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做一个理性的乐观主义者

​郑州静态管理第六日,来一锅“大杂烩”。

 

|习以为常,是因为老了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加入了一个谷里云的阅读营,初衷只是想随便听几本书。然后就被拉到了一个微信群。原以为像其它很多课程群一样,只是发布些开课的通知,后来发现它经常挺热闹的,大都是一些怎样能买到相关书籍的信息,没什么价值。我不得不经常用食指长按着它,再点击“删除该聊天”。这两日,群里开始有人打卡,发表阅读感受,我偶尔划拉一下。

 

今天下午,瞟见谷主张祖庆老师从老师们的发言中筛出了个金句,问谁能把它做成明天的日签。我一定是“能”筋动了,顺手就接了个“我!”祖庆老师就很客气地说让我做一张,并@金句作者,希望她能提供一张照片。

 

然后看到几位老师用各种小程序小工具很快就做了几张发进去,也挺美,也博得了大家的一些赞赏,我犹豫我还要不要做?

 

后来想想,既然自己主动请了缨,那几位老师做的也没放照片,我还是应该做一张,给祖庆老师一个交待。于是加了金句作者的微信索要照片,坐在电脑前从一张“白纸”开始,做了下面这张日签。

得到了群里包含祖庆老师在内的几位老师的赞扬。感谢大家捧场。

 

一位老师问是用什么软件做的?我说PPT。

 

后来看到大家继续进行阅读打卡,发表学习感言,我再一次觉得,我老了。

 

我报课,但压根儿就没想过打卡,也没有参与一句群里关于读书和教育的讨论。细看日签上的这句话,也并没有觉得它“金”。二十多年的教育生涯,可能听过甚至自己也说过太多金句,一切都习以为常了吧。

 

不仅在这件事上,其它很多事情,都很难让我觉得兴奋和新奇,我的欣赏点越来越高。这是可喜还是可悲?

 

|不是所有“正经人”都无趣

 

区教研室最近在“轰炸”新课标,经常发一些链接让学校转给相关老师学习。

 

我做家务的时候刚好有这么一场,就塞上无线耳机边做边听。

 

咦?这位专家说话有些“吐字不清”,尤其是“课”字,像是kuo,好可爱。咦?他讲的内容好像也挺有趣,拿男人和女人逛街的区别来打比方,说明目标的重要性。还有“狗头”、“狗身”、“狗尾巴”……哈哈哈哈,越听越好玩,几次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看了看介绍——课程方案修订组组长,挺权威,挺“正经”的人。原以为这样的人做讲座应该像中央文件,至少像新课标那样严肃,但他竟然这样风趣!真好!而且他眼里是有“人”的。愿中国多一些这样的专家。

 

|做一个理性的乐观主义者

 

不得不承认,最近有些悲观。也许是受疫情影响?不,这一定不是最主要的,主要还应该是受师长和朋友圈的影响。当你信任的人都对这个世界失望的时候,你也开始怀疑是不是疫情之前的生活已是此生的巅峰?

 

出生在改革开放元年,半生都在走上坡路,无论是身处的国家还是自己。我十年前就想过:我这一辈子会不会就一直生活在这样一个蒸蒸日上、繁荣昌盛的时代,日子闪闪发光,世界永远金黄?如果确实如此,那可真是幸运!

 

而这两年,诡异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都是革命性的颠覆。红火的教培行业忽然全面歇菜,私立学校的生存日渐式微,永远上涨的楼价骤然回落,“双减”让很多小学生由原来在校的六七个小时变为长达10个小时……尤其是这突如其来的疫情啊,也为我的人生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前两日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琢磨:当年八年抗战,必然也有一部分人像如今的上海人民一样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对于另外一些小地方的人来说,它更多的是一个生活的背景,会受影响,但不算大。然而等事件过去,它会被写进祖国的历史,成为几代人共同的经历。此次疫情亦是如此,它终会过去,但没有人能确切地说出它会在什么时候结束。八年抗疫也未可知(呸呸呸!)。当我老了,会不会攥着孙子的小手:“你爸爸上小学的时候呀,有一种新冠病毒,传染性可强了……那时候你爸爸经常在家上网课……”

 

对了,说到上网课,今天小天儿同学上完晨诵后,老师布置让创作一首诗,您瞅瞅人家写的——

原诗是这样的——

 

诗啊,这么柔美的东西,到小天儿同学这里怎么也能配上“怪兽”?让我这个天天给别人讲晨诵的人怎么面对江东父老?啊啊啊啊?(此处两把鼻涕两把泪~)关键是,人家爹地还觉得好玩——

 

 

我不得不请出“相信种子,相信岁月”来安慰自己。阿弥陀佛~🙏

 

言归正传。刚才正攥着孙子的手来着……问题是,我还会想:这所有的一切会不会只是一个开始?后面还会有什么?经济危机?粮食恐慌?战争?……我有没有攥着孙子手的那一天?未来会怎样?无法想象,无法想象。我可以对一切丧失好奇,但未来永远是最值得好奇的东西,就这一点来说,我很愿意活下去看看。

 

负面信息看得多了,就会与长期以来一直秉持的“一切都在进步”的信念打架。作为一个长期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小女子,有时不得不让自己的思想成为所信任之人的思想的跑马场——因为经历阅历知识储备都不足呀,没有判断力啊!

 

好在,我隐隐意识到,我是时候跳出小圈子,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我不想按别人的期待而活,没有必要让自己活成别人的样子。人生,本就有很多种活法。

 

上学时优异的历史成绩都是背来的,但一个资深文艺女青年忽然能读进去些历史了——

 

而且还很赞同作者的观点,还追到B站上听了他和另一位学者的对话。虽然对傅先生不了解,但他文字中传达的那些积极的东西,久违了啊!

 

晚上偶然遇到刘润和任泽平的一场直播,听了一下。

 

哇,讲得真好!可惜没有回放(我知道这是刘润故意的)。这个任泽平,第一次听说,但他好乐观啊!这灰蒙蒙的周遭透进一丝光,哪怕只是盲目乐观,也让人精神振奋了一下。因为我真的想续上“一切都在进步”啊!今天的题目便出自他口——做一个理性的乐观主义者。

 

希望乐观能转化为能量,给生活带来希望。

 

任泽平还介绍了一本书,我已经加入了得到书架,打算看看——

 

还有《刀锋人生》和《我本芬芳》,也推荐给你吧,前一本让你为一个心脏外科医生的医术而惊叹;后一本我读完电子书后买了一本纸质的寄给了妈妈,她本来说没勇气读这么厚的书,但两天后她告诉我:用一天时间一口气读完了。你读后可能会思考婚姻和命运,“人各有命”,也许是真的吧。

 

 

|有多少人,爱上的是爱情

 

最后想说说爱情。

 

小人鱼爱王子吗?不,她爱的是爱情。

 

因为她心里向往的是美,而爱情是一种极致的美,尤其对少女来说。

 

于是,她会把自己对“爱情”的爱寄托在一个具体的人身上,但这个人并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

 

童话中的小人鱼最终因为善而“牺牲”了自己;现实中,当小人鱼意识到自己爱的是“爱情”的时候,她便从爱情中解脱了。

 

|结个束吧

 

因为上一篇文章《不要让班主任成为学校里最弱势的群体》先后被四个公号转载,所以最近粉丝又增了一批。

 

但我常常连朋友圈也不想发,准确地说,是发了也常常会删(只保留我觉得值得保留的),因为只要在网上发声(无论是公众号,视频号还是朋友圈),它就会吃掉自己的很多时间。我已彻底甘于平凡,不想做专家不想做名人不想做网红(做不做得了是另外一回事),余生就想尽可能地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但有时候又觉得有话说,想捣腾视频号玩儿,硬忍着也不舒服。那就这样任性一些,想说说,想默默吧。

 

不想开电脑了,就在手机的“订阅号助手”中,用一指禅从封控第六日敲到了第七日。一写就多。

 

凌晨一点多了,晚安。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