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们一起去云广吧

我们一起去云广吧

 

殷萍应该已经去平广师范报道了吧?赵大军坐在篮球架下,想着到七中这一天遭遇到种种奇葩和所受的委屈,自然先想到殷萍。

若是殷萍在的话,她会安慰自己。之前她还安慰赵大军,让她不要在意身高,或许读高中会有一个更好的前途。

更好的前途,赵大军以前没有想过什么是更好的前途。考大学对赵大军来说是一件很渺茫的事,他们村子里还没有出过大学生。他以前从没想过考大学,可是殷萍劝慰他之后,他又充满了信心。可这一天,又让他重新觉得考大学很渺茫。考不上大学,他只能回村当农民,之前同村的几个高中生都回去了,没有什么例外。

可赵大军与他们不同,他本来可以不用回去面朝黑土背朝天。他的成绩是大什乡中学最好的,考中中等师范是毫无悬念的事。云广师范的指标每年下放到每一所乡镇中学,最近几年大什乡中学都有两个公费指标。殷萍说:“我们一起去云广吧。”那张纸条在四月末的一天下午自习课传到赵大军手里,他回头看了一眼斜后方的殷萍,那双大眼睛正望着他呢。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心中充满了力量。

随后事情发生了变化。报考中等师范对身高历来都有要求,男生1.6米,女生1.55米。只是近年政策执行得很宽松,审核的人员睁一眼闭一眼,四舍五入,八九不离十,都能过关。面试那天,赵大军特意在鞋子里塞了四层鞋垫,他都觉得自己耸入云天了。等到了测身高时,忽然改成脱鞋测净身高,当时赵大军又紧张又慌乱,语无伦次,不管他如何向测试人员委屈求全,但结果仍取消了他的报考资格。

有人说,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

可赵大军根本看不到天。司机随笔的图片

他一个人跑到学校前面的树林里坐着,沮丧到了极点。倘若他没有那么好的成绩,根本够不上考取云广师范公费名额,他就不会那么沮丧。煮熟的鸭子飞了,他这样想。他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只能报考高中。

“报七中吧,考上大学,会有更好的前途。”殷萍过来找赵大军。

“你,能不能跟我一起考高中?”赵大军问道,他知道这是无理要求,怎么能让殷萍放弃公费名额,去读一个前途渺茫的高中?“我开玩笑的。”赵大军补充说,笑了笑。

殷萍也笑了,只是略显尴尬。

从那时开始,赵大军对身高开始敏感,他觉得矮个子毁了他唯一能有把握抓住的未来,这个未来,包括一份铁饭碗工作和一个共同努力的女孩。

这些几个月前的旧事一帧一帧地在脑海中复现。复现之后,他脆弱的心灵得到了稍稍的满足,大概他看到了殷萍在鼓舞他。

赵大军听到脚步声在接近,他根本不想理会是谁来找他。然后他听见了韩亦可说“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他没想到追出来的人是韩亦可。

他说:“谢谢你,我知道你没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