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初四的时光似乎流逝地很快,从周一盼到周六,又从周六盼望到周一,单休制似乎是加速的双休制,这一年会很快过去吗?

以前的九点,都是我看着别人下晚自习;以前的周六,都是我看着别人穿校服上下学。在看着别人成为了“自己”的同时,自己好像也成为了“别人”。这种感觉在舒服的同时,也有点不舒服。告别了初三,接着又要告别初四。进入了初四,很快又要进入高中。我们需要给自己不断地加码,才能不断地往前走。

司机随笔的图片

每天都在夕阳下进行体育锻炼,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之前总担心会错过任何一个特殊的云朵,最近的一段时间是不用怕了。我们放假,知道我是一个忘性大的人,她干脆就不露面,我们也就谈不上错过了。

进入十月份,秋气渐渐地重了,这两天绵绵的秋雨算是杀死了残留的暑气,气温直线下跌,周三的气温甚至只有12摄氏度。我用甚至这个词不知是否恰当,我并不确定十月是否应该是这个温度,在我的印象中答案是否定的。记得去年在立冬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当时的自己可感受不到一丝寒意,现在仅仅是看着那个数字“12”,就感觉到瑟瑟发抖。等到了周三没有不知道将是什么感觉。这种莫名的意识,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缺点”。

紧赶慢赶的生活节奏,使闲下来的我坐立不安。好在明天就要开学了,很快又能回归正常生活。其实国庆节期间上学挺不正常的,十四年以来就这一次,但将来还会有很多次。这又是一种奇怪的心理,放假盼着上学,上学盼着放假。但话说过来,生活过的有盼头,才有滋味,我这样的“盼”,算不算是盼呢?

又是芃芃不在身边的一个晚上,某方面来看,芃芃和上学竟还有点出奇的相似。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