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做“饲养员助理”的日子

我们在老家住的时候,我妈喜欢养殖。山里人把养殖叫做“喂生灵”。我家当时养猪、养鸡、养鹅。每天挑水,打草,烧猪食,拌鸡食,需要忙碌好一阵子。打草的活儿我没少干了。时间长了,我知道猪吃麻风菜、蒺藜秧,不吃苦菜。鸡鹅吃苦菜。出去打草,开始用篮子,后来打的多了,就用粪几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烧猪食主要靠大锅。先添水,水开了加糠,拌匀后,烧开,最后加麸子。猪喜欢吃麸子。猪也喜欢吃煮的地瓜。煮的地瓜,我们先挑出几个来吃,剩下的喂猪。猪也喜欢吃地瓜秧。我们去翻秧子的时候,翻断的地瓜秧给猪吃。有时候也专门割地瓜秧给猪吃。烧大锅,我学会了数数。我弟弟学会了唱歌,只是歌词记不住的时候,就自己编歌词。现在我儿子跟他叔叔一样,也会编歌词唱。只是我儿子不会烧大锅了。我弟弟喂猪的时间比较长,后来他把几头肥猪当马骑。

母猪的待遇比较好。不仅经常吃到麸子,还喝骨头汤。下猪仔的时候,我妈给母猪铺干草,生火,照顾的很好,开始,有的邻居不理解,后来发现我家的猪仔成活率高,就又跟我妈学照顾母猪了。

我妈喂鸡鹅也有感情。我们去喂食的时候,鸡鹅看着,多么的期待。记得我妈说我们就是它们的“掌柜的”。我们家的鸡蛋鹅蛋很多,但是吃的很少,大部分都换钱了。记得有一次,我发现有蛇吃我家鸡蛋。我妈就让我去喊少正二哥。少正二哥来到,抓住蛇的头就摔死了。但是少正二歌怕青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少正二哥去世了,更成了迷。

鹅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看家,只要家里来了生人,鹅就嘎嘎大叫,直到主人出现。有人想惹它们,它们就会用嘴扭人,可疼了!

当时学业负担不重,除了帮忙干农活,就是帮忙养殖,这样,我家的经济才能正常运转。我和弟弟也得到锻炼,收获了一种经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