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环境使然

故乡

 

我冒着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

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我的故乡好得多了。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故乡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回乡,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小说中,环境描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环境描写能表现人物性格,烘托、刻画出人物的精神风貌。通过描写人物活动的场所和周围的景物,使景中有意起到衬托人物精神风貌的作用,环境描写也是通过对人物的心理、性格、命运的烘托和映射来塑造人物形象的,环境给小说中的人物活动提供了舞台,让这些形象更鲜活,更丰满。在《故乡》一文中,开头的描写“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仓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鲁迅先生用这些语言极力描绘与渲染了农村故乡的萧条、荒凉与沉寂的气氛,更体现了“我”当时的悲凉心情,也烘托了闰土的悲惨命运。

 

环境描写同时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在《故乡》中,“我们的船向前走,两岸的青山在黄昏中,装成了深黛色,连着退向船后梢去,”这也暗示着,我“又乘船离开了故乡”;而下文中“模糊的风景”又衬托了我“心情的模糊”,除了悲凉,更有沉闷与悲哀。

 

《故乡》中的环境描写,不论是记忆中的景物,还是现实中的景物,都在渲染着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与社会气氛,更多衬托了人物心情;从少年阳光的闰土,到中年被生活压沉的闰土,从哥弟相称到一句“老爷”,环境使人改变了多少!又使鲁迅笔下的人物改变了多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