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区封控第四天

小区封控第四天,大家都已养成习惯,每天早晨起来先把核酸做了,再去做其他事情。我今天因为孩子凌晨四点起烧,一直折腾到将近六点才完全退烧,孩子睡我也又睡了,一觉醒来将近八点,赶紧起来喊上女儿和孩子一起做核酸。因为去的晚,基本没排队,走到就做,又赶上一场雨,回到家里,衣服半湿,感觉这一连几天似乎都在下雨,又感觉没下出个什么结果,到处都是水泥地,看不到泥水,一阵太阳出来,很快就没有了下雨的痕迹,抖音上刷到,某某小区,某某路可以开船,还有点羡慕,晚上散步才无意中听小区里一个老人说,我们南关这一片地高,城北关很多路都被淹了,看来这里还算宝地,估计这次在周边小区都安然无恙的情况下独自被封控,也是因为风水好。为自己当初明智的选择点个赞!

司机随笔的图片

吃完早饭洗衣服,洗好衣服打扫卫生,然后倒垃圾,似乎每天都是这样,被输入了固定的程序。从楼梯下到一楼,刚好一辆120车到单元楼停下,我迟疑了一下,要不要出去,看着手里的垃圾袋,最后决定先把垃圾扔了再说。120车就停在垃圾桶旁边,不知为啥,我看到白色的面包车就心里发怵,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我闪身避过从车上下来的一个大白,看着大白快步上了我们单元楼。把垃圾扔掉之后,我直接过到了路对面,才发现那里已经站了很多人,大人孩子,妇女儿童,至少有四五十口人,好在大家都有了防控意识,五颜六色的口罩都把鼻子嘴巴捂得严严实实。

“坏了,我们单元有疫情了吗?”

“不知道呢,这车来的怪吓人。”

“别乱说,我们每天都核酸,已经封了好几天了,不可能的,一定是哪家有人生病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猜测着,我也想着应该不会有事,要是真有事,我们小区一个都跑不掉,看到这几天泗县还有灵璧的那么多人都被拉到了很远的地方去隔离,心里不禁有点害怕。倒不是怕隔离,我这人天生不怕孤独,其实对我来说在哪都一样,换个地方刷抖音看书写文章罢了,而是觉得疫情忽然来到了自己身边,有点不可思议。就像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无论电视上怎么上演战争场面,都仍然没有概念,始终无法感同身受一样。

人越聚越多,大家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单元门,我觉得这样的人员聚集,万一真有疫情,非常危险。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 大家都站开点,别聚集。说完我自己都觉得难为情,声音小不说,还特别没有底气,感觉从地底下发出来的一样。只有我附近站着的几个人挪了挪步子,其他人纹丝不动,那伸长的脖子像啥呢,我想起了鲁迅说过的一句话,当然,把“看客”两个字用在这里一定是不恰当的,可我除此之外又实在想不到还可以怎么形容。

“听说这栋楼有密接,高风险地区来的。”

“不是吧,我怎么听说是某某医院有确诊,这栋楼里面住着一个那医院的护士。”

“不可能,无论你们说的哪一种情况,这栋楼都早该封了,还能等到今天?”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斩钉截铁地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再也没有人接话,大概都在心里默认了她的说法。

十分钟后,下来两个穿着防护服的人,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直到120车开走,都没有一个人咳嗽一声。谁也不知道被带下来的是哪一楼层的,是什么原因被带走的,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问。直到车出了大门,保安和小区志愿者来遣散,才有人问保安。

“师傅,我们小区到底是什么原因被封的?到底是有密接还是啥?”

“这个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上级说让封,我们照办就行了。你们安心在家里呆着吧,没事别再出来了。”

“那大约什么时候能解封?”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被封在这里,家也回不了。”保安的语气带着抱怨。

“我不问你问谁呀,你不是保安吗?人家来封我们小区,你还能不问问就帮忙拉警戒线了?”

“就是。你肯定比我们知道的多一点,我们小区连续做了几天核酸了,要是有,这样封控整个小区也不行呀?至少应该按楼栋封。你看刚才接走的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至少有知情权吧?”

“我真不知道,大家散了,各回各家。什么也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保安一边说着一边摆着手,匆匆向他工作的保安室去了,留下懵懂的一群人,大家面面相觑,默默的各领各的孩子回家了。几分钟后,楼下的凉亭里果然一个人也没有了。

吃过午饭,一觉醒来,四点多了,做了一个噩梦,想想还心有余悸。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新闻。新闻没刷到,倒是刷到了知名女诗人和新婚丈夫的视频,之前刷到他们的视频,我都是直接划过的,我不习惯欣赏别人撒狗粮,也不羡慕任何人秀恩爱,在我潜意识里,只要是他们的视频,不外乎这两点,所以一直不感兴趣。可是今天出乎我的意料,我刷到的是诗人痛哭流涕的视频。原来小两口吵架了,不对,说吵架有点太文艺了,准确说是两个人在直播间互撕了,既然是互撕,那就有点形象不堪,我确信看到的正是他们不堪的一幕。

他们互撕的原因我就不说了,有兴趣可以抖音直接搜,我只想说说我个人对他们这段婚姻的看法,不一定对,看到的朋友,如果我们看法不一致,也不要指责我,我只说自己的观点。女诗人红了好几年了,她的很多诗我因为水平有限,凭良心说,是欣赏不来的,但那首《摇摇晃晃的人生》,我是由衷地喜欢。也从心底里为她能在那样的人生际遇中走出来感到高兴,我不说她诗歌的内容,单说她对诗歌的执着追求,毋庸置疑是励志的,这份努力与刻苦也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认可。我替她高兴,真心话。

她和小丈夫的恋情从小丈夫的第一个视频在网上公开,我就没有看好过,我也和我的朋友聊过这个话题,当然我们只是闲聊,而且我们几个朋友的观点也不尽相同。我觉得可能我对那个小丈夫看不对眼,从第一次在视频上看到他,我就觉得不喜欢,尽管他是众多网友眼中的美男子。我对他的不喜欢,不是因为他年龄多大,也不是因为他个头多高,而是我始终觉得他对女诗人有所企图。从人性角度来说,男女之间相互欣赏互生爱慕,一定是有基础的,要么男财女貌,要么门当户对,婚姻要想稳定,一定逃不开男人的视觉和女人的感觉。所谓的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一定是女人首先能满足男人视觉上的需要,试问诗人如何满足小丈夫视觉上的需要?任何没有真正的爱和可以为爱奠定基础的外在关系而存在的婚姻都是不能长久的,别管山盟海誓多么感人,也别管当初怎样为之不顾一切。鲁迅的《伤逝》就是很现实的一面镜子。我说的还是起初有感情基础只是没有外在条件的情况下,更何况是诗人和小丈夫?

结婚短短两个月,蜜月期都没过,就这样互相指责,如此不堪的一幕像一个闹剧成为众多读者网友茶余饭后的谈资,对女诗人来说,是巨大的耻辱,我想她如果早先料到了他们的婚姻生命这么短,她一定会把这段畸形的恋情扼杀在萌芽阶段。女诗人被成功冲昏了头脑,说到底还是骨子里的贫穷限制了她的思维,她以为自己有钱了,钱可以让自己拥有一切,包括这枚可爱的小鲜肉都是因为自己有钱而得到的,太相信金钱的力量,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成就感,满足感,还有她自己所谓的幸福感,她以为自己可以长久拥有,而且丝毫没有危机感,殊不知人家在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之后,抽身而出,不愿意跟她玩了。所有言语上,行为上的侮辱和家暴都源于两个字 : 厌倦。

只有企图,没有爱情的婚姻注定是丑陋的,他们的婚姻开始的没道理,结束的挺合理,游戏婚姻,毕必定被生活所游戏。女诗人自己就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许多人骨子里就是一个小丑,却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谦谦君子,骗不了别人,也就是骗骗自己罢了,这世界上又有谁不是小丑呢?女诗人说的话是很通透的,但自己没有冲出金钱万能的藩篱,做了一件这么糊里糊涂的事,知行合一,真的很难。春天的誓言还没有凋谢,就彼此累了倦了宣布散场,他们婚姻的死亡应该不会大约在冬季了,可能在哪一个夏日的午后,再以一个段视频的形式宣布一下,如此而已。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