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八里罕方言故事选

一、伍 的
以前有一次在北京,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节目主持人杨澜采访宁城老窖酒厂厂长马德海,杨澜问:
“马厂长,宁城老窖酒都是用什么原料酿造的?”
马德海回答:“高粱、玉米伍的,麦麸子、稻壳子拉叽的。”
杨澜问:“高粱、玉米还是捂的?”
马德海说:“不是捂的。”
杨澜笑着问:“马厂长,那‘伍的’啥意思?”
马德海一时语塞。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二、拉轰的
“文化大革命”前,八里罕中学一个学生向教历史的金辅元老师请假,说:
“老师我想上街一趟。”
金老师问:“干什么去?”
学生说:“去买点墨水、纸、铅笔拉轰的。”
金老师笑着说:“给我也捎点来。”
学生问:“老师捎什么?”
金老师说:“就捎拉轰的。”
大家都笑了。

三、啥的
宁城电视台记者采访有三百年陪嫁牡丹花家的主人乌向南时,问他牡丹花冬天怎么保护,他说:
“垒上砖墙,里边儿(bair)楦上糜黍糠,上边儿(bair)盖个锅盖啥的。”
外地人不懂,很纳闷儿。
注:“伍的”“啥的”“拉叽的”、“拉轰的”、在八里罕地区方言中都是“等等”、“之类”、“什么的”的意思。

四、我们这儿没有窑子
某人在市里当着领导。一次,他在饭店招待一批重要客人。点菜时,他一边翻看着《菜谱》一边说:“来这么多领导,总得有个王八吧。”接着又点了几样菜后问饭店老板:“老板,你们这有窑(腰)子吗?”
老板愣了,想了想说:
“我们这儿没有窑子,我们这儿只有夜总会。

五、我也要睡觉
一个西泉人到北京办事。乡下人没大出过远门,干什么都感觉生疏。
找到一旅馆住下,刚放好物品洗漱完毕,楼下食堂就开饭了,他赶紧下楼来到食堂。
吃点什么好呢?他看见排在他前面的人要了一盘水饺,一盘蘑菇炒肉,心想:蘑菇嘛,在家常吃,就算了。于是,他说:“小姐,我也要睡觉(水饺)。”服务员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六、有剩菜
李文陪摄影师许谦(赤峰市里人)刚从黑里河大坝沟旅游景区游玩回来,想在西泉乡政府旁的饭店吃点儿饭。连司机一共三个人。
三人坐下后,一位男服务员过来让点菜。每人点了一道菜后,许谦问:
“有什么蘸酱菜给我们上点儿?”
服务员说:“就有剩(生)菜。”
许谦说:“剩菜?那就不要了。还是给我们炒新的吧。”

七、嘎马的
王臣出门就碰上魏显志了,王臣说:
“走啊,上集呀?”
魏显志说:“没事拉嘎的,大老远的,上集干啥(há)去(qí)?”
王臣说:“看有啥好东西,买点儿嘎马的。”
魏显志说:“你买割(gā)马的,我就得买劁猪的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