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开内包装,一股浓郁的蒜香,不对,是蒜臭扑鼻而来。
我屏住呼吸,下意识把头极力往后边往侧面扭过去,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站在厨房里,好躲避那股子刺鼻的味道。
 
这味道是从网上买来的腌制好的泰式烤鱼上发出来的。
买的时候,自然是看过商品评价的,可以说好评如潮。对我来说,去鳞去腮去肚、开边腌制的罗非鱼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这等于完全处理好了,稍一加工就可以上桌了。再说,人家还配了一包酱料,还可以蘸着吃。我就怕麻烦,在做饭这件事上,我就喜欢商家把我当成一个傻子对待。唉,其实我真的极不聪明,可自己主动说出来就有一种好像不那么笨的错觉。
美中不足的是,这是烤鱼嘛,我又没有烤箱,而且我是坚决不买烤箱的。我从来没打算整天站在厨房中忙碌,还觉得非常享受、乐在其中,如果让我选择,只要饿不死,我对吃的其实没多大追求。买个烤箱,趁热乎劲儿用个三两次,然后就摆在小小的厨房里占据宝贵的空间,何苦呢?就像当初,觉得豆浆机非常实用,现在早放进橱柜最里边了。已经有两年了吧,再没拿出来过。我还是觉得买麦片方便,营养不见得比豆浆差,里边干果、水果片一样不少,关键是开水一冲就得,方便。现在正喝的,是从李佳琪的直播中买来的,甚至还配了一次性餐具,连洗碗都省了。再想想当初打豆浆,那个豆浆机多难洗。
鱼,最后还是买回来了,是因为说明里边说还可以油炸。过油锅,噼里啪啦乱溅,我是心有余悸的,还有剩油也不好处理……可脑子一热,还是买回来了,那就炸吧。
 
早上一起来,先拿出来自然化冻,这样中午才能赶上吃。
化冻后,先撕掉外包装,看到鱼身上的辣酱,我就有点不喜欢。早知道是用辣酱腌制的,我是不会选的,我讨厌辣酱。再撕掉内包装,蒜臭扑面而来。天哪,这款泰式烤鱼,腌制时不但用了辣酱,还用了蒜蓉!
腌制的汁水还很多,滴滴哒哒直往下流。我赶紧用厨房纸巾吸,用了好几张纸巾,才勉强让鱼身变得干爽了些。为了方便下油锅炸,我把鱼身切成几段,放进盘里备用。这时候,案板已经惨不忍睹了,汁水、辣酱、蒜蓉到处都是,用洗洁精洗了好几遍,味道似乎还在。
炸的过程没什么好说的,一切尽在想象中。油花四溅自然没能避免,灶台和墙上溅了不少油点,幸亏我用锅盖当盾牌,算是保住了自己的安全。
炸至两面焦黄,装盘,尽量保持整鱼的形状,看起来倒也像模像样。
把酱料包挤进小碟里,原来是泰式甜辣酱,又是我不喜欢的调料。
儿子觉得非常好吃,鱼肉紧实,鲜美可口,刺儿也不多。可是,打开时的味道,还有炸的过程,完全败坏了我的胃口,我连尝一口的欲望都没有。
说到做到,我连筷子都没伸,也就无从知道这鱼到底是什么味道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虽然这款鱼没让我怎么处理,可洗案板、收拾灶台花费的时间一点不少,全找补回来了。
为了彻底消除家里的蒜味,我还在这个倒春寒的日子里开窗透了好一阵子气,冷得把羽绒背心都套上了;把连底儿都没盖住的垃圾袋牢牢系住,还专门下楼扔了趟垃圾,就为了彻底赶走那个味儿。
 
大蒜真是一种奇怪的调味料:爱的爱死,恨的恨死;吃的人香死,闻的人臭死。虽然在外边基本不吃大蒜,但在家我也做蒜蓉蒸菜什么的,也是吃大蒜的,可好像必须得经我的手我才觉得大蒜不讨厌。我受不了别人处理过的,比如吃泡馍时候的糖蒜,吃火锅时候的蒜蓉,那都是我相当抗拒的。我尤其受不了处理好后放了一阵子的大蒜,那味儿,大有不熏死人决不罢休的劲头。
我要早知道这款烤鱼是用蒜蓉腌制的,打死我都不会买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