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遒劲挺拔的多变风格。

我特别喜欢刘凤祥的书法。但我外行,无法对其进行评价,于是我把手头仅有的几张刘凤祥的行草作品发给资深书法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书法类)张延寿先生。张先生鉴赏后给出的评价是:“刘凤祥先生的书法作品,可称魏碑体行书,笔力遒劲,雄浑潇洒,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这评价还是很中肯的。
出于对书法的热爱和对书法家的崇拜,在壬寅年小满时节,我登门拜访了刘凤祥先生。他的书房里堆满了各种规格的宣纸;毡毯覆盖的桌上,右上角笔帘摊开,十来支毛笔顺放其上,右下角的砚台上还架着两支,湿漉漉的似乎是刚刚用过;墙上挂着新作,墨迹半干;各种字帖、书法字典以及书法理论书码在几案上……整个书房墨香盈室,书香醉人。
我被请到客厅喝茶。宜兴紫砂茶壶、哥窑开片茶盏,龙井今年新茶,淡淡的茶色,淡淡的茶香,佐着淡淡的书墨香,各种淡香叠加,形成了浓浓的文化氛围。话题主要是书法,但并不局限于此。
刘凤祥是新中国的同龄人,于1968年夏天初中毕业后,回到了他人生的起点——无极县武家庄村,土里刨食似乎是当时这批学生的唯一出路。虽然有些失落,但他没有怨天尤人——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有什么可抱怨的!他积极调整心态,迅速进入新农民的角色,认真跟父老乡亲学习庄稼活,又肯吃苦,短短两年,刘凤祥便成为庄稼把式,耕种锄耪样样过硬。他扶耧播种,垄直如线,出苗均匀,其播种技术已经达到父辈的最高水平。就连堆个柴火垛,他都精益求精。麦秸表面有一层蜡质,被碌碡轧过更加光滑,因之我们当地称其为“滑秸”。滑秸作为农户的能源之一,分到各家各户,家家门前都有个滑秸垛。因其滑,滑秸垛很难垛得周正,歪垛、塌垛是经常的事。整个一条街,数刘凤祥家滑秸垛漂亮:正圆形,上大下小,垛顶中间高四周低,散水防漏。但凡歪一点,他也会推倒重来。堆个滑秸垛尚且如此追求完美,其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性格可见一斑。
两年后进入学校教书,他认真负责的精神得到了回报
——办公桌抽屉里,各种奖励证书占据了不小的空间。这些证书中含金量最高的,是他的班级在全省“奥数”比赛中,屡获第一的证书。
三尺讲台是刘凤祥的职业舞台,传道、授业、解惑,一直到退休。书法是他的业余爱好,而且“择一事而终一生”,至今还在挥毫不止。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坚持不懈是成功的秘诀。他上学伊始就对硬笔书写产生了兴趣,随年龄的增长爱上了软笔书法,几十年来他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书法上。他临写了大量碑帖,师承柳欧颜魏之楷法,得二王行书之精魂,领张怀之草意,钻进去走出来,融会贯通,形成了或旷远飘逸、豪纵恣意,或老辣苍茫、遒劲挺拔的多变风格。

 

司机随笔的图片
清草隶篆,刘凤祥皆能操刀,尤精行草,曾多次在全国大展中获金奖,并获得各种荣誉称号,被各级书法协会吸纳为会员,还曾被推选为理事,最重要的是,其书法作品深受各阶层人士喜爱,求字者络绎不绝。
刘凤祥的书法创作之路,是从写对联开始的。他回村以后,主动承担了每年春节前为本村军烈属书写春联的任务。因为写得好,又是无偿服务,附近村子里也来找他,每年为周围二三十个村的军烈属写春联,最多时一年写三千多幅,而且一写就是十几年。在为社会服务中,得到了乡亲们的赞扬,自己也从中炼了笔。
喝着茶,听着他的故事,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凤祥的名字很好,“凤”是吉祥的象征,与“祥”组合,表达了父母对其忠厚传家、祥和度日的殷殷期望。但凤祥对人生目标的不懈追求,似乎用“凤翔”来形容更贴切。他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不断设置他的奋斗目标:更高、更远、更好!前方永远有目标,他就一直在追赶,奋力飞向各个阶段性小目标,小目标的不断叠加,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继承传统书法精华,在继承中创新发展,最终自成一体。
刘凤祥名字中的“凤”,与“龙、龟、麟”被称为“四灵”。凤是我国先民心目中的吉祥鸟、飞禽领袖,无论在民间还是在道教神仙系统中,地位都很高。凤是百鸟的偶像,百鸟朝凤,以凤为尊,而凤有更高的追求——丹凤朝阳。刘凤祥这只“凤”心中的太阳是“鹏”。凤和鹏都是虚拟的神鸟,象征着不同的精神内涵。刘凤祥五十多年来,不敢有丝毫懈怠,努力把自己的追求提升到“鹏程万里”的高度,力图达到书法领域的逍遥境界。
鹏虽没“入灵”,更没有被列为神系仙班,但因为庄子的《逍遥游》,使鹏的文化影响力不遜于凤。
凤祥的故事,使居室的墨香茶香得以升华,眼前袅袅升腾的香气,幻化成飞翔的凤凰,因为翔得努力,幻化成为“怒而飞”的鹏的模样。

 

“怒而飞”是《庄子·逍遥游》中的句子,是形容鹏努力飞翔的样子。此处的“怒”,就是农村老话说的“干活三分恼”:严肃、紧张、精力集中、一鼓作气。为什么一鼓作气?因为“鹏之徙于南冥也,击水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天上没有“空间站”,半路没有“服务区”,无枝可依,不能停歇,只能一直飞,不停地飞。
刘凤祥说,他是鹏的粉丝。“凤翔鹏程”是他的“命”。“其翼若垂天之云”的鹏尚且“怒而飞”,个头小飞行能力又远逊于鹏的凤,就更要努力了。
他给我添茶时,我注意到他左手食指和中指的关节外侧,长着厚厚的茧子。这地方磨出老茧的只有猩猩。猩猩走路,前肢掌面不着地,指关节支撑着身体。因此,猩猩指关节长茧子很正常,但刘凤祥指关节的老茧是怎么形成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听到我的问询,刘凤祥笑了笑,解释说,当年他为军烈属写春联,用镇纸太麻烦,进度慢,他就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摁住红纸,既可固定又可随时调整纸张。这老茧就是那时候形成的。以后书法创作,有时还用这种简易镇纸法,致使半个多世纪以来,指上老茧一直不曾消退。也就是说,这老茧是跟宣纸亲密接触的结果。我被震惊了:柔软的宣纸竟然能磨出老茧!这比“铁杵磨成针”还厉害。磨成针的铁杵不可逆,而老茧可逆,只要一段时间不磨,老茧就会自行消失。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刘凤祥几乎是连续不断地在跟宣纸较劲!这就是“怒而飞”的样子!这就是凤翔鹏程的有力证明!
把“怒而飞”变成一种习惯,继而形成一种从容,这是一种境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百年孤独》中有句名言:“决定你人生高度的,不是热闹中的繁华,而是独处时的从容。”窃以为,《百年孤独》中的从容,就是庄子笔下的逍遥:“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之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凤翔鹏程,痛苦并快乐着,孤独并逍遥着。
凤翔鹏程,就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把“怒而飞”变成从容,孜孜以求,鹏程万里,凤翔一生:一直在路上!
大鹏矢志于南冥,追求的是到达无何有之乡以后的逍遥。而刘凤祥享受的是凤翔鹏程的过程。中国书法博大精深,永远没有止境。书家真正的逍遥,不急功近利,不急于求成,是学书路上的那种从容,几十年如一日,不徐不疾,持之以恒。凤也罢,鹏也罢,老鸹也罢,麻雀也罢,自由飞翔就是逍遥。

 

“任重道远,无馁为大”,只要坚持不懈,必然会成其“大”。不管你是翼如垂天之云,还是翅似蝉薄如纸,心中有梦想,全身心去努力,你就是大鹏。尽力了,达到了自己所能到达的高度,那就是自己的“无何有之乡”——努力拼搏以后,逍遥自在,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人,无愧于心,无愧于来世上走一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