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沅澧行思考录

世界上本来没有路,只是因为走错了路才有路。

不知道是百度导航的不精确,还是我没有学精通,还是刚好那天电信起火网络没信号,总之走错了好多路,反正我走错路了。错了一次错两次,还有第三次,晕,大哭。

澧水呈几字形分布在湖南北部,是湖南四水排名第三的河流,从地图上看,以毛里湖为坐标点,在西南方向张家界桑植县,澧水发源于崇山峻岭之中,汇集多条溪流,要不是高山阻隔,继续往南五六十公里就差点和沅江支流汇合了。澧水一路奔腾而下,从西南到西北慈利、石门,然后往东到津市,又笔直往南,一直流淌到西湖管理区,再分叉成多条河流,与安乡五水汇合。汇入到洞庭湖,完完全全写了一个大写的几字。

司机随笔的图片

此次摩旅骑行目的是在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背景下。今天骑行温度在38度左右。就在前两个多月都是40度以上的高温,没下一滴雨,洞庭湖和鄱阳湖都接近干枯,唯独我澧水之隅毛里湖水量充沛,这真是上天的恩赐,如此特大干旱之年,毛里湖稳如泰山,还保持丰满的湖面,着实是一大自然之谜。毛里湖灌溉3个乡镇的农田以及保障生活用水。去年我写过一篇《大西洋最后的一滴眼泪》,简直是2021年的神预测。由于本人文化水平有限,可能大多数没看懂。主要表达的意思洞庭湖平原沿线一带是重要的水资源、粮食资源、军事要塞、航运通道的战略重地。

此次考察沅澧两岸水资源、森林资源,主要路线是从澧水之滨的毛里湖,临澧道教名山太浮山之太浮水库、桃源县盘塘、马鬃岭、粮仓漆河、理工港、桃源后花园龙潭之两河口水库、乡村振兴典型示范村、东莞市常德商会定点扶贫村梨树垭村,常德唯一乡镇高铁站牛车河站、慈利县高桥镇、溪口镇、武陵源区、江垭水库、永定区、沅陵县部分乡镇、龙潭河镇等。

 

 

到漆河镇中心小学(原桃源四中)是15日下午五点,今日目的地是龙潭镇梨树垭村。以为到龙潭镇梨树垭村只是咫尺之遥,有些得意洋洋。因为从导航上看,最好的路程距离也就53公里,打平均车速27公里,也就顶多2个小时而已。先说说漆河镇。

漆河镇,其街区热闹程度可以与津市城区一比,摩肩擦踵的人群,从早上太阳升起,到晚上华灯初上,一直都是这么密密麻麻的人群。每次我要去沅水诸镇总要小心翼翼的趁着缝隙从这个交通重镇穿插过去。

如此繁华的商业重镇,为啥只有一座漆河大桥?漆河大桥,宽度不过十几米。底下有白洋河默默的汇入沅水。从镇中心,西北方向到温泉镇热市镇23公里,往北到马鬃岭18公里,往东到桃源县第一工商业重镇陬市镇21公里,往南到理公港镇20公里。就是这么一个区位优势而已,形成了繁华的十字路口。该镇没有较明显的特色农产品,荸荠算一种吧。二也无矿藏。全是沃野千里,天府之土的沿江平原,有部分丘陵。上有赫赫有名的黄石水库保驾护航,湖水经过白洋河灌溉大部分村落。还有像毛细血管一样的多条溪流流经漆河各乡村,让这片福地洞天之地五谷丰登。说普通一点,就是万年不旱,亿年不涝的黄金产稻粮基地。哪怕是今年百年难遇的干旱,漆河镇喷嚏都不需要打一个,照样丰产稳产,而且是金灿灿的富硒稻米。说了这么多我太嫉妒恨了,姓的好不如人家住的好。这里的商户店家没有被周围的大城市虹吸而搬离,毕竟距离常德城区也就25公里左右,距离桃源县城也就40公里,反而越聚越多。从而形成大的街镇。

我觉得漆河镇城建级别和镇行政级别有待提高,起码,一条漆河大桥不够,交通太拥挤。一座漆河四中(包括初中、高中)不该撤,不应该搬迁到桃源县城。和桃花源镇相比,人口密集度高很多倍。不然,热市镇、双溪口乡、九溪乡、马鬃岭镇、盘塘镇的架桥镇的学生都要聚集到桃源二中去读书,路程有60几公里,山区犄角旮旯里甚至去桃源县城读一个初中高中有100多公里,实在是太远了。毕竟,并不是所有学生家长都能买的起学区房。农村里的学生读书读不好,农村里没有人才,便无法改变农村贫困面貌。这只会更加拉大城乡之间的差距。

过漆河大桥,通往理公港、龙潭镇、观音寺镇、沅陵县五强溪镇等乡镇。现在有一条著名的桃龙大道把这些乡镇串联起来了。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国道,现在怎么变成了省道?经常看到前四后八的大货车拉着矿产从五强溪方向呼啸而来。不过,面对这么一条繁华的交通要道,国家还是给足了面子,全部黑化了,通往陬市镇的路也好像黑化了吧,舒坦。往热市去也是省道,路面宽敞平坦,舒服,不过,漆河镇想要上高速公路还要到跑几十公里热市,唉。往马鬃岭、盘塘镇方向那就嗝屁了,县道级别,全是炮坑路,唉,可怜了我这尾椎骨和屁股,硬是被颠簸的喊嗲嗲,不过,国家的基础建设也还是要一步一步来的。

 

过了漆河大桥,地图上标识有重阳乡、白鹤路、仙鹤大道等地名,如此宝地,肯定是长寿之乡也不足为奇。进入省道238,穿过镇区,全是黝黑镫亮的柏油马路,心情顿时舒畅起来,爬几个不大不小的坡,进入铁佛寺村,我记得一直到龙潭镇都是一马平川了。心情顿时舒展开来,一路打开手机微信视频,和远在四川做家具生意的王总聊了起来,王总的老婆是铁佛村人,小洋楼就修建在省道边上,我刚刚从他门前经过。在距离不远的山里面,也有一栋老屋,也是两层楼房。后面靠山丘,前面有堰塘,风景极佳。和王总聊着聊着,不知不觉进入理公港,在理公港加满油,继续向龙潭镇出发。一路车辆极少,风景极佳。路上不断有禁烧秸秆的宣传车宣传,村干部骑着巡逻小摩托在各个村组穿梭。禁烧禁燃,力度之严,前所罕见,骂声一片。干群关系紧张。个人觉得,平原宽阔地带,可以适当的焚烧,只要不连带周边的农作物,但靠近山区,有大片山林的地方应该禁烧。保护生态环境和护林防火应该结合起来。这次大旱,我觉得人类对森林的破坏太严重了,导致水土流失。水源得不到保护。多栽树,才能留住水,涵养水源。不知道什么原因,现行的政策对封山育林好像不太重视,反倒破坏山林生态系统有过之。譬如现在发达的无人机技术,进行树种撒播,可以迅速的培育一块山林。

到龙潭镇已是晚上6点多钟,此时导航显示到梨树垭村还有15公里。可恶的导航把我引进了偏僻山路。望着高高的恢宏气势的渡槽,随着导航的指示,摩托车爬上了高高的两河口水库,偌大的水库也快干枯见底。然后再有一条沿山公路,一直沿着水库弯弯曲曲的通向远方,与黛色的山林、金黄的夕阳融为一体。一村特色,路边牛羊成群,牧羊人挥舞着鞭子正赶着牛羊归圈。一路的牛屎羊粪我倒不觉得邋遢,反而被晚风吹着有一股淡淡的清草香。有一幢羊圈就搭建在水库边上,羊粪直接养鱼,这才是真正的纯生态农业啊。

车行到左家溪村,给当地网友浅时光和小刚叔发了一个位置。他们也没说什么,我便坚定了信心。这里是分岔路口,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又骑错了好几公里,屁颠屁颠的爬过几座山,晃晃悠悠的下过几个坡,越来越感觉方向不对了。正好路边有一户人家,主人正在吃晚饭,我便问路。他热情的告诉我,路的方向走反了,然后又告诉我怎么走,哪里有一条河,哪里有上坡路,我怎么记得住,我还是坚信不疑我的导航的。调头,继续向大山深处跑去。一路的风景自然妙不可言,像进入了原始森林。

弯弯曲曲的乡村羊肠小道,悬崖底下是一条干枯的溪流。激起一阵阵的豪情满怀。路上时不时还遇着羊群,我怕引起羊群惊吓,便停下摩托车来。我问女牧羊人,摩托车可不可以骑过去。她答道:可以,羊群会主动避让了。看来羊群都习惯了山村里的摩托车,见怪不怪了。我便小心翼翼的骑过去,到一个倒拐弯,冲上去,车子骑到一户人家门口了。里面的狗狗狂吠不已。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定了定神,原来走错了一点点路,房子修建在大陡坡下。我不竟倒吸了一口冷气。稍微带点恐惧,好马不吃回头草,退也难,进也难,还是斜着去上公路,爬陡坡,继续憋上一口气,拧了拧油门,豪爵ATR125喘息着,驼着我这80公斤外加12公斤的行李,继续向前冲。摸索着沿着陡峭弯曲的山路,沿着导航的指挥前进。一边是悬崖,前面是起伏跌宕的高山。一路上没有人,偶尔有两台摩托闪过,房子也很少。

直到快接近村部,人家才多了起来,有些小店里还朦胧着微弱的光,有三三两两的人在乘凉日白。

减速,小心翼翼的从一个下坡梭下去,就到了梨树垭村部了。徐书记正和几个村干部及几个民工搬运东西,筹备17日的龙潭镇第四届乡村旅游节暨梨树垭村首届梯田帐篷音乐节。此时,时间显示晚上7点37分,短短15公里的路,硬是绕了差不多一两个小时。不过,这无意间发现的乡村小路实在太适合徒步越野骑行等体育活动了。再就是两河口水库距离省道近,也适合垂钓及水上运动。

和徐书记寒暄了一会儿,他忙的很,我便做了自我介绍。我说我是通过田桃源的宣传了解到你们村要举办帐篷节,我特意来看看。加上梨树垭村是东莞市常德商会扶贫点,我也知道一些情况,我还买过他们村的贡米。村部办公室堆满了油光发亮的猕猴桃,着是惹人爱。是准备送给参加帐篷节的客人的。趁着空隙,我便问徐书记有会议室可以睡没有?他笑了笑说,酒店里还有一间房,你可以去睡。我说,那好吧。这次出门我的准备工作做的足,棉被,凉席都带上了。就只差没带帐篷。夹衣厚裤子也带了几套,虽然现在温度高达三四十度。但山里面温度要低好几度。2016年南北镇8月28日的帐篷节,我晚上睡在帐篷里,硬是冻的糠糠耸。推开村部酒店1号房,我把行李一些东西全部搬进去,洗漱完毕,静静的享受秋日山村里的宁静,在梦境里回味儿时的乡村。

 

第二天7点多钟,我到村部食堂吃了一碗饺子,便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首先去了千年银杏树那里看了看。依山而建的古朴幽静的木板屋,是桃源山区的古老房屋造型。有别于湘西吊脚楼。木板屋上的牌匾上写着贺龙元帅梨树垭革命活动旧址。另一块牌匾写着革命活动的介绍。晒场里晒着金黄色的稻谷,摆放着风车。有一个老板把小车停在晒坪上,正在银杏树下捡拾银杏果。晒场前的峨嵋豆开着紫色的花围着石坎缠绕着。千年银杏树就在晒场的右边角。长在磡(平原地区的人看到了可以称为悬崖)上,围绕银杏树修建有亭子。底下是几丘稻田,稻田上方有一丛翠竹。然后又到了帐篷节现场去看了看,以及城门沟峡谷骑行了一段,发现我的摩托车没地方停放,便有了往牛车河去慈利县溪口镇的念头。从梨树垭去往牛车河的路上,有一段还是碎石路,十分难走。刚好那天下午长沙电信大楼起火,我怀疑信号出问题了,把我带入了反方向的路,全是碎石路,又是新开的。碎石路旁边是一条溪沟,几近干枯。再一边就是高山。石头被溪水冲刷形成的平台,我还激动的拍了照片。走了十几公里,一直都是碎石路,直到遇到前面两台挖机挡路,我才醒悟过来,路又走错了,原来这里在修路。后来又返回往牛车河方向走,此处应该是牛车河和龙潭交界处,三不管地带。分叉路口应该竖一个指路牌。或者前方正在修路的提示牌就好了。后来到澧水上游溪口镇,江垭水库,王家坪河滩露营基地,张家界红岩岭、脚迹岩渡口、江垭水库、江垭镇、四都坪镇、牧笛溪景区、以及沅陵部分乡镇。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我经常研究地图,有一天突发奇想,沅江和澧水能不能在张家界互相连通?修建一座沅澧水库。和西部天歌闲聊,他说不现实。我便有了此次摩旅的念头。经过现场初步勘探,具有可行性。我的初步设计方案是利用五强溪晚上多余的电量,抽水蓄能,把一段20公里或者更长的峡谷两头拦截起来,从沅江提水,水位高度达到100米或者以上,再在某处最佳位置钻个洞,使水库里的沅江水连通澧水,形成自流。可在沅江朱红溪 ,澧水土木溪相连。网上介绍:朱红溪,源于县境堡子界南麓,全长78公里,流域面积625平方公里,年平均流量19.77立方米/秒,见手绘沅澧水库图。

好呢,就这样。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