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王有福的烦恼

王有福最近很烦恼!不为别的,他妈这阵子隔三差五给他来电话:“儿子!你也三十多的人了,别的老娘都不管你!不管你赚钱不赚钱,今年过年怎么着也要带个女朋友回家过年了!隔壁的李发财国庆的时候结婚了,村后边儿张木匠的傻儿子也结婚了,虽然找的是个二婚带着娃儿的,但人家好歹也是结婚了呀!你看看你,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还没有,年年回来过年一个人,你不害臊老娘都替你害臊啊!”

司机随笔的图片

王有福也不是不想结婚,早些年也谈过一个。处着处着人家又和前男友死灰复燃了,把他给飞了。分手的时候两人吃散伙饭,那女的对她说:“你这人啥都好,就是忒老实了点儿!和你这人在一起实在是一点趣儿都没有!情人节别人送鲜花,送口红,送包包,你倒好!直接提着两大提卫生巾回来,说什么超市今天搞活动打七折!” “鲜花有什么用嘛!放两天就萎了。口红你去年双十一囤的还没用完呢,包包你上个月才买了两个呢,有一个你包装都还没拆呢!”有福一脸委屈,“倒不如弄点实在的,那东西你月月都要用的,难得超市打折这么便宜嘛。”说完用筷子在火锅盆里拨了拨,夹起了仅剩的两片牛肉。“我不和你说那么多了!之前觉得他又抽烟又喝酒脾气还差,才听我妈的回家和你相亲,你脾气倒是好,但我现在觉得抽烟喝酒脾气差也好过你这样儿的!”说完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起身就走出了海底捞的大门。

 

有福那天很郁闷,想找人吃宵夜喝啤酒解解闷儿。打开微信手指上下滑了一遍又一遍,愣是不知道喊谁。本想打给同村老友张发财的,但他转念一想,发财去年自己盘了个制衣厂,不大不小也是个老板呢!去年自己过生日打电话叫他来宵夜,他没来,说是厂里忙。有福点开了对话框,又关了,点开又关,点开又关,终于还是关了。他又想到了何顺利。何顺利是他的高中同学,高中那会儿两人就好得穿同一条裤子——翻墙上网是一起,干架也是一起,何顺利那会儿追一个女同学情书都是有福送的呢!有福点开何顺利的图像,弹开对话框拨了过去,通了:“顺利呀!在干啥哩?”“哎,刚下班在菜市场买菜呢,老婆这两天在单位受气了,心情不好,都是我做饭!” “跟你说个事儿”有福说。“啥事啊?只要不是借钱,都好说!”顺利笑着。“哎,没心情和你扯淡!我和小丽分了!”有福说完,叹了口长气:“晚上有空不,过来陪我喝两杯,他娘的,闷得慌!”“我早就说了你和她成不了,你还不信。读书那会儿人家好歹也是班花吧,前男友好歹也是开x5的吧?和你 在一起,也就是任任性,堵堵气,你还当真了?顺利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看分了也好!我可不忍心你成武大郎。” “你他妈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有福既无奈,心里边儿又隐约觉得顺利说得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儿。“别废话了,来不来嘛!陪我搞两杯!你过来,我这就去买两瓶毛铺,再去买点儿鸭脖儿,豌豆儿。” “改天吧,改天,改天——这两天老婆心情不太爽,回家晚了免不了要被她说,我妈这两天又回乡下了,儿子的尿布得我来换。” “哎,行吧,行吧,就这样。”有福说完挂了语音。看着小吃街上一对对男女来来往往,有的在一起排着队买茶颜悦色,茶颜悦色斜对门是一家清吧,里面男男女女打着情骂着俏儿有说有笑的,有福看了一眼在心里骂到:妈的,lz还被人甩了!我草!

 

 

这天晚上他妈又来电话了,说的当然还是那套话。有福挂了电话买了两瓶哈啤,又到公寓楼下光头餐馆要了一碟卤牛肉,一碟花生米。喝着喝着摸摸口袋的烟盒子才发现烟抽完了,又起身歪歪斜斜的走到对面的美宜佳买烟。“要什么烟?”看店的女店员看着有福问到。有福看着烟架子,手指着芙蓉王:“那啥,就要那个。” “蓝色的芙蓉王,还是黄色的?”女店员问,又说:“25的还是35的?” “什么芙蓉王!我指的是利群!红色的!”有福没好气的说到。店员拿了烟过来:“扫一下,15块。”有福心里知道自己明明手指的是芙蓉王。他以前抽芙蓉王抽惯了,但前段时间开始他都换利群抽了,他爸跟他说打算把家里的房子重新装修下,家里得用钱!这会儿酒喝多了心里想着的是利群,不知怎的手却还是指向了芙蓉王。喝着酒,抽着烟,刷着抖音,看着视频里不是男男女女秀恩爱的,就是些火辣的妹子跳着舞呀,扭着腰呀,有福往下刷了刷又是些坐在豪车里,视频里故意露出个保时捷呀,宝马车标,讲怎么做直播赚钱的啦。有福这会儿刷到了马云的视频:“我对钱从来都就没有兴趣!我从创建阿里巴巴开始心里就只有理想!什么钱不钱的!” 再往下刷,又刷到了王建林的视频:“ 什么他娘的清华北大,都不如胆子大!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又往下刷,视频里是王思聪左拥右抱着几个网红在夜店跳舞喝酒,五颜六色的射灯闪耀着,照在女人白白净净的脸上煞是好看。他暂停了视频,细细看了看视频里的几个网红,身材还真他娘的好!关了手机,有福狠狠的朝地下吐一口唾沫!“这世道,还是有钱好啊!有钱人放个屁剪成视频都有人看,还有几十万人点赞!自己为啥不抽芙蓉王换利群?小丽当初为啥嫌弃自己?哎,都他妈怪自己得了病啊!天底下最要命的病就是穷病啊!”有福在心里感慨着,长抽一口烟吐出一个个烟圈儿,又望了望满天的星星,圆圆的月亮。这时手机叮咚一声响,弹出了一条微信消息。有福打开,是房东发来的:15号了,这个月的房租该交了,末尾是一个龇牙笑的表情。

 

有福上班的公司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有福在公司里是负责写代码的。说是上班,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摸鱼看小说。坐在有福旁边的是赵德志,也是负责写代码的。两个人上班都很闲,又都喜欢抽烟,一来二去也就熟了。两个人下班了偶尔会一起吃宵夜喝啤酒,聊聊天。有福喝酒了什么话都会跟赵德志说,赵德志喝酒了不管什么话都要留一半在心里。有福后来被公司辞退,就和赵德志有关系。那是2020年下半年,新冠疫情正闹得人心惶惶的时候。公司业绩严重下滑,大家伙儿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有说有笑,但心里都膈应着——因为公司上上下下都传言着公司准备裁员。大家心里都不希望被裁掉的是自己——搁平时裁了也就裁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但现在疫情这么闹着离职了,这外面的工作也不好找呀!一个月,两个月找不着工作还能顶得住,可谁知道这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呢?没工作就没收入,没收入房贷,车贷,怎么办呢?没结婚生娃的单身汉还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结了婚生了娃的,娃的尿片要不要钱?奶粉要不要钱?于是这阵子,大家都在积极表现自己。平时迟到早退的,现在都是早到晚退,平时上班玩手机的,这会儿不管有事儿没事儿都装出一本正经干活儿的样子。有福平时上班喜欢看小说的,这会儿也不敢放肆了,上班时间都是一本正经儿优化漏洞补BUG——这个洞补好了,就补那个,全部都补好了就自己造出几个洞来接着补!有福心里想,补不补洞不重要,洞补得好不好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领导觉得自己很重要!

 

赵德志倒没有像有福这样一心补洞,这阵子他只做一件事——到周末了他就约上公司的副总谭有才吃宵夜,吃了宵夜上ktv,上了ktv再上洗脚城。两人喝到称兄道弟了,都会打车到一家叫星豪湾的洗脚城。那里装修豪华,都是私人包间。这天周末两人又喝到走路都是你扶着我我扶着你,打了辆滴滴到星豪湾。进了包间,两个人翘着二郎腿躺在按摩椅上抽着烟,这时大堂经理走了进来,是个保养得还不错的少妇:“两位先生,做什么项目?”“有新项目呢?”谭有才油腻的笑着。大堂经理也笑了笑,坐在了谭有才的大腿旁:“我们这有什么项目您又不是不晓得的嘛——还不就那几个项目,168的,198的,288的嘛。”“168的不行,那一个个都可以当我妈了!不行,不行。”谭有才摇了摇头,又说:“198的……感觉手法也就一般般嘛………不过你们这儿288的我还没试过。”说完又朝赵德志看了看。赵德志是个明白人,递了支烟给谭有才,又对经理说:“安排两个288的!一定要给我们谭总安排最好的啊。” “没问题,没问题,我办事儿您放心。”大堂经理笑得花枝招展,又说:“马上给你们安排过来呢!”说完走了出去,轻轻的关上了门。赵德志看着经理两个圆溜溜儿的屁股蛋儿一扭一扭走出门外的背影,心里想着这个少妇倒还有几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意思。不一会儿两个穿着旗袍的妙龄女郎就走了进来,那旗袍开衩的起点已经到大腿最上边儿了,再上就到屁股的位置了。“先生您好,我是187号技师,很高兴为您服务——”其中一个女郎微笑着说,说完又做了一个古代妃子向皇上请安的微蹲的姿势,又拉着另外一个女郎的手说着:“她是我表妹188号,刚到这边儿来还不熟,两位大哥多多包涵。”那女郎娇羞的捂着半张脸儿微微点了点头。谭有才从上到下打量着:“嗯——不错,不错,我看不错,蛮不错哇!”又侧过脸拍了拍赵德志说:“德志老弟!我他妈知道198和288的是啥区别呢!” “啥区别?”赵德志酒喝得有点多,迷迷糊糊的。“198的裙子到膝盖嘛,这288的裙子到大腿嘛!”谭有才抽了口烟,笑着又拍了拍赵德志的肩膀:“你小子可以,真可以,有前途,公司的发展还是要靠你小子这样的人才呀!”赵德志附和着笑了笑:“谭总客气——谭总客气了,小弟的发展还要靠谭总多多支持呢。”两人泡着脚按着腿,酒后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了许多。“实话跟你说,公司目前的小程序业务已经成熟了,留一个程序员照看照看就行了,留你还是留王有福上边儿还没定下来。”谭有才闭着眼享受着按摩女郎纤纤细指按压自己大腿的感觉,对赵德志说到。“谭总真是神机妙算啊,哎,我这两天正为这事儿发愁呢。”赵德志故意叹了叹气。“你小子儿心里装点啥我还不清楚?你小子还是蛮有良心的,会做人,这事儿就交给你谭哥我啦!” “那就感谢谭哥呢!以后谭哥有啥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啊。”说着又笑哈哈的递了支烟给谭有才,接着又拿起火机替谭有才点火。

 

 

该来的终究得来。王有福这几天拼了命的找bug,补漏洞,还是被公司辞退了。有福走出公司,看着来来往往的呼啸而过的汽车,中午炎热的太阳照在他脸上眼睛都难得睁开。有福走下台阶,又望了望这栋办公楼,这座自己呆了八年的办公楼。虽然自己也是在这儿混日子摸鱼,但现在突然离开,一时竟有种说不出的惆怅。离开事小,只不过是重新换个地方混日子摸鱼。但问题是现在这疫情弄着,自己上哪儿去摸鱼呢?他又想了想自己刚出来工作那会儿,那会儿他也是意气风发,志气满满,一心想着做出点什么事儿来——不说开个奔驰s级,好歹也要开部奥迪A6吧!?他那时工作也是热情满满,也和人合伙开过工作室——他负责技术,合伙人负责业务。那会儿业务刚有好转,合伙人就另找了几个技术员自己单干把他给踢了。又想想自己混到现在,打工赞下的点钱到时家里装修房子用完也就剩不了多少了。父母也六十多了,病了要帮他们看病吧?亲戚朋友摆酒要走动吧?这也就算了,女朋友也没有了,自己已经33了还单着!33了啊!33是个多尴尬的年纪,说年轻吧不年轻,说老吧不老。这个年纪赚到钱了单身,人家叫你大叔,没赚到钱别人叫你大伯那也不过分。有福一个人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心里杂七杂八的想着。想来想去,在心里骂了一声:哎!小丽说得对,我他妈的就是忒老实了!

 

有福拖着行李回到公寓,一身疲惫的躺在了沙发上。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他妈打过来的。他犹豫了又犹豫,还是接起了电话。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