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们走

上班的日子就这么忙忙碌碌地过着,再过两天就可以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了。阿明算了一下,第一个月应该能领五百多,第二个月不会低于六百,但她知道第二个月的暂时领不到,但总归是自己挣下的钱,听说过年的时候会一把结清的。这样的话,有一千多了,虽然不高,毕竟是自己从小到大挣得第一笔钱,她都想好了,首先给二柱买一件西服,自己随身带着,啥时候找到二柱,自己一定亲手给二柱哥穿上,再给妈妈买一个棉袄寄回去,剩下的钱,自己也买点啥,阿明越想越高兴。下午四点半下班,四川姑娘小何,说有点事出去吃饭了,晚点回去。阿明就一个人回了她们租住的小屋。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房东家是三间两层的小洋楼,刚建不久,楼下最西面一间是租给阿明她们两个的,单开的一个小门,二十平米左右,两个小姑娘就放一张床,买了一个电磁炉,地方足够,每人一个月三十五块钱也不算多,用水是老家那样的压井,电因为用的不多,最初租的时候房东大妈就说不收她们的。休息的时候出去买点菜改善一下生活,有时不想做,就饭点的时候照旧去厂里吃,不远,就过一条马路。总起来说,还是很划算的,不受欺负,行动自由,阿明一直很知足。

 

天气有点冷,阿明想着第二天早晨睡个懒觉,就把刚换下来的工作服趁天没黑,拿到外面的石台子上洗。刚把衣服打上肥皂,在台子上放好,房东大爷就过来了。

“别洗了,天冷,用我们家的洗衣机洗吧。”阿明她们在这家住了马上两个月了,还从来没有用过房东的洗衣机。

 

“不了,大爷,我随便洗洗就行了,工作服,无所谓的。”阿明一口推辞了,她一直不怎么喜欢房东,因为四川小姑娘说过,这个老头看人的眼色不对,还关照阿明注意一下她。房东大妈呢,又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没啥文化,自然谈不上有多高的素质。也就是这几年因为木板厂征用了他们的土地,乌鸡成了凤凰,家家肥的流油,所以一天到晚不着家,在外面打麻将。老两口经常因为打麻将回家晚或输了钱动手打架,看到她们两个回来,马上装作一副和睦的样子。

 

“小姑娘,不用这么客气,快点端进来洗。”房东大爷五十来岁的样子,矮胖矮胖,弥陀佛一样,脸上的肉一走路就抖动一下,眼睛不大,但很有精神。说着就过来把阿明的衣服麻利拿起来放到盆里,伸手端起就往屋里去。

“不用,大爷,真不用,我自己能洗。”阿明很反感,追上去很用力地想把盆夺过来,却没夺动。只好跟着房东进了他们家靠近房子最里面卫生间放洗衣机的地方。

“真的不用大爷……”老头不等阿明说完,就打开洗衣机盖,把衣服一股脑地倒了进去。阿明看着已经这样了,也没了办法。想着等洗好房东喊她再来拿,就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走。

 

“你等一等小姑娘。”还没等阿明转过脸,那老头从后面就一把抱住了阿明。一张油腻的脸在阿明后背的衣服上来回地蹭着。

“你干什么?”阿明想一把推向他,却哪里能推得开,老头抱得更紧了。

“你别说话小姑娘,从今以后我一分钱房租都不收你们的,只要你听话。”老头气喘吁吁急促地说。

阿明一直往后退,退到了门边,老头把阿明一把拉过来,伸出一只脚把门踢上。

“你放心,你只要听话,你那厂里的领导我都认识,我去跟他们说,让你也当个组长,不用干活,钱还比别人拿的多,我不骗你,我说到做到,你第一次来,我就喜欢你了,细皮嫩肉,看着就想咬一口……”老头把阿明的身子转过来,挤在门后,那张臭烘烘的大嘴就铺天盖地地向阿明的脸伸过去。

“你给我松开,你这个老流氓,再不松开,我喊人了……”阿明奋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脸,好不容易抽出一只手,张开五指,向老头的脸抓去。

 

“你这小姑娘……”老头伸手去挡没有来得及,几个鲜红的手指划痕,顿时让老头的脸开了花。老头气急败坏地松开阿明,用手摸了一下脸,转脸又嬉皮笑脸的凑了上来。

“我就喜欢这样的,值了!”阿明以为他脸被抓烂,会放过自己,所以就放松了戒备,没想到死老头一下搂住了阿明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阿明的头发,把阿明的头固定在门上。阿明拼命地用脚踢着他,他又只好腾出手去拨阿明的腿,手忙脚乱,顾此失彼,累的老头满头大汗,阿明也精疲力尽,内心绝望到了极点。

“侬在哪?阿拉门都没关。”

“大妈,大妈……”阿明听到房东大妈的声音,连声喊着。房东上来就捂阿明的嘴,阿明就逮住他的手咬,老头大叫一声,老太婆听到了声音,大步跑了过来。

“搞什么东西?什么声音?”房东大妈顺着声音找了过来。

“大妈,大妈……”老头吓得一下子瘫在地上,阿明趁机打开门跑了出来。

“啊?你怎么会在我们家里?里面还有谁?”

 

阿明回到自己的屋里,把门从里面插上,魂魄丢了一半,大脑一片空白。她哭都没有眼泪,坐在门后,双手抱膝,一双晶莹的大眼睛茫茫然地看着镜子里衣衫不整的自己。过了好大一会,她才缓过神来,扑到床上,把头埋在被子里失声痛哭。不知过了多久,小何兴冲冲地回来了,还给阿明带了一份麻辣烫。

“开门,阿明。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了?”

“咦,睡着了吗?灯也没亮呀?”小姑娘喊了两遍,也没有回音。疑惑的转身刚想问房东有没有看到阿明回来过。刚好房东大妈到了她的身后。

“小姑娘,喊阿明把门打开,有话我们好好说,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相信大妈,一定会给她公正的。”房东大妈朗声说道。

“这……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下班和我男朋友出去吃饭了,刚回来,这怎么回事?”

“没啥事,都是误会,开开门,进屋说。阿明,阿明呀,先把门打开,有大妈在,你别怕。”

阿明听到房东大妈的声音,浑身筛糠一样地抖个不停,她根本站不起来。

“小何,你先让她走。”门外的小何从阿明颤抖的声音里推断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大妈,要不,你先回去,我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那好吧,告诉阿明,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捅出啥篓子来,大家都难为情。”

“好好,你放心。有我在,不会的。你先回去休息,天冷。”小何用一只手把房东大妈向他们家门口推了推。

“开门吧,阿明,她走了。”

门刚开了一条缝,小何就感觉从身后伸过来一只胖胖的手,迅速摁亮了门后的灯。接着房东大妈把她推了进来,自己也跟了进来,并且顺手又关上了房门,拉过一条板凳,就靠在门后坐了下来。

 

“你别老是哭呀,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小何把阿明搂在怀里,把阿明粘在脸上的头发捋平。

“她不说,那我来说吧。”房东大妈清了清嗓门,一条腿飙到另一条腿上,并用手扳住上面那条腿,就像即将要演唱的歌唱家,用脚打着前奏的拍子一样,抖了几下,又停了。

“阿明,你委屈啥呢?你把衣服端到我们家洗是什么意思呢?”大妈的眼睛闪着凌厉的光,瞪着阿明。

“我……我端你家洗的?”阿明的头脸这时还在小何的怀里,听到这里,猛地抬起了头。

“不是吗?难道是衣服自己长腿跑进去的?是不是你农村人不会用,又喊我老公帮你操作,然后你……”

“然后我……然后我怎么了?”

“然后怎么了,还要我说吗?我老公的脸是怎么回事,我明天就要带他去医院检查,你做好心里准备,你还委屈了,我还心疼呢。勾引不成,狗急跳墙,看不出来呀,农村来的小姑娘,这么多花头的……”阿明盯着大妈的嘴,百口难辩,感觉天都要塌了,她感到天旋地转,这世间竟然还有这么无耻的人,无耻的一家人。阿明无力地躺在小何的怀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大妈,你当时在场吗?是你看着阿明抓你老公的脸的?”小何冰雪聪明,出来打工好几年了,从房东大妈的话里已经听出来了七大八,她其实早就看出来老东西盯着阿明那贪婪的眼神了,此刻她非常后悔,不该让阿明一个人回来的。

“我在场?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勾引我老公呢?我不相信我老公难道会相信你们乡屋里吗?一帮穷鬼!”小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得老太太心里发毛,说话底气也没有那么足了,最后用“一帮穷鬼”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惊慌。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沟通的,明天吧,明天我们去新高潮派出所报案,我们入职的合同上有明确规定,公司有义务保护我们员工的权利,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奉贤镇派出所,事情怎么样就怎么样,相信政府会给我们一个说法。晓兰,别哭,现在起来,收拾我们的衣服,现在就走,厂里的东西放在这里,我们先回厂里将就一晚上,不要怕,我相信你。”小何义正辞严,毫无惧色,房东老太太惊愕了,她本来以为自己的一番话能吓唬住这两个小姑娘,没想到完全不顶用。

 

“去你们厂里告我们?做梦吧,你知道吗?你们厂用的都是我们的土地,老板见到我们都要点头哈腰,我们是他们的祖宗,你觉得他们会向着谁说话?”她还想最后再努力一下。

“好,我知道了,你们有钱我们有命,上次我们厂里就有一个这样的,他们和你们狼狈为奸,最后差点闹到区里,开除了一大串人,我就不信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谁还敢那样做。事实是什么样就什么样!如果阿明勾引了你老公,阿明她接受处理,没话说,她哭死都没有用,如果不是这样,大家好自为之。你最好再回去好好审审你那老公,别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起来,阿明,我们走。”

 

老太婆无言以对,只好站起来,让她们开门。门刚一打开,就听“扑通”一声,房东老头重重地跪在了老太婆的面前。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