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债主

债主

母亲借了几十万块钱给朋友

我只是打过几个照面

并不是我的朋友

银行的利息并没有借钱的利息高

比一张叠不到十次的纸还要高

一张借据要咬着牙抚平上面的青筋

这是褶皱的病

一抬头就有

需要几个字的钱袋来解铃

把名字勒紧

挤出几滴苦胆汁

当成时间的药引子舂碎疲惫

从屋里推门如同分娩的阵痛

我和母亲去要债

每个人对我们软硬兼施

在借据上抖擞成一只蚊子

吸饱了葱茏的墨汁

拍扁成人格的句号

泼墨佯装字迹的谬论

在沼泽上赤裸的荒谬绝伦

说出苦难诱骗上帝投胎

不该信神不该是你

轻蔑和仇恨是双刃剑

哪一面先到朋友你的心坎里

彷佛母亲在借钱

借出漂泊的针脚

在我身上纫针

借出溃败与灼烧

慈悲在化缘的钵里猩红

借出暮年的砥砺

枯黄的花蕾芬芳一季的野心

借出满头白发

织就我的素服守岁

换来年底还钱的语言的白鸽

和平在我眼前为虎作伥

谁是皈依谎言后骑虎难下

债主和借据如同太极上的悖论

矛盾可以互相卖艺乞讨

现实的案板有了眼睛的裂痕

揭开伤疤灌溉光明的浑浊

我懦弱的成为了刽子手

讽刺包裹成夏日火炉

贿赂愤怒宣泄到母亲的式微

快感透支着麻木的钟的振聋发聩

弯曲的斧子在心上诓骗

我溃烂自尊上的煽风点火

没有哭怕心中的雕塑破碎

上帝敲开天空的鸡蛋

流出黄昏的蛋黄

母亲在那时候沉默的走了出去

我忽然害怕

害怕母亲会做什么傻事

穿着单衣去街上单薄的背影

走到失眠的暮色抨击

那时候一条街上就流一滴泪

转山转路汇聚成一条汪洋

直到父亲打电话告诉我

母亲回家了

我定在那条街

向母亲还债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一次让我感到惊为天人的女孩子出现在我的初中,后来上高中了才知道,原来审美真的会疲劳,人还是要见识更大的世界啊。

两个人的关系太难维持一个恒定的状态了,如果依赖,就出问题。自信就是依赖自己,自卑往往要依赖别人,可别人又不是你,人都说他人即地狱,难道握着地狱的钥匙就是狱警了吗?进去了照样要轮回,黑灯瞎火的地方,谁知道你是人是鬼。

自律挺难的,比如天天不想你。天天想你算我懒惰了,毕竟不想你得需要自制力和意志力。

脸是先天的,好脾气是后天的,看我明天怎么鞭笞你,让你今天520面瘫。

有时候夸奖一个人到哪里都能适应,可是猪的适应性也强,那些不能适应的都被淘汰了,淘汰多了,某些人就知道某些适合当宠物,适合改善生活环境来野蛮生长。问题是,要通过很多的死亡来让人类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么谁当炮灰,反正我不当,我也适应性强。

快乐到分开读的话可以理解为你要快,我的乐着急。照此逻辑,操蛋分开读就太操蛋了。

想起多年前去吉林长白看我爷,那时候我爷还能下地走,我的后奶还活着,坐着长途客车给我坐吐了,缓了几天就要走了,回去路上又吐了。实在没办法,含了一路的姜,咽回去好几次,有时候也寻思,我咽的对不对,胃里的那些东西消化了对我有没有好处,人真是难啊。

自从我爷爷奶奶双双卧床,我爷爷就被接回来了,俩人在一起十几年,那一次就是永别,后奶过了几年在那边就去世了,我爷爷在这边糊里糊涂,吉林那个地方我再也没有好的理由去了。

给你们说说我的恋爱经验吧,嗯,啊,好的,可以,哼,哈,没事,我不生气,宝宝,抱抱,滚,渣。

小沉香加油。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