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傻瓜,我娶你

陈亮在大学刚入学的那天扫描了一眼全班的女生。
只有一个叫许沁的女孩长得比较好看。
许沁背着一个hello kitty的背包,长着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一只眼睛的眼皮上贴了一块眼皮贴,另外一只眼睛的眼皮上却没有。可这也不影响陈亮欣赏这个姑娘,因为还有两条麻花辫俏皮的落在胸前,真真是可爱极了。
陈亮最喜欢的还是许沁的唇,
细细的红唇总是能完美的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那微笑就像用笔画成的。
陈亮曾在梦里见过。
在梦里见到的时候,
有种酒后微醺的陶醉。

陈亮想去告白,
可没有多少勇气,
终于鼓起勇气要去告白的时候,
却发现许沁从包包里拿出来一个滑盖的彩屏手机。
那手机应该是挺贵的,
不下三千吧。
陈亮那个时候只有一个新蓉园的寻呼机,
就因为一个手机,
把陈亮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全部击溃。
陈亮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心里说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终于还是没有把准备了好几天的表白台词说出口。

大一,
陈亮没表白,
结果,许沁和别人好上了。
和许沁好上的那哥们不比癞蛤蟆好多少。
皮肤黑得更碳似的,还不是古天乐那种健康的黑,是他妈病恹恹的黑。
可说来也奇怪,
许沁还没男朋友的时候,陈亮不敢表白,也不敢跟她说话。
许沁有男朋友了,俩人倒成了好朋友。
每天打打闹闹的,好不欢快。
可欢快之后,陈亮心里总有种隐隐的失落感。
这种失落感,一直伴随着陈亮的大学生活。

到了大三那年,
许沁和男友分了手,
哭得稀里哗啦,哭得眼皮上的眼贴都掉没了。
陈亮和她坐在草坪上,把许沁大胆的揽入自己的怀里。
任许沁的眼泪把自己胸前的衬衣湿了个通透。
许沁哭完了,
对陈亮说:“再也不谈恋爱了。”
陈亮摸摸她的头说:“好,再也不谈恋爱了。”
回到宿舍,陈亮把衬衣脱了下来,
没洗,晾在了床头,
等衣服干了,收进了自己的行李箱里。
这件白衬衫,一直跟随了陈亮七年。

一直到大四快要结束,
陈亮都没有对许沁表白。
不表白不是因为许沁有一个3000多块钱的手机,陈亮没有。
此时的陈亮课余时间总是外出打点零工,
早就给自己买了一个彩屏的六十和弦的诺基亚手机。
并总用这个手机和许沁发着短信:
“我到图书馆了,给你占了座位。”
“我在后街,给你带了早餐。”
“周末去骑自行车吗?”
“下午有足球赛,你带点女生过来助威。”

陈亮不表白,是害怕一表白就失去了俩人相处的这种美好。
虽然这种美好总在夜间幻化成了隐隐的失落。
而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失落,
这种失落占据着他整个身心,让他感到了充实、伟大。

毕业典礼之后,
大家找了一个巨大的包厢,一起狂欢。
那天晚上,许沁表演节目,还将腿放在了陈亮的肩上,劈成了一个一字马。
然后用手抱着陈亮的头,轻声地说:“以后我会想你的。”
陈亮就在那一刻终于忍不住,也哭个稀里哗啦。
大家都笑他,唯独许沁没有笑她。
散场了,
许沁问大家,谁送我?
好多男同学举起了手:“我送,我送!”
陈亮却依旧坐在沙发的角落里。
许沁没有理那些举手的男生,径直走向了陈亮。
拍了一下他的头说:“你送我吧。”

昏黄的路灯下,
陈亮与许沁做了告别。
“回去吧。”
“你也早点回去。”
“嗯,你先走。”

路灯把许沁的影子越拉越长,
拉到了陈亮的脚上、腿上、腹部、胸脯…
最后,在许沁的一个转身之后融化在了乌黑的夜里。

五年之后,
在一个江边的草坪上,
陈亮怀里搂着一个女人,
女人哭得稀里哗啦,
泪水也打湿了他胸前的白衬衣。
哭完了,
女人抬头:“再也不结婚了。”
陈亮摸摸女人的头说:“傻瓜,我娶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