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王八盖子山

当你向北踏过瓦房桥的时候,首先映入您眼帘的便是很显眼的那座圆圆的宝山,说是宝山,其实它叫“王八盖子山”。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坤都伦河原是一股山泉,清清的泉水缓缓地向东流着。河边的人们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有一年夏天,一连下了七七四十九天大雨,浆浑的河水掀起数丈高的浪头,咆哮着冲向良田和村庄,两岸成了无尽的沙滩,彻底失去了以往的山清水秀。

司机随笔的图片
到了第五十天,大雨突然停了,坤都伦河平静得像一面镜子,火红的太阳把大地烤得冒着腾腾的热气。逃难的人们急不可耐地走回那失去模样的家园,想找回那幸存下来的家三伙四儿。正当午时,河面上又翻起了数丈高的浪头,直扑回家的人们,一时间天昏地暗,人们还来不及弄清是怎么回事,便进了一个庞然大物的肚里。一个时辰过去,天地间又恢复了正常。可废墟上所有的人没了,只见河滩上趴着一个特大的大王八,微闭双目晒太阳呢。这一切被站在北山凹的铁锁和彩莲看得清清楚楚。小两口吓呆了,好似做了一场噩梦。他们明白了,明白失去的亲人,失去的乡亲,失去的土地,失去的家园,失去的一切一切都是这恶王八作的孽。夫妻俩恨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铁锁握着彩莲的手说:“你就要分娩,要保重身体。放心吧!我铁锁定要治服妖孽,为亲人和乡亲们报仇!”
一连半个月,那恶王八像钉子一样钉在沙滩上,见过路人就吃,见活物就呛。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大地晒得裂开尺八宽的大缝子。有天晚上,铁锁守护在彩莲身边,痴想着治服恶王八的办法……忽然,有股子扑鼻的香风吹来,小夫妻随风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素装、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走进他们的草棚,夫妻二人忙施礼让座,老太太说:“你夫妻且莫惊慌,有几句要紧话请你们听仔细,此地来了只修炼两千九百九十九年零九个月的大王八,再有一百天就修炼期满。它唤雨四十九天,吃人三百个,晒盖五十一天,待盖子变黑,到八月初八下水,此地将变成一片汪洋。”铁锁说:“老妈妈,快想个办法治服恶王八吧!”老太太微笑着说:“别急,老身正为除此妖孽而来。”说着从身上拿出一个闪光的铜圈说:“明天正当午时,你二人去河滩,彩莲站在那王八头前的河边,它见到双身子的妇女会减去五百年道行,不会伤害于你。”接着又吩咐铁锁说:“你把这铜圈套在左手上,等那王八一转身,你在空中晃三晃,铜圈会立即变成铜轱辘车,拉着你在王八脖子上走三个来回儿,便可治服它!你等且要记下。”话音刚落,人无踪迹,只留下一股淡淡的清香。
小夫妻遇仙人相助,欢喜万分,一夜没有合眼。次日正当午时,铁锁搀着彩莲向河滩走去,远远望见那山一样的恶王八,血红的眼睛闪着刺人的红光,被太阳晒得发紫的大盖子上滚动着磨盘大的汗珠,二十多丈长的脖子一伸一缩好似在寻觅着什么,扁圆的肚子一鼓一鼓的,让人见了浑身发炸。见此情景二人腿软了,要瘫倒在地上。正在这时,只听空中有人说:“怕什么,按我说的去做!”他二人向空中望去,只见一位面熟的妇人,身着洁白道装,手持拂尘,站在一个大大的粉莲花上。身边还站着两个小童,一个手托小庙,一个手捧文冠果小苗。啊!是观音菩萨来啦!二人不知哪来的劲头,飞也似地向恶王八跟前跑去。恶王八听见观音菩萨的话音,顿觉大事不妙,一跃而起低头要向河里钻去,可到了河边见一孕妇站在对面,一个急转身来了个就地三百六十度打滚,定睛一看还是河滩,它想:“不好!快绕过那背运的女人,下了水观音菩萨也对我无法。”当它正要调头时,铁锁举起左手上的铜圈在空中晃了三晃,那铜圈立即变成巨大的铜轱辘车,载着铁锁重重地从王八的脖子上轧了过去,那王八顿觉有把尖刀插进了自己的身体,使它疼痛难忍。它就地使出了法术,把身下的河沙全抛向河对面河南四里外处,成了现在的几丈高的大东渠。河北面的沙滩没有了,变成了一个与王八同样大的沙坑。那机灵的王八抛完沙子便觉得更危险,于是想从坑里跳出来,可铜轱辘车第二次从它脖子上轧过去,这次轧得王八气管的两层脆骨贴在一起,王八憋昏了。等第三次铜轱辘车轧过后,那王八脖子断了,气绝身亡。观音菩萨从空中扔下那座小庙不偏不斜正压在王八盖子正当中,那两棵文冠果小苗随同落在庙门前。观音菩萨飘然落地,指点小夫妻:“恶孽已除,庙在,恶孽不得翻身;文冠果树活着,此地永无干戈,风调雨顺。你们看。”小夫妻顺观音菩萨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王八尾巴上座落着一青石砖瓦四合院。“你夫妻除害有功,这住所以作酬劳,明晨你们将得一贵子。”小夫妻叩头致谢,抬起头时,观音菩萨不见了,二人却已坐在了炕上。
年复一年,那王八盖子变成了红红的石头,被铜轱辘车轧的辙痕变成了大道,尾巴上的住户由一户到十户、百户,人们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