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留在心底的声音

也许,留在我心底的声音,并不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也不是让人幡然醒悟的警世通言,但那些声音藏在并不惹人注目的角落里,一点点在我的心中,扎根。

 

我有听音乐的习惯。我喜欢在夏日安静的午后听上一支安静的曲子,也欢喜在写作文文思泉涌的时候有激昂的曲目伴我前行。开始我听现代音乐,后来发现家里的国学机——一个自带好多好多音频的小音响——里面有不少古典音乐,于是慢慢地,在我身边环绕着的是贝多芬、莫扎特、肖邦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或许有人要嘲笑我故作高深了——多大孩子,就听音乐大师的曲目!的确,我无法解释音乐的画面与情感,叫不少大多数“进行曲”“圆舞曲”的名字, 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并不重要。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听音乐。突然一首无比熟悉曲子不曲分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回荡,赶也赶不走,驱也驱不散。我几乎如同触电一般地跳起来:这不是《猫和老鼠》里的音乐吗?

 

我的感觉没有错,那一集《猫和老鼠》叫《飞行猫》,而曲子是肖邦的《降E大调圆舞曲》。为了证实我特意又看了那集《猫和老鼠》。当熟悉的曲子再度在耳边回荡时,我真想激动地大喊,仿佛一个孩子心爱的玩具神奇地回到身边,这种感动是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无法想象的。

 

当时我在想:如果没有《猫和老鼠》将一首首古典乐潜移默化地藏到我的内心深处,恐怕我不能对古典乐有如此亲切的感情和莫名的喜爱。我庆幸当时我看的并不是“xx巴士”一类的儿歌——它们把儿童限定在了“低幼”的范围内,而不知那些童年留在心底的声音对一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我看到过一份报告,报告显示一些人记忆中的古典曲目只有央视天气预报里的那首《渔舟唱晚》,因而他们所听的音乐只有《小苹果》一类。不是说《小苹果》不好,我想说的是:如果一个人一生也无法聆听那些经典的话,这将是一个人极大的遗憾和缺失。

 

因而我庆幸一些古典音乐可以通过某种方式留在我心底,并让我一直持有对它的热爱。

 

今天,那些音乐一遍遍地循环,让它们逐渐变为我心中的积淀与个人的美学素养,让我可以指着超市里音响说:“这播放的不是《梁祝》吗?”指着电视里的综艺说:“这儿的背景音乐是《卡农》!

 

多希望可以听到小朋友轻哼的是《降E大调圆舞曲》,或许他并不知道这个名字,但至少,因为这留在心底的声音,一道冥冥中的缘分结下了。

 

也许,他此时并不知肖邦的名字,但可能,他就是下一位肖邦。这就是那心底里的声音可以创造的奇迹。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