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

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

 

并非所有人都在笑,至少有一个人没笑。

韩亦可没笑。

韩亦可正站在赵大军的眼前,看着赵大军的面部表情,瞬息间胀红,瞬息间泛白。韩亦可能听得到赵大军浑身抖动的声音。随后,赵大军就窜出了教室。

似乎也是在一瞬间,韩亦可明白,赵大军不是吴璋,不是什么玩笑都能开得起的人。他或许太敏感了,大家刚来到这个新集体,这些话,这些笑声,确实是不合适的。

“大家别笑了。玩笑开大了!”这玩笑是商筠引出来的,但韩亦可顾不得上那么多,她这两句喊出来,教室确实安静了。

韩亦可发飙之后,也跑出去了。她觉得她是班长,她有责任追回赵大军。

校园不大,校门关着,赵大军出不去。

他就坐在篮球架下,头埋在膝盖之间。

韩亦可站在楼门口,远远地望着赵大军,有那么一刻,以为自己在演TVB的电视剧。她慢慢走向篮球场,一边走一边琢磨如何劝慰赵大军。她也好奇,赵大军为何这么敏感。她在初中的时候,跟吴璋、尚淇,还有很多人,都习惯了开玩笑。

开玩笑应该是乐观的东北人的天性。赵本山的小品之所以好看,就是源自这种乐观、自嘲心态。

但这一套在赵大军身上行不通,他开不起玩笑,他对自己的身体过于紧张。

韩亦可的脑袋里翻江倒海,她从来没想过如何接触这样一个脆弱的——男人。

还是东北男人。

即使让她走上三天三夜,她也想不出好的劝慰之法。比如她与吴璋,他们冷战了几个月后,有一天,吴璋突然跑到她跟前,嚷着:“韩亦可,你有劲没劲,以后真不想一起玩了,从此算了。”韩亦可气得牙痒痒,伸手拿过桌子上的水杯,泼了吴璋一脸:“你有病。”骂完之后,他们就合好了。

显然,赵大军不是吴璋这样的人。

从楼门口到篮球场不过一百多米,再怎么放慢脚步,韩亦可最终还是走到了赵大军跟前。她有意识地踏出脚步声,赵大军却没有抬头看她一眼。这使韩亦可这位新班长更感到为难,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安慰人不是她的强项。

而她也没有义务去安慰赵大军,这只是尽同学的情份。刚刚建立的,不过几个小时的同学情份。

她第一次感到无所适从,下意识用手去撩了一下头发。她转了个身,并排蹲在赵大军旁边。她穿的白裙子,不能坐在篮球场上,会弄脏裙子。

她蹲着。

她想,班主任怎么不来?或者陈夏来也好,总能有办法的。

想到陈夏,那个郭富城一样的男孩,想到吴璋的玩笑话,她竟然有些许的开心。暂时忘了眼前这个棘手的赵大军。应该每个人都能开得起玩笑,否则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司机随笔的图片

郭富城,陈夏。

陈夏,郭富城。

她在心里反复捣腾这两个名字,想到那首红遍大街小巷的歌,竟然顺口说了出来,成了开场白:

“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