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1994年最后一天

李梦葵并没有去找吴璋,那张贺卡她收了回去,夹在一本无关紧要的书中,自此就忘了。直到很多年以后,公司休年假,她回家小住。因为再次搬家,她的旧物都装在箱子里,妈妈让她自己整理。她打开箱子一件一件地摆弄,回想当日情景,不禁感到好笑。
她还记得12月24日是星期六,星期六没有晚自习,天赐良缘的平安夜,可是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李梦葵原想早点去学校,给吴璋送贺卡,却在十字路口看见吴璋一手推车,一手牵着刘琴,往学校走。那时李梦葵只知道自己好笑,她不怪吴璋,而是怪韩亦可什么都没说。
那段时间韩亦可与陈夏忙着策划新年联欢会。韩亦可负责征集节目,陈夏负责布置教室和采购。韩亦可忙不过来,也没时间理会李梦葵,不知道李梦葵在那样的情境下看到吴璋与刘琴。
本来,临近期末,大家学习氛围浓厚,班级里变得死气沉沉,韩亦可要征集联欢会的节目很不容易。她自己设计了几个游戏,抢凳子、击鼓传花、成语接龙,嘱咐陈夏买奖品。其它的个人表演类节目,号召了一圈,没什么人报名,只能从熟人下手。在她的游说下,吴璋和刘琴报了《相思风雨中》。她动员赵大军,赵大军摇了摇头。陈夏要模仿郭富城连常带跳《对你爱不完》。
报的节目都是唱歌的,看起来不热闹。韩亦可只好自己操刀,跟吴璋商量,一起串一个小品,模仿《超生游击队》,弄个《考试游击队》。吴璋一口回绝了,说自己要作情歌王子,再不充当搞笑角色了。韩亦可只好强迫赵大军跟她合作。韩亦可熬了大半夜,把《超生游击队》的台词改了,“海南岛”换成“物理”,“吐鲁番”换成“英语”,每科老师都来抓期末复习。赵大军看了台词狂笑,问韩亦可是用自己的声音来演,还是模仿黄宏的声音演。韩亦可说当然要模仿,模仿的效果才最好。为了避免节目泄密到时不好看,他们在下午自习的时候去体育器材室对词。
其它的节目还有王华的吉他弹奏,李东的口技表演,穿插在歌曲类节目里,显得别有特色。最后是大合唱《明天会更好》。
联欢会在12月31日下午一点开始,那天刚好也是星期六,外边天寒地冻,屋内一片笑声。王华从家里带来了傻瓜相机,班费买了两卷胶卷,拍了不少有意思的花絮。陈夏还用录音机录了两盒磁带,后来还帮助大家翻录。毕业十年的聚会,这些成了见证青春的素材。
联欢会开始前,陈夏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让大家记住每个节目,演完之后大家要投票,投出最佳节目,然后有特别奖品。很多年以后,赵大军都会想起那个下午,一向敏感内向的他化身搞笑明星,而一贯搞笑的吴璋化身情歌王子。
商筠本来还很得意,因为成功拆开吴璋与韩亦可,将他们早恋的苗头扼杀在萌芽。但联欢会时,吴璋和刘琴唱到动情处,不自觉手拉起手,深情对望。同学们在下面聒噪鼓掌,商筠才意识到她不但没有化解早恋,而是推波助澜促成了早恋。不过临近期末,这种事情不好说什么,只能下学期开学再说。
最后大家投票,韩亦可和赵大军的《考试游击队》成了最佳节目,得了34票。韩亦可问陈夏准备了什么神秘大礼,陈夏在采购的袋子里翻来翻去,找出4支签字笔,每人两支。原来他临时起意,但并没有买什么大礼,临时起意,倒也有意思。韩亦可说:“这个不能作数,记得你欠我们俩的。”
赵大军在旁边却说:“无所谓了,开心就好。”
“什么无所谓了?我们这个节目多费劲啊,我熬夜改台词,都没复习。如果这次考试拿不到奖学金,岂不亏大了。”韩亦可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的,我欠你们俩的。”陈夏笑呵呵地。
“记住就行。你们打扫教室吧,我得去找李梦葵,最近太忙了,上个周末都没跟她去图书馆,这个周末不能再放她鸽子了。”韩亦可说完,出了教室,跑到李梦葵教室门口,发现那边早已经结束了,教室里只有几个住校生在清理垃圾。
韩亦可赶紧出了教学楼,开了自行车,骑出校门,看见李梦葵正在前面推着车慢慢走着。韩亦可一边喊李梦葵的名字,一边猛劲蹬车,柏油路上的雪已经冻成冰,韩亦可一不留神,车子滑倒,自己摔在地上。好在厚厚的羽绒服,感觉不那么疼。
李梦葵听到韩亦可喊她,回头看时,韩亦可正好摔在地上,她回复道:“你活该,这是报应。”哈哈大笑,然后停了车,走回去拉起韩亦可。韩亦可好像明白了李梦葵为何那样说,然后也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之后,韩亦可说:“男生都不靠谱,关键时候只有你能拉我一把。”
“你也是。”李梦葵说。
往事一闪而过。
许多年过去了,嗯,李梦葵也很多年没见到韩亦可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她翻开那张未送给吴璋的贺卡,里面写的是:
“新的一年马上开始了,奖励你给我买一年零食。葵。”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