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掀蝎子掀蝎子

童年的趣事仿佛怎么说都说不完,怎么写也写不尽,只在于你是否还能不能想起。

春天,草长莺飞,麦苗正抽穗,槐花香,杨絮落,青杏长,桑叶肥的时节,农村的娃儿们也早已开始了和野外的亲密接触。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这时节,蝎子也早已出蛰了。

在众多的亲密的接触中,最令人兴奋的事情,莫过于掀蝎子,当然千万别和蝎子有肢体上的亲密接触。

蝎子是蛛形纲动物,蜘蛛与鲎亦同属蛛形纲。成蝎外形,好似琵琶,全身表面,都是高度几丁质的硬皮。成蝎体长约50~60mm,身体分节明显,由头胸部及腹部组成,体黄褐色,腹面及附肢颜色较淡,后腹部第五节的颜色较深。蝎子雌雄异体,外形略有差异。头胸部,由六节组成,是梯形,背面复有头晌甲,其上密布颗粒状突起。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小卖部开始收蝎子。一只大青膀蝎子2毛钱,小点的1毛钱。那时候八分钱可以买一小包五香瓜子,1毛钱可以买七块水果糖,能买到东西的钱对孩子来说,还是很有魔力的。

凡是可以换钱的东西,大家都喜欢。掀蝎子不仅可以玩,还可以创收,这么一举两得的事情,在小孩子眼里,更极具魅力。

蝎子是冬眠的物种,一般清明谷雨之后开始出蛰,直到秋天天冷了,再去冬眠。它们生活在丘陵山地,对生长环境也是比较挑剔,最好是干湿相宜并伴着杂草的石块底下。

我们小时候是不用上山掀蝎子的,因为我们村东有一大片东岭。

东岭在我很小的时候,荒地比较多,长满狗皮草,春生秋枯。那些狗皮草在没有柴烧的时候,还能发挥救急作用。村里柴禾不够烧的人家,便拿着镢头去岭上刨狗皮草,晒干当柴禾烧。

后来荒地慢慢被开垦出来,开荒的时候,会开出来大大小小的很多石块,刚开始随意扔在地边上,慢慢地,石块越积越多,最后就形成了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石头荒堑。

石头荒堑风吹日晒,石峰里便积了些尘土,里面长些杂草,靠近下层泥土的石块底下,不干不湿,便成了蝎子们的乐园。

掀蝎子是需要工具的,自制简易镊子和一个玻璃酒瓶子,足矣。

简易镊子是用吃饭筷子制成。

拿一根筷子,找一把斧子,从中间劈开夹菜的那个圆头,劈的时候要照准了,否则很容易劈偏了,就又得去拿一根,大人见了会说:“筷子都被你们踢蹬净了”。

不要完全劈到头,留一半,劈开的筷子中间,靠近上端的地方,加上一根细细的小木棍,用棉线缠绕把小木棍固定好,筷子顶端若嫌长,可以截去一块。这样一根简易的筷子镊子就做好了。

这种镊子要比真的不锈钢镊子好用得多,因为是木质的,夹蝎子的时候,也不至于伤到它们。

拿着镊子,再带上一个家里大人喝完酒的空酒瓶,约上小伙伴,便直奔东岭的那些石头荒堑而去。

一堆石头,噼里啪啦,从这堆倒到那堆,小手动起来飞快。蝎子说不准会藏在哪块石头底下。东掀掀,西掀掀。

掀开石块看到蝎子的一刹那,内心陡然一阵狂喜,为防止手抖,往往会不自觉地停顿几秒,屏住呼吸,平复一下因惊喜而激动的内心,免得因行动太莽撞惊动了蝎子。

然后轻轻地拿起镊子,快速而又稳妥地,直奔蝎子而去,一旦夹住蝎子,它可就难得再逃了,稳稳地送往玻璃瓶中。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有时候蝎子也非常警醒,还没来得及去拿镊子的时候,它就开始要逃跑了。这时,不要着急,也不要紧张,只需低头,对准蝎子轻轻一吹,蝎子便停在那里不动了,这招屡试不爽,因为蝎子怕风,一旦感觉有风,它们就会自动停下不动了。接下来,边吹,边夹,一般蝎子也是跑不掉的。

忘了每次都能掀几只了,只记得每次都不会空手而归,拿回家放到一个破盆子里,盆底加几块石块和土,养几天,攒多一点,一起拿到小卖部卖掉。

看到盆里的战利品,内心经常会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感,这种喜悦应该和大人看到即将出栏的大肥猪差不多吧,都可以换到实实在在的钞票;这种喜悦还因为盆中物是自己劳动的成果,它只属于自己,不像家里的鸡鸭鹅兔子等等。

因此,那时我会经常站在盆边盯着它们看,看它们是在石块下面还是在石块上面,有时候还会拿根小树枝,拨弄一下,看个仔细,觉得非常有意思。

掀蝎子要谨防被蝎子蛰到,我被蜜蜂和八家子蛰过,没被蝎子蛰过。蜜蜂和八家子这么小的东西蛰人都会红肿,疼个几天,更不消说那带着大毒针的蝎子了。

记得读四年级时,学校组织野外活动,就听说一个五年级的男孩子被蝎子蛰了,躺在地上翻打滚,想来那种疼痛是极难忍受的。

又记得一年冬天的晚上,我和姐姐在西屋睡觉,盖了一床被子,躺下拉被子往身上盖的时候,模模糊糊看见一个枯叶模样的东西在被子上,正准备用手拿开,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大蝎子在被子,吓得我俩嗷嗷直叫,把被子踢到床下。母亲听见我们的叫喊声,赶紧过来,一脚把蝎子踩死了。

到现在我都觉得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蝎子怎么会爬到被子上呢?

那时候我们已经早就不掀蝎子了,而且我们掀的蝎子也都卖掉了,确定它们也从来没有跑出来过。

想来,极有可能,那蝎子就是生活在家里墙角处的家蝎子,但以后也再没有蝎子出没过。

既可爱又可怕的蝎子啊,能够控制它们的时候,觉得它们很可爱,可一旦它们失控,在外面乱跑的时候,它们便着实有点吓人了。

现在很少还有人会像我们小时候那样,满山遍岭地去用那最原始的方法去掀蝎子了,据说现在都用上了蝎子探照灯。

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做什么都讲求效率,只是那些记忆深处,能够滋养内心和灵魂的被慢时光浸染的趣味和快乐,仅凭效率,恐怕是再也得不到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