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抓赌

司机随笔的图片“走!”村长王力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路卡检查的事,跳上阿朱的摩托车的后座朝村子里疾驰而去。
“这回不杀个鸡儆个猴,好好收拾收拾这几个龟孙子,他就不知道阎王爷有三只眼!”王力边说边一拳砸在阿朱的肩膀上。

“哎哟,村长,你能不能轻一点。”阿朱疼得大叫一声,摩托车在路上极速地、夸张地拐了几拐,差点儿掉下了山崖。

“对了,村长,你说举报人有奖,是真的还是假的呀?”

“我王力历来是言必行、行必果,哪一次说话没有算数?”

“那你今天打算怎么奖励我呢?”阿朱一边问一边减了一下车速。

“老规矩,罚款收入的百分之二十。”

“我说村长,要是在平时,我阿朱也就认了,但眼下是新型冠状肺炎病毒高发期,喇叭里成天三令五申,不准串门,不准聚会,你们设了路卡,他们就窝在家里打麻将,我跟踪了好几天,鞋都磨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再说了我平时跟他们关系处的也不错,没有重赏,谁还愿意当这个勇夫?”

“那也不能破坏规矩不是。”

“规矩是人定的嘛,给多给少,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阿朱嬉皮笑脸的说。

“我说你真是个猪头。”王力轻轻地摸了一下阿朱的脑袋说:“你咋的就不开窍呢,”

“你是说可以把我这摩的费用多算一点儿?”阿朱试探着问。

“就你鬼精鬼精的,”王力又轻轻地拍了一下阿朱的头说:“少他妈的给我讨价还价,能不能给老子搞快点儿,要是抓不到他们的现行,我们不成了兄弟争雁?”

“他们几个你又不是不知道,牌瘾比烟瘾还大,咋会这么早就收场呢?况且他们都知道你们在执勤,测体温,查车辆、行人,没工夫管他们这档子闲事儿?”阿朱慢悠悠的说着话,并没有提档加速的意思。

“抓住他们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事儿,只是我总觉得……”阿朱欲言又止。

“觉得什么?”

“觉得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你不好意思对他们下手。”

“这你又笨了不是?”王力伸出一个指头按了一下阿朱的后脑勺继续说道:“非常时期就得采取非常手段,每人罚款两千,他们都得乖乖的交出来,不关他们的禁闭他们也会感激涕零的,再说了,他们几个平时也没有少找我的茬,谁还在乎谁的面子?”

“村长也搞假公济私?”

“别瞎说!”王力一下子严肃起来,吓得阿朱偷偷地伸了伸舌头。

离三狗他们家越来越近了,隐隐约约听见麻将拍在麻将桌上的声音和嘻嘻哈哈的打情骂俏的声音了。

“哦,对了,你说他们是哪几个?”王力突然问道。

“还不是他们几个老搭档,三狗、腊娃、九斤,哦,忘了给你说,今天二拐子没在。差一个人,他们叫了胖妞儿。”

“什么?你看清楚了?”

“千真万确,骗你是龟孙子。”阿朱信誓旦旦的说。

“停下,掉头回去!”王力果断地说。

“可是……”阿朱茫然地问。

“没有可是,快,给我滚回去,摩的费加倍。”

晚上,阿朱向他老婆说起此事。

“你真是个猪呀,”他老婆伸出一个指头重重的点在阿朱的额头上说:“村长跟胖妞啥关系你知道不?”

“啥关系?”阿朱抓住自己的头发,看着老婆那副暧昧的表情,阴阳怪气地笑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