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野性的柔情

对于昨天那篇类似游记的随笔有那么多人喜欢,我是受宠若惊,怕今天写不出同昨天那般的文章,因为我本意今天的文风要轻快一些,昨天的写景虽说是真情但也快让我词穷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清晨被外面播放的广场舞歌曲叫醒,早饭豆浆油条,驱车前往很近的茶卡盐湖,毕竟住的地方就是茶卡镇。
今天天气也不好,早上下了雨,阴天的盐湖很难有网上图片那种惊艳的效果。
但从外面看,看不出这景区的大。西北的景区都是这样,纵横个几公里是常见的,从一个景区到另一个景区有几十公里也是常见的。听司机师傅说在这群山后的某处,有袁隆平爷爷研发盐碱水稻的地方,在戈壁滩上常见到军车,不过这些军车常消失得悄无声息。
买票不用排队,大厅里人很少,可能也有天气不好的缘故。西北的景色,多半是要趁着晴天去欣赏的。
从售票处到盐湖入口还有不近的一段距离,等我们到了却不巧开始下雨。一开始是真的蒙蒙细雨,温度让人很舒服,没有风的叨扰,后来突然得雨就大了,在一处地方避着雨盼着雨停。意料之中,如此阴天不下点雨都不在意料内。
坐上小火车,我们要去盐湖的最里面。茶卡盐湖四面被连绵的山峦环绕,它诞生于高原,千百万年前地壳的运动将高原从海中拔起,残留的海水在低洼的地方沉积,经过时间冲刷,便成了如今的盐湖。所以说,盐湖是高原对大海的挽留和怀念(司机师傅说的)。
同初见青海湖时一样,平静的盐湖水面与天空合二为一,不见涟漪,如同镜面。茫茫一色,如同水墨画一般的晕染,又如同望不到头的大海的宽广。我无法概括出它一丝的带给我的美的震撼,阴天下虽不如蓝天下的倒影透彻,但远远地看依然是人在湖上走,宛若画中游的意境。

盐湖

 

 

到了终点站,穿上下湖必须用的胶鞋,美感少了很多,也是为了保护盐湖的环境。盐湖里的盐是分明的颗粒,是有形状的大颗结晶,湖面是一层水,也是这层水让盐地成为了能够倒映天空的天空之境。踩上去很像踩在沙漠里,只不过这是白色的世界,还有着黑色的溶洞。
遇到溶洞不敢上前,不敢想掉进去会怎么样,师傅说会磕破膝盖,黑洞洞得蛮吓人,但是也神秘极了。
人少一点的盐湖深处,若是站在其中,会产生和望青海湖一样的感受。人在天地模糊的边界处,恍惚到底是在天空上还是水面,属于天地的纵深感在茶卡盐湖展露无遗。远处是隐隐约约的山,像在雾里笼着,瞧不出特点来了。
白花花的盐面眼睛看着会感到刺眼,即使是没有阳光照射,可惜没带墨镜。将手伸进湖面的盐水,干了之后就跟涂了一手盐似的,干涩,裙摆溅上了盐水,等干了发现已经渍上了盐的痕迹。这里的青盐冰淇淋虽然贵,但是好吃,若大家有兴趣来一次西北,来一次茶卡盐湖,一定要尝一尝。

穿越柴达木盆地,去德令哈市。
1988年的夏天,海子来到德令哈这座城市,写下了属于德令哈的忧伤的夜晚——“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这是一座山脚下的城,不大,不很繁荣,并没有因为旅游业而兴盛,它的名字闪亮,它好像有着西北独特的神秘和山间戈壁那更神秘的忧伤。可在日光下,柴达木盆地包括这座城市的山,都镀着粗犷的黑色线条和野性的豪迈。路上的山不曾间断,我们遇到了蓝天白云的西北,也不曾走出过山的包围。并行的火车铁轨上有慢慢的火车行进,山也只是岩石的自然切割,沙地上生长着大漠的草。这样充满野性的地方,是西北在一个个柔情的湖里隐藏着的真正的面貌。
紫外线很强烈,即使没感觉到太阳,若不是自己做好了层层防护,恐怕也成了红黑的人。这里干燥,即使是下雨,反正是讲不上来的干燥,还是要自己体验一趟,我用文字和照片,是很难表达出来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