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辽朝契丹文字及其他

适逢周六假日,锦山中学席、冷两位老师约我们去小牛群镇白石台沟村察看古人留下来的契丹大字。他们准备了宣纸、墨汁,准备将锲刻在岩石上的字迹拓下来。
以往,我基本上专注于通俗文学的搜集整理工作,对文史文物的研究考证工作几乎未曾涉猎,听席老师说是赤峰日报高级记者李富老师会同赤峰学院硕士研究生汪景隆老师等人到实地考察过,而后便在互联网上发出的消息。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保存着李老师的电话,马上打过去探询。李老师非常热情,很快就把相关图片和他关于此事件的报道原稿给我发了过来。
李老师的原稿为:
内蒙古千年契丹大字摩崖石刻被破译引起轰动
日前,内蒙古赤峰市契丹古玩商会契丹语研究专家组破译了千年契丹大字摩崖石刻,使“死字”变“活”,这一成果,引起了轰动,许多辽契丹文化爱好者和市民,纷纷前往发现地,一睹为快。

据内蒙古赤峰市契丹古玩商会契丹语研究专家组天丞介绍,这处刻在赤峰市喀喇沁旗小牛群镇白石台沟村崖壁契丹文字,经过仔细鉴别确为契丹大字,推测该石刻应刻于辽道宗,大康七年(1081年)至辽天祚帝乾统初年。据《辽史》记载,辽道宗耶律洪基在位时,信用侫臣耶律乙辛。大康元年(1075年),耶律乙辛为了篡权,诬告懿德皇后萧观音和伶人赵惟一私通,耶律洪基却又不加查实,就逼令皇后自杀,并将伶人赵惟一、高长命等人诛杀,史称十香词冤案。
大康三年(1077年),耶律乙辛又诬告太子耶律浚谋图抢位,耶律洪基又不顾太子百般申辩,将他囚禁了起来。不久,耶律乙辛派人暗杀了太子,谎报太子是病死的。耶律洪基要召见太子之妻,耶律乙辛又杀死太子妻子以灭口。后来,一位姓李的妇女向道宗进“挟谷歌”,辽道宗才把皇太子的儿女接进宫。大康五年(1079年)七月,耶律乙辛乘辽道宗游猎的时候谋害皇孙耶律延禧,辽道宗接纳大臣的劝谏,命皇孙一同秋猎,才化解乙辛的阴谋。

大康七年(1081年),耶律洪基察觉上了当,便废黜了耶律乙辛及其党羽。大康九年(1083年),辽道宗追封故太子耶律浚为昭怀太子,以天子礼改葬。同年十月,耶律乙辛企图带私藏武器到宋朝避难,事泄被诛。
寿昌七年(1101年)正月十三日,辽道宗去世,耶律延禧奉遗诏即位,群臣上尊号为”天祚皇帝”。同年二月初一日,改年号为乾统,大赦天下。
十月十七日,追谥父亲昭怀太子耶律浚为大孝顺圣皇帝、庙号顺宗,母亲萧氏为贞顺皇后。祖母宣懿皇后萧观音和父亲耶律浚得到昭雪,受耶律乙辛陷害的大臣也得以平反,耶律乙辛的党羽被诛杀。
小牛群摩崖石刻契丹大字经查证对译成汉字:得赦归乡日,日暮山岗,得王爷(皇弟或者皇叔),赐予官复原职,是承蒙祖宗的荫德啊!以罪人之身重归家乡,是天佑啊!
所以我们推测小牛群摩崖石刻即为这个历史事件中被平反赦免的某一个大臣或者契丹贵族,从北流放地回账途中,行至傍晚,路遇一石壁便停下歇脚,想起这多年的起复生涯,感慨万千,便在岩壁上刻出几句感慨,没留名字。大概怕日后又会留下把柄,再遭陷害。
目前,有关被流放者的具体身份信息及相关历史,正在研究和探讨中。
据介绍,摩崖石刻直译的情况是:1—家,乡。2-赐,得,获。3-日昼,被动。4-日,昼。5-静词。6-山岗。7-皇弟或者皇叔。8-使动词。9-职,置。10-重,复。11-其,该,此,是。12—又阿,推测为感叹词:啊,呼,哉。13-?未知。14—上为祖,阿不,下为动词被动。15-上为附加成分,下为禄,阴德,推测二者连个加重语气。16-以。17-罪人。18-上为家乡,下为归。19—?未知。20-重。21-此,是。22-天啊。
此次破译的原理是根据契丹小字原字组字规则反推契丹大字。在摩崖石刻的二十多个字里,有些字能够找到,剩下的字则根据已有的考古发掘材料和研究成果进行推演。
前不久,赤峰学院文物与博物馆专业硕士研究生汪景隆等学者发现了该处摩崖石刻。据汪景隆介绍,这个崖壁上的石刻文字有竖排两行20余字,虽经千年风雨,大部分字笔画清楚,有类似汉字的偏旁结构。经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副院长、北方民族古文字研究专家吴英喆辨认、分析,初步确认此处为契丹大字摩崖石刻。
契丹文字分大字和小字两种,契丹大字创制于公元920年,由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下令参照汉字创制,应有3000余字。目前发现的契丹大字资料以石刻为主要内容,但由于笔画繁复、难以辨认,目前释读出来的内容很少。
汪景隆说:“在辽代的北方兴安岭原野中,用石刻记事很难得,这处契丹大字摩崖石刻是目前唯一发现的一处崖壁石刻,因此更显此处史料的珍贵。”

读着李老师的文稿,我们来到白石台沟村,在村头岩石上,我们找到了这二十二个契丹大字。两位老师一见古迹真容,顿时兴奋起来。他们俩稍加准备,便攀上石刻岩壁处,忙活起来。我上不去,也插不上手帮忙,便在附近寻觅观赏拍照。
岩刻石壁距离地面河床并不高,估计也就5——6米吧。再往上数米高的石崖上坐落着一只石雕雄鹰,体型比真鹰大不了多少,石雕像古朴粗犷,很有气势。缺憾的是鹰嘴处少了一大块儿,就像是没有嘴巴一样。
岩石南面和后面,有两座小庙。南面的庙显得比较气派,不但庙宇比较大,应该有三平米左右,而且庙前还有台阶和二十平米左右的小广场,应该是人们烧香烧纸跪拜祭祀的地方,庙里面供的大概是龙王爷等神仙,塑像高30多公分;后面的小庙就更小了,也就是一平米多一些那么大,建筑材料就是普通红砖红瓦,庙里也没有塑像,只有供奉的神仙牌位,看得见的是“苗王之位”,门楣上贴着的挂钱儿和横批,字样是“福泽乡里”,由此可以猜出,这是九神庙。庙前没有“广场”,在右前方两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块平地,地上遗留着灰烬,显然是人们把这里作为供奉祭祀的地方了,虽然偏离庙门许多。因为庙门前是个浅坑,只能这样将就了。
南面小庙后面的石壁上三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两幅条形的图案,大概是因为这里面南,阳光照射,风雨侵蚀得厉害些,较比那面朝东的摩崖石刻契丹大字,更为模糊不清
小庙这种祭祀形式和内容,应该和宗教无关,属于人们信仰内容一类的范围,大多和农耕有关,无非是龙王、马王、药王、虫王、苗王等,都是分管农民农业的。此外,便是山神土地,他们在职责上,是管理民间事务的。还有的就是关公的老爷庙了。这是民间强化和呼唤忠孝节义的思想坐标。
两位老师忙活了好大功夫,也没有拓成功。我电话咨询了汪景隆老师,他说,你们别费劲了。赤峰学院的教授和学生们拓了好几次了,都没有取得理想的结果。
汪老师告诉我们,从沟门再向里走数里远,还有古墓和契丹元帅府的遗址。
我们按照汪老师的指导,又向沟里走了数里远的路程,询问了几个村民,多数是不知道还有“契丹元帅府”及古墓的遗址。只有一个放羊人说,确有古墓,不过早已被盗,现在遗址上已是草木繁茂,不去深挖清理,是找不到异样的物件了。
在养鸭场附近,有一座新修的老爷庙,供得是关公关云长。这一庙宇,比沟门的摩崖石刻处的两座小庙都大了许多,大约有20多平米吧,俨然是民居的一大间住房那么大了。关公等神像的旁边立着许多“高香”,看来是不久前祭祀活动中剩下的了。
在老爷庙周围,我们看到了一个残碑和一块化石,残碑上面有“贯古今”和上面一个心一样的笔划,连半个字也算不上。我和两位老师研究猜测了一番,也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那化石上有树根状的痕迹,相比普通石头略微轻些。
很快,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下山的时候,我想,这里还真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汪景隆和李富两位老师发现和披露这个地方,可谓在喀喇沁旗辽文化研究中增添了新的内容。如果再挖掘整理一些传说故事,再增加些投入,把这里打造成一个以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并重的新旅游景点,还是很有前途的。我真诚希望政府领导和有兴趣的企业家重视起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