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世纪末怪物

世纪末怪物

赵大军是韩亦可遇到的第一个“麻烦”同学。她从小学当班长,面对的都是城里的小伙伴,大家有共同的经历,家庭环境大致相同,平日里大家能玩到一起,有矛盾后几句玩笑话就化解了。但她忽然明白,玩笑话不能跟赵大军说,她熟悉的人际玩法突然失效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能再大大咧咧,不能再无所顾忌,赵大军使韩亦可意识到,在这个新集体,她要面对很多与赵大军相似的同学,她得努力去协调这些关系。司机随笔的图片

好在赵大军没有再说什么,生完气就跟着韩亦可回到了班级。他无法改变自己的身高,只能改变填写校服码数,嗯,他最终还是改成了S码。但韩亦可却好奇,身高本来命中注定的,赵大军为何如此敏感?她不能问,她有意识观察这个新同学。

放学后商筠又找韩亦可、陈夏谈话。商筠属于硬派的班主任,大概她第一次带班,怕班集体带散了,何况中考状元在自己的班里,若是带不出好成绩,她的能力会受到质疑,第一枪一定要打响,这是很多人的经验之谈,她不敢马虎,也不能马虎。韩亦可看着商筠说话时仍旧一脸严肃,心里想的却是这三把火什么时候烧完。

实际上韩亦可也可以不当这个班长。但不当班长竞争三好学生时便会吃大亏,她需要这个名额为高考加分,那五分决定她以后能不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对,她的理想是北大。而这个小县城已经两年没有人考上北大了。无论如何,她都得让自己胜任这个班长工作,拿到三好学生名额。

听着商筠讲的一大堆班干部工作方法,韩亦可不住点头,偶尔微笑示意,说明她同意、接受商筠的工作方针。她用余光看向陈夏,与她假装专心听讲不同,陈夏一条一条地将商筠的话记下来,已经写了满满一页纸。看到陈夏比她认真,韩亦可略显尴尬,她想拿出自己的笔记本,但又觉得现在这样做显得太做作了。

韩亦可犹豫之间,商筠忽然说到赵大军:“赵大军比较内向,同学之间可能比较难处,你们留意一下,必要时多担待一下。”

“他考上七中挺不容易的。”韩亦可小心翼翼地插话,同情心似乎是不经意间被召唤出来了,她又想到篮球架下赵大军委屈难过的神态。当然,她不会想到的是,摆在赵大军面前的路并不遥远,一年半载,他可能就会被淘汰。

“我跟赵大军上下铺,我多关照关照他,尽量不让他被淘汰,从农村出来的确不容易,我也有同感。”陈夏大概看出韩亦可插话之后的商筠略显鄙视的神情,因此赶紧为韩亦可打圆场。

韩亦可听了陈夏的话,倒觉得非常温馨,有了陈夏这样的同学,或许赵大军能得到帮助,能在高中走得更远一些。

陈夏真是一个不错的人,人帅心好,20世纪末的最后一波优种好青年。

他们从商筠办公室出来,韩亦可很想跟陈夏说几句话,算是感谢他愿意帮助赵大军,或者还有别的,可是她想了好几句话,都觉得很难说出口,说得太正式太别扭了。一直以来,她的话都是半开玩笑般说出来的,但现在她说不出玩笑话。

还是陈夏先开口了:“你是三中的吧?你们三中年年出状元。”

“不过是多蒙对了一道选择题。你是哪个乡的?”

“我不是在乡中学读的。我是一中的。”

“一中?那你为何住校呢?不是农村生才住校吗?”

“我是半个农村生。我爸在莲花山乡工作,家在那边,但我从小就在城里上学,以前听说过你。前年县里的数学竞赛我也参加了,只是没有取得名次,你上台领奖的时候,我看到你了,你穿了一件浅绿色的毛衣,是不是?”

韩亦可当时确实穿的是件绿色毛衣,但如果不是她回去翻领奖时拍的照片,她自己都不会记得这么清楚。所以她听了陈夏提起那年的竞赛,又惊讶又开心。惊讶是陈夏记住了她,开心是陈夏刻意记住了她。

“可惜了,我们那时候没有认识一下。”韩亦可说,她的内心之中涌动着一种说不清的喜悦。

“现在认识也不迟,你那么优秀,到任何地方,总有人希望认识你。那次你取得了竞赛第一名,而我连名次都没有取得,其实对你又嫉妒又羡慕,既想与你认识,又怕多了一个别人家的小孩,被父母当作教材。”陈夏说完就笑了。

“我也怕别人家的小孩。世纪末怪物,太可怕了。”

“还有比你还可怕的别人家小孩吗?”

“有啊,安静的小淑女。”韩亦可停下来,很羞涩的说:“我从小就闹腾,父母说我特不省事。到哪里我都是小孩王,比男孩子还霸道。”

“我看你现在挺淑女的,完全看不出你闹腾的一面。”陈夏回头看着她,清波从眼睛流出来,嘴角挂着笑。

“今天特意穿了裙子,给新同学一个好印象,看来成功了一大半了。”韩亦可狡黠一笑,大步向前走去:“明天就露出原型了,明天见明天见。”

“对了,谢谢你。”韩亦可忽然回头说道。

“谢我什么?”

“没什么,就是谢谢你。”说完之后,韩亦可出了楼门,向宿舍楼前停自行车的地方走去。

“路上小心。”陈夏用力地喊了一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