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秋荷、枯荷与残荷

黛玉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却偏偏爱他一句“留得枯荷听雨声”。这本来属于没来由的喜爱罢。但以我有限的阅读,最早使用“枯荷”一词的,恐怕就是李义山。而且,极有可能唐诗之中,仅此一例。单凭这一点,颦儿也是卖弄学问到不动声色的地步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唐人常用“秋荷”一词。秋荷固然也带有衰飒的美感,像白居易的“秋荷病叶上,白露大如珠”,李端“肠断秋荷雨打声”。但也有诗人说“风送秋荷满鼻香”,“冷翠遗香愁向人”。秋荷当未枯之时,露珠点缀其间,晶莹剔透,闪烁有光,岂非秋色之中的上品?

 

残荷,好像唐以前亦未见用于诗词之中。宋人开始用“残荷”一词,大概由词而用于诗歌之中。陈与义《虞美人》:“去年长恨拿舟晚。空见残荷满。”晁端礼《踏莎行》:“衰柳残荷,长山远水。扁舟荡漾烟波里。”都是词中的用例。诗中用例则有陆游的“玉壶亭上小徘徊,闲对残荷把一杯”,“枕上雨声如许奇,残荷丛竹共催诗”诸诗,感觉写得并不如词人用得那么惆怅,至少不见境界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回来再说枯荷。宋人大概是很爱这个词了,用例多了起来,但写得却不见得好。晁补之的绝句:“驿后新篱接短墙,枯荷衰柳小池塘。倦游对此忘行路,徙倚轩窗看夕阳。”算得上难得的有趣味之作了。大概只是衰飒之气,不能完全有味;若衰飒得有味,则必须蕴天趣在其中,否则就是死死的一个词,难见其好。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辛弃疾《临江仙》的上片:“手捻黄花无意绪,等闲行尽回廊。卷帘芳桂散余香。枯荷难睡鸭,疏雨暗池塘。”主人公在回廊之下,势必也在疏雨之声中,看到枯荷、睡鸭了。本来,这一片写得安静极了,但我们想到,他是化了义山的诗句,那点点之声就开始萦绕在我们脑海里了。因此,这动与静、虚与实,于大词人真是了无痕迹的写法。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