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格局·打开

当下人们很喜欢讲一个词叫“格局”,而格局说白了不过是一个人他可以看到什么,又关心什么。格局,可以把一个人一生囚禁在小小的世界里,也能让人在无限的宇宙自由翱翔。

司机随笔的图片

之前我曾看到一种说法:一个人读诗,一定要先读“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定要先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什么?因为这些诗中有一种苍茫、雄浑、推己及人的境界与格局在其中。反之如果一个人开始就读一些小情调的诗,他的眼界可能就永远止步于此了。

 

大格局并不一定要“大漠、长河”作为背景。在杜甫眼中,茅草屋顶被秋风吹散这样不幸的事情也可以以小见大,从一家“茅屋破”联想到饱受安史之乱苦果的平民百姓,发出一个困顿诗人最真切的呐喊:“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诗人愿以“小我”的牺牲去成就“大我”。这样的格局与境界确实让人感到无比敬佩。

 

类似地,白居易写过一首与杜甫描述相似格局的诗:安得万里裘,盖裹周四垠。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杜甫是在困顿之中推已及人,希望所有人都可以远离战乱,住上温暖、安全的房子,而白居易则是在自己有了一床新被子后推己及人,希望天下人都可以像自己一样不再寒冷。杜甫的格局中存在有一种牺牲,而白居易是有一种反省和不安。他觉得:“唉,我既然有能力使自己不再寒冷,那我也该让百姓不再寒冷。”

 

其实在当下,我们更需要的是第二种格局——就我来说,我并不缺乏物质上的享受,而且我还知道,仍有许多贫困地区的孩孩子们吃不饱、穿不暖,因而有时我会有种道德上的愧疚感。但倘若一个人关心的仅仅是他自己,他的格局只有一点时,他不会有这份愧疚的。

 

我们,会接受一些额外且自愿的责任吗?这其实就是一个格局的问题,但并不是所谓道德绑架的理由。

 

因而,不做强求,但我希望大家关切的目光看的到更广阔的地方。

 

五月二十号,希望大家爱自己,也爱整个世界——更大的格局,无非如此。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