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大无语现场

我就这么混在拍照的队伍里,与Z组众人一起读书谈笑,没有一点违和感。有人问我为什么在这儿,我就说:“当谍中谍来了。”反正我相信我们的寇组长是不会那么小肚鸡肠的啦。

 

因为种种原因,周日发生的事情现在才被我记到本子上:《关于BCDFK小组成员被骗到Z组当苦工的全纪实》。

 

我周六写到目前我们组的任务是收集我们的随笔原稿。具体通知组长已经发到了组内,我的稿子周六晚上就已经基本完成了排版,只等周日完成错别字查找就可以发出去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周日一大早醒来,宇轩打来电话让我到戚城公园里锻炼。我兴冲冲地拿着羽毛球赶到公园,却见除了宇轩外还有Z组一大帮子人等在公园门口。这是掉“贼窝”里了吗?我疑惑地想着。

 

原来是为了随笔集的出版,Z组一行人到戚城公园里拍插图照片。要不是我本身跟Z组大部分人混的都比较熟了,现在我估计早伺机“ 开溜”了。

 

一个人终究也打不了羽毛球啊,我只得跟着大部队在各个景点之间“打卡”,名副其实地“被迫营业”。而大家对于拍照的意见也是十分一致:能躲就躲,镜头里面笑得一个比一个牵强。不过所有人的心情还是愉悦的,难得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况且早上公园里罕有人迹,鸟儿的叫声不断从四面八方的树林里传来,空气里满是清晨时分大自然的气息,闻上去清新极了。

 

我就这么混在拍照的队伍里,与Z组众人一起读书谈笑,没有一点违和感。有人问我为什么在这儿,我就说:“当谍中谍来了。”反正我相信我们的寇组长是不会那么小肚鸡肠的啦。

 

末了,阿姨在分配Z组最后的任务:赵宇轩和张盛涵写跋,卞乙博和张笑语写序。

 

啥?我这才想起来我是来这儿打羽毛球的啊。

 

骗局,真是妥妥的骗局。

 

不过再想想我们组似乎也需要几个人写序 呢,Z组这么多优秀人才,何不来个礼尚往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