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寄人间雪满头

我寄人间雪满头

病友曾说,少吃辣,我说待到菊花烂漫时,我在从中笑。

我不食很辣已经很久,曾经的特辣,变成了微辣,除了口味的变化,更多的,在于心境。

势必遇到让你向善的人,放过自己,立地成佛,我忍住不想,可是夜依旧漫长。

我从不劝人向善,不经他人苦,干嘛呢,或许你觉得那个带着孩子一起跳楼的妈妈太自私,却看到,她的人生境遇太多不值得,既然选择了放下生死,那就放下吧,希望来世能大抵豁达一些。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偶尔也会矫情,看一些酸腐的诗歌,或者文字,甚至跟着悲从中来,无数次被白居易和元稹的友情感动,甚至在狗血猜想,他们之间真的只是单纯的友情吗,是不是隐藏的一些情愫,不敢在那个年代表达出来,“我寄人间雪满头”,我读了无数遍,每一遍都潸然泪下,读这两句诗,矫情上身的日子,掰着手指也知道,是要来姨妈了。

可是,真能找到这样懂你的人吗,泥削骨,深沉无比的想念,一夜之间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古人的深情 还真是让人动容,现在的人,事事都想要圆滑,真正为你着想的人,却不曾出现,朋友总是一波又一波,随着日月的释然,那些各种标签的利弊关系,你也觉得没那么重要了。

我拿着手机穿梭在城市里,每天见好多的人,处理棘手的事,你的任务,在18岁以后就变得简单、明了,那就是工作、结婚、生子。

或者也可以不恋爱、丁克的过日子,我无惧,因为过自己的日子,我坦然,太多桃李春风一杯酒,却盼不得江南夜雨,我走过,无数城市的路,每一次,都给自己说,不要回头看,不要停留在不舍的怪圈,人生就是在做减法。

我把对人性的渴望,放在盲盒中,每次拿出一个,我都翘首以待,失之东隅在人性,收之桑榆在人心。

我愿将2022年,称之为多事的一年,这篇文,更像是上半年的一个不带感情色彩的总结。过去的日子,充实又混沌,被给予厚望,是一种精神的束缚,我做不到的事情,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还是不行,天资有限,真的难。

那些在工作中抱着不知名领导大腿的愚蠢对手,我真的好讨厌和他们正面交锋,显得自己在欺负人,工作中碾压就算了,还要被人说你就是长得漂亮一点,有什么能耐,我其实内心窃喜,肯定了我的能力,还没否认我的美貌,能力是后天的,美貌是天生的,所以,我快乐。

我不用忙着避嫌,我正大光明的在各个地方晃悠,就是喜欢看你看我不惯,又干不掉的样子,身心坦荡的人,怎么想着一天打着小报告还挣表现,我要有你那个时间,真的去补充专业技能去了,毕竟站出来你也不能说你会拧螺丝,这个可是在传媒的院校呀。

我是真的怕,我这个不招人待见的嘴,一时间把不住就对着你一通的狂轰滥炸,有的没的,不吐不快那种,我做不来茶里茶气,路过还要顺势赚两声吆喝,无限放大的演技,都应该称之为“表演艺术家”,站在世界最高领奖台,让人看看你的风采。

吐完,舒坦,躺着,舒坦,不能出省,确实不开心,可是看看全国都近40度高温,我能去哪里浪,可能去你梦里吧。

34度的贵阳,在我印象中,就不曾有过,出门真的是勇气可嘉,反正弹性加班,如果回到学校,我就要去吃冰粉,各种花式的吃,炫了冰粉整烙锅和麻辣烫。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