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承受的痛苦还在后头

阿明出院回到家里,王彩娥和二柱基本寸步不离地守在阿明的身边,小芳和燕子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她们无论怎么闹腾,婆婆也绝不会买她们的账。就等着收秋了,地里也没有活,王彩娥除了回家做三顿饭,回去睡觉,其他时间都在二柱家呆着,给两外孙缝尿布,做小棉袄小棉裤,缝袜子等,阿明也开始给两个孩子织小毛衣。看着那小小的衣服,阿明又喜又羞,二柱也是见天的不出屋,帮丈母娘算尺寸,认个针啥的。小两口偶尔对视一下眼神,满满的爱意,别提多幸福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二柱爹自然能看到亲家母一天到晚出出进进好多趟,二柱娘自觉得王彩娥不想搭理她,也不怎么去阿明屋里,有什么需要都是二柱出来传达。

“妈,我买了排骨,你给阿明炖上吧。”

“妈,家里鸡杀一只吧。”

“妈,家里有没有干净的棉布。”

二柱娘只要执行就可以,没有的也绝不能说没有,无论问什么都说有,先应下来,去买就是了,这是二柱爹交代的。

 

“你个老东西,花花肠子还真多。”二柱娘看着似笑非笑不怀好意笑着的二柱爹,张口骂道。

“你个缺脑子的女人,人家这时候越是看不起我们,我们越要腰杆挺起来,怕她个啥?她还不是替我姓陈的孩子忙乎?咱们啥都有,除了天上龙肉没有。要啥买啥,别装孬,有人啥都有。我一辈子再穷,没装过孙子。马上我有三个孙子了,我怕啥?我怕谁?没想到几辈子单传,在我儿这一辈子发了枝了,真是老天开眼了……”二柱爹越说越起劲,就差没当唱唱了,眯缝着眼,那条好腿有规律的晃着,实在享受得很。

“看你那熊样,狗肚搁不住热油。别高兴太早。”

 

也许就是二柱娘的这句“别高兴太早”一语成谶了。这有两天了,阿明忽然感觉肚子里没有了动静,以前,每天早晨阿明都不是自己醒的,而是肚子里的两个孩子打架把她闹腾醒的,可现在怎么回事?好像孩子不那么欢了。开始阿明没敢给二柱说,一是不好意思,二是怕二柱紧张。

 

“二柱哥,我给你说个事。”天刚亮,阿明摸着二柱的脸,小心翼翼地说。

“嗯,说吧,是不是又饿了,我来摸摸是不是他们又饿了。”二柱俯下头在阿明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就开始用手去摸阿明的肚子。

“不要。”阿明一把抓住二柱的手。

“怎么了?我摸摸也不行吗?我就要摸。”二柱甜甜地笑着,调皮地转身又想去摸。

“二柱哥,你正经点,我跟你说正事。”阿明脸色一沉,倔强的板起了面孔。

“哎呦,还当真了,啥事,你说吧,想吃啥,我起来就去买。”他把阿明又往怀里拉了拉。

“孩子,孩子这两天好像没动了……”阿明像犯了错的孩子,可怜兮兮地说。

“哦,这事呀,他们怕是累了,睡着了。像你一样,贪睡。”二柱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二柱哥,你会连续睡三天不起来活动吗?”

“我不会,我一天不活动就受不了,除非我……”二柱想说的是除非我死了。忽然二柱停了下来,不再往下说了。

 

“你说啥刚才?你再重新说一遍,你说孩子两三天没动了?”二柱一下子清醒了,瞪着大大的眼睛,不相信地看着阿明。

“嗯,三天了,我昨天想给你说的,就想着就今天早晨再看,再说,这不,天都亮了,他们也没有动一下。我害怕……”阿明一下子不敢说了,她咽下没有说完的话,两只大眼睛看着二柱,闪着惊恐的亮光。

“你为啥不早说,都几天了,你都不说,这孩子在你肚子里,你不说我咋知道?你呀你!”二柱的急暴脾气说来就来,翻身下床,就去喊他娘。

二柱爹娘听到这个消息互相对视了一眼,就听二柱爹张口便骂开了。

 

“你还死个床上睡着不起,天天让你去看看。你就不去,你怕她个鸟。她算个啥东西,在俺自己家,又没去她家,你还一副孙子相,我给你说,我这两孙子要是有个闪失,我非把你皮扒了……”二柱爹越说越急,一口痰憋在喉咙里,接连的咳嗽,脸憋的由红变青,吓得小杰哇哇大哭,二柱赶过来给父亲捶着后背,又忍不住吼了几句儿子。

 

“我要妈妈,我要找妈妈去……”小杰下床头也不回的哭着跑出屋,坐在院子里伤心地哭了起来。二柱娘本来走路就慢,没啥能力,这下更是六神无主,不过,她明白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三天,三天了呀,这孩子,怎么这么木讷呢,早不知道说呢?这可怎么办?

“二柱,倒是你出来呀,他死不了,快去喊她妈去呀!”二柱娘让二柱去喊王彩娥,一来感觉王彩娥就是他们家的主心骨了,还有一个原因,怕王彩娥怪罪下来,自己一家老小担不起这个责任。

“怎么了,一大早上跟抄家的样,发生什么事了?大的哭小的叫?”王彩娥听到小杰的哭声,已经来到了门前。

二柱娘看到王彩娥进门,她又不敢去了,也不敢说话,二柱听到王彩娥的声音赶紧丢下父亲出来,跟着王彩娥进了堂屋。

 

“你哭啥的?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说,没用的东西,我还不信了,谁还敢在你头上动土。”王彩娥进屋的时候,阿明正在哭,她哪里受得了女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气,于是两手叉着腰转身就想去院子里骂。

“妈,你回来……”阿明看见妈妈来了,哭的更伤心,阿明的哭,不单单是因为孩子不动了,还有很多,她想到了那天自己晕倒之后出现的幻觉。她感到极度的害怕,怕的瑟瑟发抖,用手来回摸着自己的肚子,头趴在床沿上,脸朝下,眼泪鼻涕一股脑滴溜到地上,陈斌死,她都没有这么哭过。

 

“婶子,阿明……阿明说肚子里的孩子有三天没动了……”二柱赶过去蹲在地上,把阿明的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用纸给阿明擦着眼泪,头也没抬地说。

“啥?你再说一遍?”王彩娥完全没想到,她疯了一样的一脚跳到女儿的面前。

“怎么回事孩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碰到哪里了?你倒是说话呀?几天了?三天了?”阿明只是抬起泪眼看着妈妈,一个劲的摇头。

“还愣着干啥,赶紧上医院呀……”王彩娥气急败坏地对二柱嚷道。

“快去俺家,骑你大哥的摩托车去,快。”王彩娥一边招呼着女儿,一边安排二柱去她家骑阿明大哥新买的摩托车。

“二柱,不是我不给你骑,这事不是其他的事,这万一要是阿明路上孩子有个事,摩托车我们是不要了,这刚买的,还没怎么骑过,你可能给我们重新买这个牌子,原来原样的?”小芳堵住大门,没听二柱说完,就直接拒绝了。二柱看着小芳啥也没说,回家就去开自己家的拖拉机。王彩娥听二柱这么一说,生气去找她儿子,他儿子说的比小芳说的更难听,总之就是一句话:不借。

 

两家人都站在门口,成为村庄的一道风景。庄户人都起得早,不断有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议论。

“那倒是的,小芳说的没错,万一阿明路上流产了,不是晦气吗?我娘家有一个,去娘家走亲戚,孩子生在娘家屋里,给多少钱哥嫂都不同意,就憋着两个老的另拔新宅,重新盖……”

“王彩娥也是急糊涂了,这点规矩还能不懂吗?到底是人家姓陈的孩子,硬往身上拦干啥呢?”大家的议论,王彩娥都听到了,她何尝不知道,可那是自己的女儿呀?她哪里狠得了这个心。

 

二柱的拖拉机拉着阿明,颠簸到镇医院,B超检查结果,两个孩子都因为绕脐胎死腹中!

 

到底是报应还是因果,是命运还是什么,阿明怎么也想不明白?陈斌,你果然来把孩子要去了,那你带走吧,你们两个好好养着吧。想到这里,阿明大张着嘴,怎么都哭不出来,眼泪也没有了,声音没有了,自己的孩子呀,在自己的身体里活了将近六个月,不明不白的说没就没有了,难道上次是在给自己打招呼吗?我怎么这么憨,为啥没想到呢?阿明躺在二柱的怀里异常的平静。眼睛看着一个地方,眼珠半天都不转一下。

 

“阿明,你想哭就哭出来吧!我陪着你。”二柱的心情更加复杂,他从没有想过不善待这两个孩子,他千万次的对自己说,爱阿明,爱她的一切,在自己张口对所有人宣布,阿明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孩子的时候,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觉得那件事是自己做的最爷们的一件事。从那以后,他心里再没有了万晓兰,他儿子的妈妈。但是这件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没有,远远没有,阿明要承受的痛苦还在后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