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中午和俊爷去吃日料

中午和俊爷去吃日料,

到店里,选定了一个窗边的桌子正准备坐下。

旁边一个60来岁的小老头很没礼貌地说:“你们别挨那么近,换个桌子!”

服务员听到了,忙来解释:“先生,窗边的桌子都订出去了,只剩下这张临窗的。”

小老头说:“不是要隔桌吃饭吗?现在还是疫情期间。”

我一言未发,和俊爷换了个座位坐下了。

换座位之前我本来是想发作的。

为啥?

饭店又不是他家开的,他能坐临窗我还不能坐呢?

但转念一想,出来吃饭是图个开心,与这小老头吵上几句坏了心情倒不好了。

再说,如果吵上两句没控制住,打他几拳,事情就更没法收拾了,毕竟人家老胳膊老腿的,万一再打出个好歹来咋办?

换完了座,点完了餐,就没把这事放心上了。

这些年,别的可能没啥长进,如何控制情绪倒颇有些心得。

年轻的时候是啥样的?

旁边有人洗手,把水溅到我身上都要跟人干一架的。

那个时候不单单是脾气冲,是每天都蠢蠢欲动想和人干仗。

当然,如今控制得了情绪还是得感谢俊爷。

因为跟俊爷在一起之后舍不得跟她吵架了。

有时候被她气到也总会给自己十秒钟的沉默时间,

有了这十秒钟的沉默时间,许多话就不至于脱口而出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回老家几天,

吃得太好了。

昨天上称一称。

胖了三斤。

心里充满了罪恶感。

瘦三斤比胖三斤难太多了!

于是,

这两天早上我都起得很早。

空腹喝一杯左旋,到小区再跑上40分钟。

晚上去健身房找教练撸撸铁。

两天下来,

体重又恢复到了之前了。

 

作为一个中年男人,管理好自己的身材真是太难了。

我又是易胖体质。

所以,比别人可能更难。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还和俊爷说:“你知道吗?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吃饱过饭了。”

 

记得读大学那会,

点上一个香干炒肉能吃7碗饭。

最后剩下一点汁,拌着饭还能再吃一碗。

那个时候学校后面的餐馆看到我去吃饭都会怕。

为啥?

能把人店家吃亏本。

 

2014年开始,我就有意识的控制进食量了。

基本上每餐都不会超过一碗米饭。

只是每次吃完饭,都感觉跟没吃似的。

有时候比不吃还觉得饿。

所以,我才说我很久都没吃饱过了。

 

我记得有人问我:“你天天减肥,这个不吃那个不吃,活着还有啥意义?”

我一般都不反驳,

因为我一反驳,就会伤害到提问的人。

为啥?

因为享乐也分级别的。

有的人贪恋口腹之欲,有的人享受自律带来的控制感。

有的人把活着的主体当成自己的身体,有的人认为活着的主体是灵魂。

“我”到底是肉身还是灵魂?

认为是肉身的人追求着身体的满足,认为是灵魂的人追求的是精神的愉悦。

有可能我错了,

更多的人是没有思考过“我”到底是肉身还是灵魂的问题吧。

又或者,“我”根本无从定义。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