

自那一天,每次出门路过我家楼下,我都是噙着眼泪笑着朝楼上挥一挥手,尽管天黑,母亲可能根本看不到我的动作,我也天天挥手跟妈妈道别。现在回想那一幕,泪水又模糊了双眼。

母亲的爱如涓涓细流,永不止息。母亲爱孩子的故事即使写上一千零一夜也写不完。母爱是一本我终生也无法读完的巨著,母爱是我永远也飞不出的天空。

刚刚又接到上高三的儿子的电话,说了一句:妈妈,母亲节快乐!

我庆幸我父母安在,我庆幸孩子懂得感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