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喀喇沁与“刘寄奴”

与文友乌向东闲聊时,他提到了喀喇沁地产中药“刘寄奴”,我颇为惊奇。以我的印象,“刘寄奴”是生长在南方的一种药用植物。而地处北方的喀喇沁旗,是不可能有这种药材的。因为有了这一线索,我便请教赤峰学院刘铁志教授:我们这里是否有“刘寄奴”植物?
很快,刘教授便有了答复:阴行草的俗名叫刘寄奴。刘教授还告诉我:阴行草的全草入药,有清热利湿,凉血止血,祛瘀止痛之功效。主治黄疸型肝炎,胆囊炎,蚕豆病,泌尿系结石,小便不利,尿血,便血,产后淤血腹痛;外用治创伤出血,烧伤烫伤。
除了文字,刘教授还发来图片。
司机随笔的图片

得到教授的教诲,我自然是比较明白了,只是对南北刘寄奴的说法还不清楚。便上网搜索,马上便有了答案。
那么,南刘寄奴与北刘寄奴的区别是什么呢
所谓南刘寄奴,又称金寄奴、乌藤菜、九里光、白花尾、千粒米、六月雪、斑枣子、九牛草,多年生草本,植株有香气。菊科蒿属植物,野生于山坡、树林等较为阴凉的地方,同时也是一味中药。
南刘寄奴为菊科植物奇蒿的全草,它具有疗伤止血,破血通经,消食化积,醒脾开胃的功效。可用于急性黄疸型肝炎,牙痛,慢性气管炎,口腔炎,咽喉炎,扁桃体炎,肾炎,疟疾,外用治眼结膜炎,中耳炎,疮疡,湿疹,外伤出血等症;
北刘寄奴便是刘教授所说的“阴性草”了。看起来,刘教授是北方植物专家,对于南方的植物,则没有涉猎。
刘寄奴是中药材,是以一个皇帝的名字命名的中药材。民间有“有了刘寄奴 ,不怕刀砍头”之说,说的是刘寄奴是具有止血等功能的特效药。
而我最早接触“刘寄奴”的名字是在宋朝爱国词人辛弃疾的词中。
辛弃疾 所填词牌为“永遇乐”,词名为《京口北固亭怀古》,原词为: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这阕词,在文学史上很有名气。作者不但引用了刘裕、孙仲谋等皇帝的典故,还用了廉颇老年被弃之不用的故事,借以抒发自己的豪情壮志。以此为线索,我得知刘裕刘寄奴是个很了不起的皇帝。是他结束了司马家族的156年的皇权,算是为刘邦创立的汉朝皇权,又被曹操等人“篡夺”,最后“三家归晋”成为司马家族的囊中之物的“耻辱”报了仇,雪了恨,给了历史一个交待。
这刘寄奴英雄了得,更因为辛弃疾所填之句铿锵激昂,曾经让刚刚接触古诗词的我热血激荡,仰慕不已。初读《三国演义》,曾经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所倾倒,后来便渐渐的明白了:三国中最聪明的是司马懿。司马懿每每与诸葛亮交战,总是示弱,只是保存实力。虽被使者送来妇人衣饰也不拍案而起。在街亭一战中,他应该是明明知道诸葛亮已经是山穷水尽,却故意放弃攻取空城,活捉对手的良机,假装中了空城计而“狼狈逃窜”。其实,那是他在“拥寇自重”——如果那时候,他打败了诸葛亮,自己在曹丕那里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后果便是“狡兔死,走狗烹”了!
因为司马懿的聪明,为他的家族,为他的子孙争取到了取得皇权的基础条件。而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篡权就是易如反掌了。
与其说是刘裕颠覆了司马家族的天下,还不如说是司马家族自己把一手好牌打糟了。在西晋最后时,家族中没有人才,居然弄一个白痴来凑数,还不得亡国?那个司马衷不知道老百姓没有粮食吃,哪里还会有“肉糜”可吃?到了东晋时期,国家政局一直不稳,司马家族不去研究治国安民,只知道内耗争夺皇位,才让刘裕趁机掌控了朝廷的实权,随后篡位称帝,建立了南北朝中的宋朝。刘裕即位后下令诛杀全国所有的司马姓氏者,与之沾亲带故的有4万两千多人丧命,创造了中国历史上被杀皇帝数最多的记录。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司马皇帝不得人心,自然就皇位不保了。
翻看历史篇章,中草药与皇帝的名字扯上了关系。据《南史》记载,高祖刘裕字寄奴,称帝前兵发新州,追击敌兵时,见一大虫横卧在地挡住去路,刘裕开弓射之,大蛇中箭负痛而逃。次日,刘裕不意闻得林中有杵臼之声,乃是几名青衣少年在捣药,上前询问,被告知:主人昨日被刘将军所射,伤势严重,故而捣药救治。士兵报告刘裕,刘裕亲自找那些青年人询问,青年人都已不见,只有臼中药在。正好有士兵负伤,便将此药涂上,居然当即痊愈。故而,人们将此药命名为“刘寄奴”。
中药刘寄奴有两种,根据生长环境的不同,可以分为北刘寄奴和南刘寄奴。北刘寄奴和南刘寄奴的功效作用略有差异,北刘寄奴的功效主要以活血化瘀为主。而南刘寄奴的功效主要以通经消食、止血止痛为主。
我们喀喇沁,地处华中、东北的结合部、过渡带,具有四季分明、山川并存的地理气候特征,既有南方植物,更有北方品种。我们喀喇沁也与“刘寄奴”有了联系。而且,两种刘寄奴并存,实在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我们可不可以像驯化引进桔梗、沙参、升麻一样,驯化一下“刘寄奴”?把喀喇沁的“山珍”做大做强?这不但是产业链的延伸,具有直接的经济效益,还有全域旅游的“无烟产业”可作大文章。
我正在搜集整理《药乡药故事》(暂定名),已经有数万字文稿了,得知喀喇沁有南北“刘寄奴”的信息之后,非常兴奋,便写下了上面的文字。有哪位领导或者是企业家,肯于挖掘乡土文化这一软实力,使之转变成“硬”实力,为喀喇沁家乡谋些福利,幸之甚矣!
老朽愿意像廉颇一样,多吃几碗饭,来向人显示自己的实力,为之奉献“老骥”之力,决不会跑肚拉稀“三遗矢”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