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剪一段月光放心上

我无法在这本书的文字中找到一些作家作品中会出现的刻意的自谦。它的字里行间充斥的是一种不卑不亢的素养,有时还带点小小的骄傲。比如在余先生谈到自己译王尔德原文的情景,当译文胜过原文的时候,那种因使用中文而自豪的感情便自然而然地显露了出来。这样一种小满的境界并不是每个作家都具备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之前,我很少读余光中先生的散文,只是听说余先生在诗歌界的盛名——那首《乡愁》还是我上学期刚刚背会的。

 

几天前在图书馆发现余先生的散文,我兴奋地马上借来拜读。这本书首先吸引我的就是它的封面设计以及下面一段话:在孤独深处品咂生命欢喜,献给每一个漂泊的心灵。书一共分四辑,第一辑“自得是福,自由是幸”;第二辑“温柔半两,心香一瓣”;第三辑“万事尽头,终将如意”;第四辑“兴于喜悦,终于彻悟”。听上去是层层递进的关系,而读起文章时也确实感觉如此。

 

必须说,大学者还是大学者,你不能不佩服余先生手中之笔的稳重与灵巧。这种笔力是我在散文中很少见到的。我无法在这本书的文字中找到一些作家作品中会出现的刻意的自谦。它的字里行间充斥的是一种不卑不亢的素养,有时还带点小小的骄傲。比如在余先生谈到自己译王尔德原文的情景,当译文胜过原文的时候,那种因使用中文而自豪的感情便自然而然地显露了出来。这样一种小满的境界并不是每个作家都具备的。

 

余光中生先写生活中的细节有点像梁实秋生先,尤其是那种淡淡的笔触真的有神似之处。不论他写生活中多小的事情,阅读时你都可以感受到一种自然而然的优雅。不论是星空下的晚餐还是谈如何与朋友借钱,不论文章浪漫还是幽默或严肃,它的总基调是没有改变的。它们都是同一棵大树上开出的灿烂的小花。

 

余先生散文中,精辟的比喻和恰当的引用随处可见。余先生说他喜欢“玩书”,故有些书虽然没有读完,但想引用一些话可以随手翻到。阅读的过种中我常常羡幕余先生可以随时发现一首英文的好诗,然后译过来讲给大家听;可以侃侃而谈叔本华,讲各种现代诗的风格、变化、发展,让读者常常感受到一种纵览时间的从容,纵观文坛的从容,与伟人对话的从容。

 

这便是所谓大家。用梁实秋先生的一句话作结——“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