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仲夏赏荷

六月的清晨,天清气爽,朝曦徐徐拉开帷幕,旭日冉冉升起。阳光带着清新的气息洒向人间。又到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季节。

荷,又称作莲,“亭亭玉立,不蔓不枝”,是对荷花形象的赞美。“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对莲花精神的写照;“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则是对荷塘的描摹。可见莲之爱自古有之。

司机随笔的图片

几天前,特意去了大观园赏荷。湖中的荷花正在盛开之际,湖面波光粼粼,风卷荷叶,绿波荡漾,涟漪层层推开。那挨挨挤挤的荷叶,像一面面碧绿的大圆盘,凹凹的、翘翘的;露珠在荷叶中,轻轻的、微微的,来回滚动,宛如淘气的小童借着荷叶的温床在风中嬉戏。真想将它捧起来,亲吻那玲珑剔透的水的精灵。驻足欣赏这美丽的自然之美,令人心旷神怡。

记得上小学时就知道有个叫王冕的牧童,牛角挂书画荷;读中学时又读了周敦颐先生的《爱莲说》;后来又读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月下荷塘那隐隐约约的浮香暗影,更让我心驰神往。

 

“冬观菜花夏赏荷,春观桃花秋赏菊”是被身居都市却又酷爱自然的人们所熟知的。夏日的荷塘,小鸟遥啼而不见影,青蛙近鸣,却不见形。极目远眺,在一朵朵白云飘浮的蓝天下,波光旖旎的湖面上,镶嵌着妖娆婆娑的荷花,像朱玉,似翡翠,轻风拂面,送来荷香阵阵,使人顿感神清气爽,心神开阔。

 

徜徉在荷塘边,只见莲叶铺满了湖面,遮住了池中的幽幽碧水。一片片绿汪汪的莲叶,如擎如盖,那亭亭玉立的荷花,含苞者形似彩笔,盛开者红白争艳,莲蕊色黄如金,空中暗香浮动。一阵微风掠过,莲叶翻起绿色的波浪,荷花摇曳婀娜的身姿,仿佛是凌波仙子摆动绿裙。“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意境就浑然天成。放眼望去,层层荷叶,似绿色的织锦漂浮在水面上,那么深沉,那么厚重,那么撩拨人心,让人感到一种激荡着生命活力的蓬勃之美。此刻,我真想化作一缕清风,沁入那绿叶之中,享受一番绿色王国的美景。

夏是雨的季节,说来就来,阳光刚躲进云层,忽然乌云压顶,大颗的雨点儿突兀而至。人们却并不慌张,轻轻地打起伞,依然坐在湖边被晒的热乎乎的石头上,似乎要把这美景看在眼中,记在心上,点缀最平常的日子。

 

忽然,几声蛙鸣从荷里传出,循声走去,这里是一片更为热闹的天地。青蛙有的跃到水里,扎到塘底的水草中;也有在岸上的,老远弹出一条弧线,跳入荷塘里;还有的跳到贴水的叶子上,骨碌着眼睛,一动不动,更为荷塘平添了几分情趣。

荷花开了,一枝、两枝、红的、粉的、白的……千姿百态,争奇斗妍。那些含苞待放的蓓蕾挺立在水面,又娇又嫩,仿佛开绽就在眼前;刚绽开的花瓣,则欲开欲合,半藏半露,像少女似的把脸躲在荷叶后面;已盛开的荷花,白的玉白,红得鲜红,在那大片荷叶的陪衬下,更显得超凡脱俗。

 

抬眼看,真的有几株白色荷花才绽开两三片花瓣,也有全绽开的。那绽开的花瓣裸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还有花骨朵儿,看起来饱胀得像一触即裂开似的。几只蛱蝶、金蜂和灵犀极敏的蜻蜓,在花上绕来绕去,“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杨万里脍炙人口的佳作,真实绘出荷花初绽的丽影。此时的荷花,天生玉质,是那么美好,让人充满憧憬与向往。

 

古代文人骚客留下许多咏荷的诗文名篇。汉代张奂的《芙蓉赋》:“绿房翠蒂,紫饰红敷。黄螺圆出,垂蕤散舒。缨以金牙,点以素珠”,辞仅六句,惟妙传神。宋代杜衍的《雨中荷花》:“翠盖佳人临水立,檀粉不匀香汗湿。一阵风来碧浪翻,真珠零落难收拾”,以花拟人,情意真切。宋代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同时感叹:“莲,花之君子者也!”一语道中莲之风骨。

 

隋代杜公瞻《咏同心芙蓉》:“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名莲自可念,况复两心同”。这里杜公瞻咏的是并蒂莲,咏物寄情,意境隽永。近日,北京莲花池公园长出一株同心莲,即同一花苞长出两个莲蓬的荷花,也叫“并雌莲”。比并蒂莲更为罕见。莲花池公园每年都会有并蒂莲出现,但这并雌莲还是首次发现。也算天降祥瑞,地纳祥和!

 

站在荷塘边,也会想起都市繁华的美,但那是镶在精巧戒指上的宝石,虽然熠熠生辉,却呆于精工细做,囿于遐想的窄小。而荷塘是璞玉,你尽可以伸展想象的翅膀,让生命在艺术创造中再生。荷的美,美得自然,美得毫无雕琢、粉饰,美得充满活力。品荷的纯正清丽,嗅荷的淡淡清香,赏荷的娇媚容颜;爱荷花的亭亭玉立、冰肌玉骨,更爱她超凡脱俗,永远保持的那份善良!

不知不觉中,我心中的友人变成了一朵朵荷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