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卖鱼记》

湾里下着地笼,隔三差五老爷子撑着他的小木船儿下去提提网子,三五斤大鲫鱼,几斤小鱼小虾,从不空手。这让我们宅在洼里抗疫的日子,常有鲜鱼活虾相伴。偶尔发发朋友圈晒晒,便引来无数点赞,让窝在楼上的城里人没少了羡慕。虽是闲中作乐,娘含是不让,说有吃好稿吧唧嘴之嫌。
小时候,我经常去洼里弄些小鱼小虾回家,奶奶就把它们放到面瓢子簸一簸,借着赶饼的热鏊子将小鱼熥熥。然后,再放到铞子里熬,有时候放点萝卜条,有时放点韭菜末儿。在少油无盐的年月,只要有这个菜,准吃胀肚子。老法没有忘,宅在洼里无事,我按奶奶的做法,操作了一遍,还行,又找到了记忆中的老滋味。从城里赶来的二妹尝了以后,大加称赞。立即给一旁的老大出主意,姐姐你快烙点这样的小鱼去网上卖!老大还犹豫,问行啊不?老二搬出她们全福元网销那一套,讲了半个钟头。大妹子心动了,我听了也觉得可行。现在是网络时代,好平台你不用,就真落伍了。说干就干,妹妹们都有老爷子的性格,动手能力强,干啥活也不发愁,且像模像样!小鱼,湾里就有,先小打锣鼓搞个试验,看看行不行,娘说不行咱们自己吃了也赔不了本,一家人就笑,嫌她不说吉利话。我也分到任务,写个广告词和小鱼汤的做法。连夜发到城里的吃货群,同时发发朋友圈,好东西要大家分享。

司机随笔的图片

老二出完主意回城了,忙了我们。老妹在家小鱼烙到半夜;三妹子在她的桃园渔家客户群里发照片,发广告。我又写如何熬小鱼,又写记忆中的老味道。连夜发群发朋友圈。有伙计问我,改行了?老丁笑话我,大老板卖小鱼。我赶忙解释给老妹帮忙。一大早,各路人马的信息会集过来,有好多伙计照顾生意,一下订了三十多份,好有成就感!我正好一早赶回城里上班,送货的任务就落到我头上。干什么卖买也不容易,我埋怨说管闲事落闲非,一人卖小鱼全家跟着忙!娘在一旁开言,跟拉保险一样来。接着又说,挣钱的卖买儿哪有容易的,谁找你们是亲姊热妹来,你们不帮她谁帮她?再说兰,你要是马云的话,老民(大妹叫民军)含用捉卖小鱼了。哈哈,敢情根子在我这。下辈子吧,当不了马云,摸着彩票也行!
一星期过去了,老妹的小鱼生意还真起了步。主要的客户是住在城里的北乡人还有台头防水材料厂的老板们,他们知道这个老滋味,很多青年人买来是给老人吃的。袁敏老师要了两袋子,她说给九十二的老父亲做着吃,老爷子是北大洼人,好这口儿!
老妹干活细详,也干净。小鱼全是活的,放在大盆里用清水养着,烙的时候现用笊篱捞出来,面要簸匀,鏊子火要慢,熥出来的小鱼才花色儿均匀好看。这样,鱼的鲜味就会全部包裹锁在里面。另外,鏊子一熥,去掉了淡水鱼的土腥味,熬起来,鱼汤浓淡相宜,鲜美无比。从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反响不错,点赞的不少!
不再说了,再说有广告嫌疑。
行文至此,再次感谢那些买小鱼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祝您吃小鱼,行大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