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又一次被严酷的现实打败了。

宾馆的老板娘说让晓兰姐两晚一天走,明天一早她亲自找人去问问,还说,诊断错的情况也是有的,让晓兰先不要这么急着回去,多住的这两天客房钱不收,又给晓兰送了点青菜挂面还有鸡蛋。晓兰眼里一热,又感动又难过,她不能在彩儿的面前表现出来,只说,还有两项检查结果没有出来,等结果出来,没事就可以回家了。彩儿有点失望,对这个孩子来说,现在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每天姐姐半夜三更就出去了,一走半天,自己在这里实在太无聊,还不能随便出门,姐姐说,这里离医院近,到处都是病毒。想跟姐姐去医院,姐姐还不让。就这样,着急上火,鼻子莫名其妙的就出血,自己收拾不好,弄的到处都是,还不敢给姐姐说,回家多好,那么大的山林随便往哪里跑,再说,本来开学该上五年级了,这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的课,也不知道啥时候能赶上来。哎,到底啥时候能回去呀?彩儿趴在窗口,两只手扒着钢筋窗棂,眼睛看着窗外,久久地出神。等到晓兰从宾馆老板娘那里回来的时候,彩儿站累了,已经上床睡着了。

 

晓兰从来没有过的惊慌失措,她不敢想象彩儿的病如果真的是那个该死的病,自己该怎么办?化疗,骨髓移植等,这些根本想都不要想,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自己家根本不具备这个条件,那么,只有一条……不,晓兰疯狂地摇着头,然后十个手指插进头发里抓着,挠着,欲哭无泪,此刻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明天老板娘的口信上。下雨了,风也不小,带着尖锐的哨子,细细的雨丝在风的挟裹下像无头的苍蝇,这一头那一脑,被风吹到哪里,就落在哪里,间或有那么一时大风还没有来到,那雨丝就自西向东像一个没有穿鞋的醉汉斜斜地掠过,如梦如幻,雨中的树的影子披头散发,张牙舞爪,和雨纠缠在一起,无边无际地下着……晓兰脑海中闪过父亲,母亲的样子,她也想家了,她想去父母坟上,她想问问老人,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她还想酣畅淋漓地大哭一场,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老天何必为难我!

 

第二天一早,晓兰一早起来就去宾馆前台,发现老板娘不在,她本来想和老板娘一起去的,但老板娘坚持不让她去,说有些话病人家属不在场,更利于她和医生沟通。晓兰若有所失地在宾馆门口来来回回的走,九点了,老板娘还没有回来,她上去给彩儿煮了一碗面条,两个荷包蛋,可是今天彩儿说啥也不愿意吃,只是一个劲的闹着回家。

 

“彩儿,听话,你只有好好吃饭,才能提高免疫力,增强抵抗力。等老板娘回来,我们就走。”

“姐,我今天真的不想吃,刚才闻到你做饭的味,都觉得不舒服,老想吐。”

“想吐?怎么会呢?是不是又受凉了?昨天还好好的呢。”晓兰绕到彩儿面前,把手放在彩儿的额头上,凭直觉,彩儿发烧了,但不是烧的很大,应该在38.5左右。彩儿自从来的第二天,吃点药烧退了之后,这些天一直没有起烧,吃饭也还行。怎么会突然发烧了呢?晓兰觉得自己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

“姐,有退烧药。没事的,我只是不想吃饭,其他没啥感觉,头也不晕。”彩儿懂事地安慰着姐姐,又从自己收拾好的行李里找出一个小纸包。晓兰用颤颤巍巍的手打开纸包,把一片白色的药片用手掰开一半,又倒了一碗水端在手里,半天没说一句话,若有所思的看着彩儿。

 

忽然好像听到了老板娘说话的声音,晓兰来不及关照彩儿吃药,就急匆匆地开门就向前台跑去。咦,老板娘还是不在?晓兰又把头往门的两旁探了几眼,没有。晓兰摇摇头,再次回到房间里,彩儿又睡了,药也没吃。“不吃就不吃吧,让她睡会,等老板娘回来问问情况再说。”晓兰颓然坐在床上,头靠在靠背上,也迷迷糊糊地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彩儿翻了个身,脸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晓兰下意识地再把手放在妹妹的额头上,发觉彩儿烧退了,头上汗津津的。她的手顺着彩儿的脖子往下,才感觉彩儿出了很多汗,最里面的一件衬衣都几乎汗透了。彩儿的脸更加的白,长长的眼线更显出彩儿的清秀。晓兰不禁在妹妹的额头上又吻了一下。

 

“爸爸,爸爸……”彩儿做梦了,两只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嘴里喊着爸爸呢?晓兰的眼泪刷拉一下又下来了。“我们要是能有个爸爸该有多好呀!”晓兰轻轻的喊着彩儿,一边自言自语说。

 

“爸爸,爸爸呀……”彩儿没有醒,这次竟是哭了,两行眼泪是真的流下来了,晓兰慌得赶紧用手把彩儿晃醒。

“姐……”醒来的彩儿睁眼看到了姐姐,把头埋在姐姐的怀里,又大声哭起来了。

“彩儿,不怕,是不是做噩梦了?”晓兰把彩儿贴在前额的头发,慢慢的捋到脑后,温柔地对妹妹说。

“爸爸,爸爸拉我的手,让我跟他去呢,说有好多好吃的东西……我想跟爸爸去,但是我走不动……我饿……”彩儿断断续续地说,晓兰一声不吭地搂着妹妹,一句话也不想说。

 

前台传来老板的声音,晓兰再一次跑去前台看。老板娘还是没回来。晓兰想跟老板打听一下。老板说,他不懂,要问等老板娘回来吧

“那大约多久能回来?”晓兰急切的问。

“这个不一定,你,你回房间等着吧。”老板很不热情,让晓兰觉得有点落寞。等到晓兰转身走的时候,又分明感觉老板在看追着她的背影看她。

时间过的真慢,彩儿没有烧了,又有了精神。

“姐,我落下的功课怎么办?我答应老师这学期考第一的。”彩儿两手托着腮帮,认真地说。

“放心,回去姐姐给你补上,保证不让你落下来。”此时对晓兰来说,幸福其实很简单,只要老板娘能带回来医院误诊的消息就足够了。

 

下午两点了,老板娘还没有回来,晓兰忍不住又往前台去看,听到老板和另一个房客说话的声音。

“她回来的越晚,说明情况越不好,我了解她,她一定是又拿着化验单去别的医院找人看了。”

“那化验单都是仪器检查的,怎么会有错,这老板娘还真是热心肠。”晓兰听到有手指头敲击玻璃的声音。

“我老婆如果四点不回来,就确定孩子情况不乐观。听天由命吧?挺可惜的,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晓兰用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慢慢地蹲下来,把头深深地埋在两条腿的中间。她觉得自己想要飘起来,腾云驾雾一样,她多么想睡一觉,又感觉毫无睡意。此时的晓兰,身心都在痛苦的煎熬中挣扎着。

 

四点了,老板娘还没有回来,晓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已经不奢望老板娘能给她带回来好消息了。那么,现在就收拾东西逃离这个倒霉的鬼地方?不等老板娘回来,不等老板娘来宣判那个无情的消息。对,走,现在就走,我不要知道了。晓兰三步并作两步跑回房间,对着有点发愣的妹妹说:“走,我们走,回家,现在就走。”

“真的?姐??”彩儿睁着大大的眼睛,不相信似的问。

“真的,快点收拾走。”

晓兰一边说着,一边胡乱地把鞋子和牙刷都装进一个袋子里,她要带菜儿尽快离开这里,这里有病毒,这里有不幸,她想到了那个没有头发的小光头,想到了孩子母亲声嘶力竭地哭喊,她想不下去了。这个被长大的孩子此时显出从来没有过的心虚。

 

水瓶,锅碗瓢盆,都是他们家给的,真不该要当时,也许当时不要,就不会这么晦气,不要了,全扔了,除了衣服带走,其他任何都不带。求求你了老板娘,你别来给我说了,我已经知道了,我们回去了,这个地方再也不要来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万晓兰的这个注定又要被泪水浸泡一次的命运已经在劫难逃。她似乎看到了一切,又似乎什么也看不到。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风也刮了一天一夜,为什么雨水过后不是万物复苏,为什么风刮走的不是痛苦灾难?晓兰的倔脾气在这件事情上丝毫派不上用场,她又一次被严酷的现实打败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