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穷孩子的青春期

贾宝玉和袭人偷试了很多次。曹雪芹之伟大,不仅在于他记录了中国贵族社会的没落,还在于他描写了一个富家男孩的“梦遗”。《红楼梦》堪称百科全书,《贾宝玉初试云雨情》是中国近乎完美的性教材。

明治晚期,日本京都的穷窄巷子里,男孩信如在离家前从高墙上扔过一朵纸花,那是留给女孩美登利的。《青梅竹马》不会有结果,小说的作者樋口一叶的画像“登上了”日本五千元的纸币,其实,她本人二十五岁就撒手人寰。小说《十三夜》也是讲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再相见,也就是青春期故事的“后续”。

穷也好,富也罢。男和女,都有青春期。我在书店里翻过一本现代小说,流浪的常和小狗为伴的男孩“近两年”也觉得下体发热,但是宣泄方式太让人恶心,那小说我就不记名字,不记作者。穷人,哪有那么高档的体会呢?《骆驼祥子》里的车夫祥子,一出场就二十二岁了。阿Q快三十才开始思春,穷人有时候真像过不起青春期似的。过青春期不像过年,过年,可以少借点钱或者平时节省。青春期就不知该借什么了。

一代又一代,青春期的困惑总要面对,总要解决。有多少不健全的家庭和学校,就有成倍的不健全的青春期少年,青春期不好过,青春呢?就更不好说了。怎么解决,怎么面对,不能查《论语》,更不能去翻王阳明。

袭人不坏,贾宝玉也不是少年西门庆,然而,那些贫穷的少男少女却没有袭人贾宝玉那么幸运了。宝钗她哥哥薛蟠能够找到高级的黄色的画,自悟男女之事。平民百姓之家,最好有个合格的家长。不方便身教,但可以言传。最近,有一名十四岁的男孩问我:男性生殖器用汉字怎么写。我翻开《红楼梦》解释:那一年,贾宝玉、薛蟠、冯紫英和蒋玉菡,还有薛蟠的同居女友云儿,聚会行酒令。贾宝玉唱《红豆曲》,薛蟠念《蚊子哼》。

说了一大套,那两个不能出口的汉字是“毛字旁”的形声字。不信,你自己去看。

青春要把握好,前提是过好青春期。过好青春期,青春才能不过期。中国有个“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关心孩子如何学知识是重要;关心他们的健康,特别是青春期健康更重要。那个委员会如果不管青春期的事,就自己管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