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父亲节,男人的泪

如果风,吹得太冷,如果雪,下得太深。
如果我,双目失明,如果我,手脚不灵。
就算有,一根柺棍,去哪里,找碗馄饨?
老父亲,你的床庭,你走后,布满灰尘,
而今我,已如你身,疼难忍,顽疾缠身。
我怕啊,步您后尘,老来难,无人照应……

木哥终于写不下去了,大滴的泪水滴在手机上,用手一擦,界面滑动,刚才写的几句话不知道去哪里了。

今天,是和老婆冷战的第4个月,虽然还是在一桌子上吃饭,虽然还在一个洗衣机里洗衣,但是,他们已经没有相互正眼看一下对方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前5个月的时候,木哥老婆突然咳嗽,心跳每分钟130多次,血压高的165,低的126。两个人都吓坏了,半夜到医院挂急诊,好在无大碍,医生说是感冒引起,开了几盒药吃,久不见好。

 

木哥说:你还有半年就要退休了,在退休之前,好好把身体检查一遍,这次的咳嗽,一定要治彻底。

 

于是,老婆天天在家养病。木哥天天上班。

 

一个月了,老婆咳嗽好了,血压心跳都恢复正常。

 

木哥说:女儿天天在外面喝酒打麻将,女婿都告状上门了,你做娘的应该好好和她说说,教育女孩子,有一些话,做娘的好说一点。

我才懒得说呢,自己都管不了自己!

木哥沉默。

几天后,木哥说:我的自行车天天骑,这几天下雨,溅了一身泥,太脏了,骑出去上班难堪,有空帮我在楼下的井边洗一下。

 

我才懒得洗呢!你自己不会洗啊。

 

木哥沉默。

又一天,老婆买了一袋李子放在桌上,木哥吃了两个,说:这李子不好吃,剐胃。

 

老婆说:我买来又不是给你吃的!

 

木哥沉默。

 

 

几天后,木哥说:

我来给你修修面吧,你脸上的汗毛太多了。

 

 

老婆说:老娘大把钱去理发店!

 

木哥恼了:和你过日子有意思吗?

 

没意思你去死啊,这四层楼,完全可以摔死你啊,你跳去啊,你去跳啊!

木哥沉默好久,最后说:我们俩个10天不要说话了。

 

木哥知道自己的性格,10天,也许就是一年!

 

当天晚上,老婆就发信息过来:我错了,不应该绝你,你不知道女人在更年期有多惶恐,多喜怒无常。

 

你慢慢的更年期吧,你慢慢的惶恐吧,你慢慢的喜怒无常吧,

你莫怪我心胸狭窄,本来你就一次一次的在我心里塞草种刺,你一次一次无底线的伤害我,我一次一次咬破牙齿的原谅你。

 

忍了你一辈子,血都憋死了几肚子,老了,你还神气活现了!

当初过深圳来的头一天,木哥就想着把她扔在家里自生自灭的,第二天于心不忍,才临时决定带她一起出来。

决定来深圳的那一天晚上,木哥痛苦得自己扯自己的头发,自己用头撞墙。而她在床的那一头,睡的是死去活来。

 

结婚几年,她的懒,别人毫无顾忌的传到木哥耳朵里,因为,有目共睹的:给她一亩粮田做菜园,你却弄成了一个杂草场,大冬天的找不出一颗白菜。

 

晚稻要收割了,别人都在田里打沟排水,她却连挡水的月口也懒得打开,等木哥在外面搞副业回来割谷,还是一满田水。

 

沙发上永远是没有折的衣服,衣服里永远有老鼠屎。

 

碗柜里总有发霉的饭粒。

 

木哥骂,她不还嘴,第二天,碗柜里的霉饭粒还在。

 

木哥打,她不还手,第二天,衣服里还是能抖出老鼠屎。

 

只要木哥捡锅铲做饭,木哥必要搞一个多小时的卫生,等几天以后,又是满灶灰尘,一锅污垢。

 

吃饭了从来不及时洗碗,筷子一丟,就扎在别人家里,歪着身子坐着,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这人,没办法改,这日子,没办法过!

 

离吧!离吧!

 

终究没有离。木哥想给她换一个环境试试。

 

来深圳,新的环境,新的工作。

 

她进她的厂,他进他的厂,每个月有工资发,没有老家那些种田收稻的事,木哥也就释然了,懒就懒吧,大不了自己洗衣服,大不了自己做饭吃,地面的油渍都吸住鞋子走不动了,大不了自己拖。

可是,她不安分啊,无意中,木哥发现了她电话里面的暧昧,不是一般的暧昧,不是一般的多,不是一般的恶心!

 

木哥砸了她的手机,气得连骂她的力气也没有了:你滚?我滚?

 

她哭:再也不敢了。

 

家庭刚刚有点积蓄,孩子正在上学,就这样,家就散了?

 

木哥选择了忍。

 

但是不久,又发现了她赤裸裸的暧昧信息。

 

木哥绝望了,一坨真正的烂泥,别指望她能变好。一堆真正的狗屎,别指望它不臭!

 

离!!离?离??

 

然后呢?俩个人出来打工,就剩我一个光棍回家?别人怎么看?父母同时的出去?却不同时回来?孩子怎么想?

 

看在孩子们份上,忍了,不要她发誓诅咒,没有用!再也不看她手机,再也不说她懒,再也不骂她脏。

 

一个从来不想吧家庭搞好,只会吧家庭搞烂女人!

 

离!!离?离??

 

算了吧。分床。10年了。

 

 

孩子长大了,过深圳来了。

她竟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千般委屈万般恨的诉苦,硬生生的把我木哥变成了一个魔鬼,在孩子眼里,她老娘受尽了折磨,木哥成了世界上最歹毒的人,见木哥说话就抵触,见木哥做事就反对,所以,孩子也就成了她那个样子,好吃,懒做,不安分。

没办法管,看着孩子和木哥势不两立,她幸灾乐祸!

 

本想稀里糊涂过一生算了,反正也老了,可是,她却尽是威风了,因为只差半年,她就可以退休了,就有退休金了。

以前争吵她只是抵触,从不还嘴,也不悔改,现在,开始高调的骂木哥,咒他跳楼了!

 

木哥对她的谩骂一脸不屑,其实心在滴血,这个家,从一贫如洗到现在,可以说是木哥一个人撑起来的,老婆只管今天有饭吃明天什么事她想都不想,遇到事要商量一下她磨子都压不出一个屁。

 

一直到前几个月老婆得病,木哥都希望她能健健康康,还在想,一生不容易,不管怎么样,她也跟了他一辈子,只要她老了不为难,木哥也就放心了,至于自己怎么样,木哥还真的没有考虑。

 

 

可是,老婆却希望她死!骂得是掏心掏肺,真心实意,声色俱厉!

今天是父亲节,在这个月亮残缺的夜晚,望着天上的月亮,回想自己这一路走来,父母的早逝,老婆的背叛,孩子的忤逆,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最疼自己的,也就只有自己的父母,可是父母已经不在了!

 

今天是父亲节,果不其然没有收到女儿的祝福,想起自己咬破牙撑起来的家,却丝毫得不到老婆和孩子的认可,木哥不怕死,却怕老,怕鳏寡孤独,生不如死。

 

爸爸,今天是父亲节,我祝您节日快乐,可我也是父亲啊,没有人祝福我,我不想当父亲了,好累,我还想当您的儿子,爸爸,您回来吧,回来告诉我,我哪里错了?我该怎么办?,哪怕您骂我,打我!

您去世的那张床,我一直还放在那里,如果哪一天我不想活了,就躺在那一张床上,您过来把我抱走,我们上天堂也好,下地狱也好,就是不要来人间………

 

月落了,风起了,窗帘不时抚摸木哥已经飞霜的头发,好像在说:别哭了,爸爸来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