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那些晦涩的与风流的

在一次讲座上听到的:诗人艾略特创作《荒原》,可能与他妻子出轨有关,而那人竟是艾略特的老师罗素。所以,讲者说,《荒原》可能不是我们解读出来的那么多,而仅仅是诗人情感苦闷的表达。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中国古代也有一个人这样写诗,就是李商隐。众所周知,李商隐写了很多无题诗,典故交错,意象纷繁,单单一首有题的《锦瑟》已经众说纷纭,无题更难索解。不过,解诗者早就认定了,之所以难以索解,不过因为李商隐写了难言之“情”。

为什么李商隐写“情”需要写得如此晦涩?他所在的那个年代,不应当允许男子风流吗?

白居易有善歌都樊素,善舞的小蛮,为二人写诗:“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白居易年既高迈,而小蛮方丰艳,白居易又以杨柳托意:“一树春风万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永丰坊里东南角,尽日无人属阿谁?”固是有些不甘心,但情怀亦当为旷达。

杜牧官御史,负责洛阳。李德裕罢镇闲居,声伎豪华,大开筵席,当时朝客高流,无不臻赴。但他考虑到杜牧官职的特殊性,就没有邀请杜牧。杜牧听说后,表示非常想参加。李不得不驰书邀请。

当时宴会已经开始,女伎百余人,皆绝艺殊色。杜牧到了之后,独坐一处,瞪目注视,引满三巵,然后问李:“闻有紫云者,孰是?”李指示之。杜牧盯着看了很久——凝睇良久,说:“名不虚得,宜以见惠。”——将她送给我吧。李俯而笑,诸妓也都回首破颜。

这时,杜牧又喝了三杯,站起来朗诵了一首诗:“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忽发狂言惊满座,两行红粉一时回。”杜牧的风采尚不减当年“三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

大概,李商隐与白居易、杜牧风流比起来,就是忧郁的、敏感的、羞涩的吧。他不能像杜牧一样坦荡地“要人”,就眉目传情,自己写着感伤、晦涩的诗。

末了,我又想起明朝的冯梦祯。有一次他穿着官服经过烟花巷,站街美少女一看是官府的人,立刻都逃回屋,关了门。所以,冯梦祯便专门穿了一次日常服装从那里经过,想看看那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