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妈妈等等我

张浩每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站在窗口,寻觅着楼下马路上白衣天使的身影。

正月二十八日早上,也就是母亲上班后的第二十八天,他刚来到窗前,隐隐约约地看见三个向西行走的人,其中有个穿着防护服的人很像自己的母亲,在她和另一个大高个的人中间是个坐着轮椅的人,看样子他俩是在护送病人回家。他想着,倘若那个护士真是我的妈妈那该多好啊!

张浩决定坐在窗前等,等她返回时看个清楚。果然,他的预测精准无误,半小时后,护士真的返回了,她一个人从西向东走来。张浩静静地爬在窗口,屏住呼吸,瞪大眼睛,一眼不眨地朝着来人看。不一会,他盼望的人离自家楼下越来越近,终于看清了,就是她!就是她!他激动地大声呼喊:“妈妈!等等我呀!等等我呀妈妈……”回声久久地回荡在空旷又寂静的马路上空。

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里屋忙着的爸爸听到孩子的喊声,闪电般地出现在窗口,他朝下一看,果然是妻子琳琳出现在自家楼下。“琳琳:你等等!等着我弄些饭菜给你带上,我赶紧去做,你千万别走啊!儿子!看着你妈,让她等等我们。”丈夫和儿子只怕这难得的相聚时刻会在瞬间消失。

 

江琳抬头和儿子对望着,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到胸膛。

 

她的单位十堰郧西医院离家并不远,她因公路过家门何止一趟?只是未被他父子俩发现而已。每次路过,她都要停下脚步朝窗口看几眼,她何尝不想进家去看看他们,可疫情防控责任重大,她决不能感情用事。

不一会,丈夫提着饭盒带着儿子来到楼下,他怕妻子等不急,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就跑了出来,说:“琳,儿子想你了,你把饭菜吃完,我们就在路边看着你。”

妻子没说一句话,拿起饭盒,背对着父子俩,蹲在马路边吃起来。父子俩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她。只见她边吃边用纸巾擦眼泪。

她吃得很慢很慢,不知是在品尝久违的“家味”还是为让父子俩多看她几眼。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麻利地戴上口罩,提上饭盒,说“我吃不完了,带回去吃。浩浩,在家要听爸爸的话,给妈妈再见!”孩子哭喊着:“妈妈!回家吧……”

 

琳琳转过身去,像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地迎着朝阳,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前走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