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碎碎念

早上微微睁开眼,阳光已恶作剧似的洒向目之所及的所有角落。它应该是备感欣喜和骄傲的,因为全世界都在它的笼罩之中。在我看来它就像玄幻剧里那样,在家和外界射下一个结界,没什么大事要事的人千万不要出门,不然会有一种被晒化的焦灼感,让你只觉得天堂在召唤。像我这种仍需要为生活打拼的人,还是要视死如归地闯出去。至于回不回得来,那得另说。

昨晚做了什么梦呢?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睡前有暖暖的月光洒在我床上,我躺下就能看到月亮,听着文章,我就进入了甜蜜梦乡。夜里起来的时候,月亮更亮了,我从卫生间的窗户望去,看到了在这个夜晚灯光下迷人的城市,本想拍张照片给你,想想还是算了,这再普通不过的景色谁会在乎,谁又稀罕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睡一个酣畅淋漓的觉,起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给我阳台上的花浇浇水。经过一天的晾晒,一夜的等待,它们已然有点怨气四起,常常对我怒目而视,然而这个怒目已不是正眼,而是斜睨着眼儿,因为已经东倒西歪,有气无力,快要撒手西去,正敢怒不敢言,盼着我快点救救它们的老命。

我有时候望着它们挺纳闷:怎么就隔三差五的浇浇水,就长得这么茂盛,绿意盈盈,葳蕤生光,来一阵风还跳一段舞,与世无争又简单欢快的样子。我怎么就不行呢?除了需要水,还需要钱,大抵还需要爱,需要老毕给我做饭,就这,还时不时蔫了吧唧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死样子。绿植兄,佩服佩服!

图片​
浇完花草,自然是把家里归置归置,把地扫一扫。我有个臭毛病,只有在整洁干净的家里才能进行下一项事物,要不然,我一刻都不想多呆。不过,拖地还是要看兴致的,就像写东西一样,随性的很,不过,大概,可能,也许,一个星期就会来那么一回兴致,超过一个星期我是不能忍受的。就这点不知比毕先生强了多少倍,他是只有在被使唤的情况下才会拖一下地,并且必然拖一半留一半,拖客厅留卧室。对于这一点,我是不能忍受又无可奈何的,笑一笑随他去。我视拖地为一项极好的运动,有规律的按顺序来,并且必然拖一个房间洗一次拖把,哈哈。

毕先生大概是从没洗过马桶的,至少我没看见过,。看过一篇文章,大致是说男人大概率以为马桶是天然的自带清洁功能的,只有在离婚独居的时候才会惊讶地发现马桶居然会变脏变黄,(是坏了吗,他们在想)真是睡梦中幸福的人 啊。

整理完房间,自然是洗漱洗衣,准备早餐。在准备早餐之前先把药吃了,因为我是只有在到了厨房看到了药才会想起来,所以一般每天只吃一次,顶多两次,所以呢,药大概率对我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在早餐待熟的当儿,我会运动一下,跳跳操,状态好的时候跳两段,十几分钟,不好的时候只跳一段,十分钟。虽然只有这么短的时间,额上已渗出细密的汗,及待跳完,脖子上,背上也湿了,睡了一晚僵硬的筋骨也就疏散开来,那感觉真叫一个舒爽。

当我做了这么多事的时候(有时候还读一篇文章),赫然发现毕先生已经醒了,正躺着玩手机,我就会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一句,醒了也不知道起来帮帮忙。他一般是不管早醒晚醒,七点钟准时起床,洗漱后就坐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吃早餐的人。吃了就拜拜。

哦,对了,我今天的早餐是,一个馒头+一盒奶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