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谈谈稻盛和夫和他的哲学

我确实写过一本小书《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并于2007年出版。如今,稻盛和夫这位不平凡的老人去世了,似乎我再说几句也不为过。

年轻的时候写书好像应试作文,边想边写,一会儿摆事实,一会儿讲道理,总结或者分析不透的地方就引用一些理论。这是大约二十年前我的科研。这本书缺点很多,尽管它是最早把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系统介绍到中国的书。

由于日语口语没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也就丧失了和老先生直接对谈的机会。这是一位有风度、有能力、有担当的企业家,值得中日两国的经营者学习。我常常鼓励年轻一代:“你们看看稻盛和夫,那么有成就,可他不是东大,也不是早稻田大学和庆应大学的。”稻盛和夫的母校鹿儿岛大学在日本排名确实不靠前,只能说是全国前五十。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说自己的书写得不好,可稻盛和夫的思想是相当精妙、实用的。这个老人对我影响很大,多元化(适当转型)、每日精进(每天改进一点点),这些都是在写作这本我自己不满意的书的过程中学到的。我的科研多元化了,外语多元化了,每天都坚持 “人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情”,我总体上是利他主义者。

为什么说稻盛和夫的思想精妙而实用呢?企业是一个实体,需要经营;难道人不是有机体,我们的生活包括科研不需要经营吗?他说的那一套对企业适用,对作为个体的人也价值很大。

所以,当初勇敢地领受“稻盛和夫经营哲学”这个课题无疑是正确的。

稻盛和夫从陶瓷行业跨越到电信,又跨越到其他领域。我在2007年以后实现了向中国古典文学的回归,向日本诗歌翻译的跨越,突破了自学俄语的难关。我也多元化了。

这些年,经济形势不乐观,中日皆然。

企业家是英雄,他们纳税、解决就业,我对那些真正为民族为人民而奋斗的企业家是高山仰止,望尘莫及。学问,包括翻译的价值终究是太有限了。这些年,我拒绝了好多让我去讲解“稻盛和夫经营哲学”的邀请,因为我想把精力放在自己能做的诗歌翻译上。

我为企业家点赞。作为不能为社会创造财富的普通教师,我也只能好好传播学问、减少浪费。

听说稻盛先生去世的消息,我还是有一点疑问:为什么8月24日离世,8月30日才发讣告?不可忽视的是,上个月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日本政府非要在下个月弄一个国葬,是否违反日本成例?硬性抬高安倍是否意味着现在的日ben政府已经一无国策、二无强将?

日本历史的平成(年号)时代在2019年落幕,接下来疫情三年,现在是日本令和(年号)四年,被称为“平成经营之圣”的稻盛和夫去世。“平成”真的落幕了,这是否意味着日本国运下行?明治维新的大业、战后经济的腾飞都成了历史,不过,有上亿高素质人口、曾获许多诺贝尔奖的日本不是我一个凡夫俗子可以唱衰的。我很喜欢日本的诗歌,也学过不少邻国人民的优点。

东亚相关国家经济形势普遍严峻,您准备和谁共克时艰?每个人都得努力,都该懂得合作。

我的书似乎比以前写得好了,可这不足以骄傲。让我们共同面对现实吧,做有担当的人。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