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记梦一场

昨天爸妈等一行人摸知了去了,我和表哥两人就边看电影边等大部队归来。等我躺在床上已是凌晨时分,不知何时才昏昏沉沉睡去。

 

过了又不知多久,我醒了,因为窗外有大喇叭在吆喝:下楼做核酸!下楼做核酸!

司机随笔的图片

客厅里有脚步声响起,妈妈敲开我的房门:“要不现在做核酸去吧,等天亮可能人就多了。”

 

我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声,心里却仍不愿爬起来。在妈妈一再催促下,我坐起来迷着眼望望窗外,只见夜色仍浓重,看不出是几时几刻。强忍困意爬起来,到卫生间用清水洗了一把脸,漱了漱嘴,又机械地戴上口罩,坐电梯下楼,一瞬间我甚至忘了自己要去干什么,暑假里摸黑出门,大概是要坐上什么车向全新的旅途驶去吧,我想。

 

来到楼下一出门迎面便是凉风,简直比家中开了空调还要凉快。睡意总算是又消散几分。我远远看见两个小检测点在小区门口亮着灯,有零零星星的人做完核酸往回走。

 

来到核酸检测点,不用排队快速做完核酸,我又上楼,回家,倒在床上,先前的清醒再一次消散了。又不知多久,等我再醒来时,天已大亮。

 

昨晚的种种在记忆里已然模糊了,仿佛一场梦似的,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那深夜里的风格外清凉。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