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郭庄哩,咋儿了

说起我的家乡,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因为她就是闻名全国的郭庄红旗民兵营与北方布都的郭庄古镇!
郭庄地处华北平原,位于无极县西北,与藁城、新乐三县交界。明朝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移民而来,是清民两代有名的北方布都和历史古镇,地理环境与众不同,西面及南面有磁河,北边有木刀沟,逢三八大集,附近十里八乡及百八十里路的人们都来郭庄赶集。所以人们的说话发音也非常独特,单拿俺们郭庄村里来说,以山西洪洞话为基础,融合了北京、山东、山西等各地口音。不管是口头语还是普通的见面问候语,都是很容易听懂,又与众不同。
郭庄街里有三大怪,一,就是上到九十九的老头,下到刚会走的娃娃,统一的口头语就是我(四声)娘(nia四声)诶!曾经见过白发苍苍老头在十字街头下象棋:“我娘诶!你小子真娘沾!还敢将我哩军!” 年轻人说:“我娘诶!我管你是谁哩?先将将老你哩老将再说!哈哈哈!年(赢的意思)哩你嗹吧?哈哈哈!” 气得老爷子不行。改天,老爷子遇到另外一邻居说:“我说,你可不知道,我娘诶,谁谁家小子下棋真沾,前日隔儿,竟然把我赢了!小时候成天傢滴漏着大能带,窝囊哩不行,长大了真出息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郭庄第二大怪,就是说话重(chong)字,如:“夜黑家,俺家吃里白粥,我娘在锅里放了点晒呦(红薯),我娘诶,甜甜!一不小心,箸子莫有把晒呦夹住,给掉到地上嗹,心里想着一会再收拾,谁知道,过了一会儿地下聚了一层“米米样儿”(蚂蚁),我娘诶,看哩我浑身打割瘆,身上痒痒痒痒,让她们给我抓抓吧,她们都莫空,都忙上个忙,气哩我莫法莫法哩。”
郭庄第三怪,郭庄街口音老少不同,那些岁数特别大的老年人说的是“老郭庄话”,而年轻人都说不来,说话只能接近普通话。就拿白菜来说,年轻人都说白(二声)菜,而老郭庄话却说“白(四声)菜。” 萝卜,郭庄的老头儿们说“摞背。”(都是一声),真的是很奇怪。
但是,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听到一句话,就一定是无极郭庄哩,那就是:“崽儿嗹?”(咋儿嗹),是指怎么啦。每当陌生人问起来,你家是哪儿哩焉?只要是郭庄街的人,一开口肯定都是那一句:“郭庄哩,咋儿嗹?” 弄得对方很尴尬说:“看你村说话厉害哩!俺又不怎么着你,只是问问而已。” 的确,郭庄人的那种口气,很自豪,很霸气!似乎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也有一种我不惹事也不怕事的豪气。
郭庄人有独特的集市方言,如:我是河北哩,河北石家庄哩,石家庄无极哩,无极郭庄哩。郭庄人把馒头叫“卷子”,玉米粥叫“白粥”,胡说八道叫“胡吣”,正好叫“严好”,鼻涕叫能带(脓带),眼屎叫“痴马虎”,蚂蚁叫“米米样儿”,麻雀叫“大老罩“,累了叫做“使里慌哩不行”,渴了就说“渴上个渴”,饿了叫“饥上个饥”,痒了叫“痒痒痒痒”,慢了叫“可蔫哩”,不好意思叫“不老意”(不落意),放肆叫“撒嘛癔症嗹”,轻浮叫“贱摆摆哩”,挑衅叫“猪贱”,撒娇叫“呈脸”,贪得无厌叫“不知徐”,长辈过份叫“可不济儿哩”,两人见面肯定说:“你揍嘛去焉?” …
我离开家乡二十多年了,满口的郭庄话一点也没有改,因为郭庄街是我的根,我的亲人我的情怀都在郭庄古镇上,郭庄的一草一木都深深地刻在我的心灵深处,独特的郭庄口音一辈子也不会改!无论谁问我是“哪里的?”,我还是会仰着下巴颏子自豪地说:“郭庄哩!咋儿连?”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