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睡着了

窗外的大雨打着窗玻璃,扑剌剌地响,水流顺着玻璃哗啦啦地往下落,划出不同
的形状。
六岁的孩子,趴在凳子上,张着大大的眼,透过玻璃好奇地望着外面的世界。

他已经忘了多少天没有出门了。

公一直不让他出去。

“男伢,外面好多毒,会把我们毒坏的,不能出去。”公经常呆呆地望着窗外,然后转头耐心地叮嘱他。

公抖着颤微微的手,点上一支烟,吞吐出一个个圆圆的白色的烟圈,变戏法一般给他看,那些烟圈慢慢地变大,变淡,然后不见了。

然后有一天,公不抽烟了,整天躺在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总是东摸西摸地找出好多药吃。

再然后有一天,公拖着沉重的身子,哑着嗓子对他说:“男伢,来,公教你怎么烧水泡面。咱们男伢长大了。“

后来,公总是喊孩子给他泡面吃。司机随笔的图片

再后来,公只爱喝水吃药,不爱吃泡面了。

“空空空”,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苍老里埋藏着无力。

孩子连忙爬下凳子,慌慌张张地跑到床边,踮起了双脚,伸出稚嫩的小手,自以为很用力地拍打着老人的后背:“公,公,不痛不痛。”

然后又急急忙忙地往餐桌边跑去,努力地爬上一张凳子,拿起一个小水壶,倒出一碗水,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头,往水里戳了戳,哦,不烫也不冰。

于是他先爬下了凳子,然后捧着那碗水,慢慢地往床边走去。

“公,公,喝水水。不烫。”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让老人睁开了混沌的眼。

“男伢……”他努力地想挤出一点微笑,却没有一丝力气。

他张大了嘴,努力地喘息着,想积攒一点力量, 能够伸出手摸摸孩子的头,却像岸上的鱼,慢慢地,慢慢地干涸了身子。

老人闭上了眼,忘记了胸口的闷痛,忘记了必须咳嗽,忘记了一定要狠狠地呼吸。

然后,他又睁开了眼,混沌里带着最后的一丝清明:“男伢,公累了,要好好睡一觉,你饿了自己烧水泡面吃。“

“要记得,公没有醒来带着你,一定不出门,外面有毒….毒…….!。“他用力地望了望墙角的那堆方便面,很庆幸那时自己没有心疼钱,买了一大堆不好吃的东西,然后无力地闭上了眼。

“公,公,喝水水。“孩子将水递到了老人嘴边,水顺着老人的嘴角,滑落到了苍白凌乱的发鬓,然后又流到了枕头上。

孩子想到了窗玻璃上的雨水。

他用手擦拭着老人的脸庞,觉得不再像以前那样烫了,也不是像这碗水一般温,有点冷。

“哦,公睡着了。“孩子默默地想着,轻手轻脚地离开床边。放下了那碗水,又来到窗边,爬上了凳子,张大了双眼看着外面,被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的玻璃,隔住了一个世界。

“公,起来吃面。“孩子轻轻地推着老人僵硬的身子,老人毫无声息。

他又轻手轻脚地离开床边,爬到凳子上望着外面的世界。他看到从来没有人影的院子里,出现了几个人,只是各个都蒙着脸。

他很想跑出去玩。

可是公说过,他没有醒来就不能出去,外面有毒。于是他乖乖地趴在窗边,看外面从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越来越多的人,蒙着脸,他认不出他们都是谁。

这天,他还是没有喊公醒来,继续趴着窗户往外看,然后看到几个人朝着自己走来。他们都蒙着脸。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来,然后他听到熟悉的声音,那是隔壁大伯:“老爷子,老爷子,在家么?”

他爬下凳子,急忙朝床边走去,可是爷爷还是一动不动,爷爷还熟睡着呢。

“雄伢,开开门?”门外的人听到了孩子咚咚的脚步声,喊出了他的名字。

孩子站在门边想了一会儿:爷爷说不能出去,可是可以让伯伯进来吧。

他打开了门,门外站了三个人,都蒙着脸,可是他认识隔壁伯伯的眼睛。

“你公呢?”伯伯问,眼睛焦急地往屋子里看。

“公睡着了,一直不醒。”孩子喏喏地答。“公都睡了6天了。”

孩子突然看到伯伯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就像那天从窗玻璃流下的雨水,也像那天从爷爷嘴角流下的温水。

那水,清洗了一个世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