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晚安,夜的蝴蝶

最近,IP属地功能上线,很多网红大V们就地翻车,一夜之间“回国”了,把自媒圈装神弄鬼的炸成一地鸡毛,真真假假,无所遁形。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以前没有显示IP归属地,我们也都信以为真,说自己生活在美国11年的,其实人在福建。说自己是在澳洲,结果人在安徽。说自己在日本留学,说自己是嫁到韩国的山东妹子,结果人在河南。说自己是漂泊日本9年的孩子,结果人在上海。还有什么在印度,在德国,在英国,结果全在国内。这些辣条们都浪得粉丝几十万百万上下。

他们抖动着翅膀,在夜幕中血液膨胀,扭曲着髌骨以及保护壳,弯曲在城市的每个窗户里,你会看到近手可及的辉煌,犹如一只巨大的夜光表盘,或插着无数蜡烛的层叠大蛋糕,轮廓鲜明地浮凸在黑沉沉的旷野中,一副梦中景象。那些扇动翅膀的蝴蝶,大虫,搅动着赚钱的机器,收割着打工者,白领,那些习惯张口即来的懒人们的韭菜。那支队伍浩浩荡荡,明星,演员,甚至农民揭竿而起,一部手机,一个支架,一束灯光,装点着五颜六色的翅羽,把一个个格格巫变成仙女,它们集体掠夺你钱包,掏空你的生活费还心甘情愿的让你打赏,火箭弹像穿天猴一样飞舞。随着越来越多人涉足直播和短视频,开始以“流量”为赚钱方式同时吸粉,成了“流量乞丐”。不乏:色、丑、怪、假、俗、赌。说到底,流量是网络生态下的必然产物,但只有在健康的网络生态中,人们才能享有流量红利。他们艰难地扭动躯体蹒跚前行,也伸向无垠的户外。这一身冷血的器官需要白昼的热能。其实他们她们也需要睡眠,渴望能再度像数百万同胞那样安详幸福。不行!他们是苏醒者,资本的诱惑必须坚持每天充血恢复生气。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他们大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之势,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而后筑豪宅,驾豪车,众星捧月,捞的盆满钵满。这种蝴蝶效应确实达到少数人控制多数人的社会存在。

这让我想起,当年房屋后面一堆瓦砾捉蟋蟀,置于陶罐中。夜晚特别活跃,嘶嘶鸣叫,亮闪着金龟般的翅羽。其中一只几无弱项可以挑剔,行走大度,品相出众,富贵气十足。它一生不断在战场上搴旗斩将,俘获了若干美人的芳心,壮年时,几乎天天换雌,一不如意,便长吁短叹地弹琴不止,直到又有新宠方才止歇。

几年前,我加入某平台公号群,每当夜幕阑珊,几个“狐朋狗友”开始冒泡,直到万家灯火熄灭,我们还在讨论来稿,修正词汇,琢字琢句地推敲。在取舍之间互相争执不下,那是怎样一种心境,那种情感至今我都清楚记得并以此感动。

这群夜的蝴蝶,没有功利,凭着一股热忱,只希望给阅读者编辑出质朴的文字,喜欢沉郁的,可能轻蔑飞扬。爱悦飘逸的,可能讥笑凝重。钟嵘推崇子健,夫之礼赞子桓。子健繁复华丽,子桓淡泊幽邈。

不乏有诗人,著书论撰者,学者,教师,农民工,普通工人,学生。像我这种读过小学的人也混入其中,滥竽充数,打酱油的提了半瓶醋。

夜是安静的,网络开始跨越新时代,车轮滚滚,大踏步进入一个喧嚣的世界。我们开始问自己,文字还有人看吗?诗词还有人歌咏吗?电商,媒体制造的视频来的快感,让纸质书籍扫进了垃圾堆,除了签字我们还需要笔吗?

我们曾经抱怨医生处方,瘸龙狂蛇纸上窜,蜘蛛蚂蚁团团转,而今这起码的手写处方都觉得那么珍贵,它成了我们回忆的一部分。

阅读,检验了每个人对文化的态度和底蕴。大疫之下,公号群也受到一次次洗礼,因为方方日记,余秀华走遍全国去上你,贾浅浅下体诗,宋老师辱国言论,湾湾舌谈,俄乌战争等等各自站队,政治气氛狼烟四起,违背了当初崇尚纯文学的宗旨,以皮毛之妄谈。

尽管几经换届,新人辈出,又有几人再去执着撰写作品?以言论自由求存同异为由,信口开河,想必很多人印象中言论自由就是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对错都不用承担后果。因此而肆无忌惮,每天发链接各种低级无聊的视频,造谣惑众。就像一个人的身体某个部位病了,结痂或感冒流涕,大有把整个身体干掉,一棍子打死的趋势。而不是去积极地治愈健康的人文社会。家国天下也是一样,专门盯着它的某处不应该有的痛点,口诛笔伐,痛打落水狗,这是消极的。

西汉 刘向《新序 杂事》:“叶公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施尾于堂。叶公见之,弃而还走。”我们有几位朋友,在不同的群里,国外的国内的都有,标签基督徒,世界观背景不统一很正常,都是在传福音中而发展,但是奇怪的是有我曾经十分信赖的朋友,也混入闲杂人员队伍,开始专找那些抗疫中遇着的问题无限放大,发无聊的视频,消极的链接,嫉世如仇。殊不知,天有宝,日月星辰;国有宝,忠臣良将;地有宝,五谷百果;家有宝,孝子贤孙。国家花费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志愿者,医务人员,史无前例为给百姓的健康服务,有目共睹,我们却看不到。在我所认识很多的牧师基督徒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从不言国事,缄口不谈政治,他们追求神学理性思辨精神,构建现代社会与历史的文明融合的精髓。可以看出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这让我很失望。

只求异不求同存,为杠而杠。这显然不是言论自由,但一直在发生,没人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也没有人会为了不好的后果承担责任。当事情翻转后,这些人或是背过脸去装作无辜,或者转变口风继续肆无忌惮地发表自己的言论。

强者不言,只有弱者才会喋喋不休。智者不辩,是胸怀大智,真正的君子都懂得缄默与闭嘴。《易经》讲:“君子慎密而不出。”宋朝的时候,南唐来称臣,派了一个口才特别厉害的人——徐铉。当时朝堂上的人都很犯难。徐铉辩才无双,谁也不愿陪同出丑。宰相挑不出人来,于是找皇帝赵匡胤拿主意。赵匡胤说:好说,然后派了一个不识字的侍卫去。徐铉本来是想杀杀宋朝读书人的威风。但是他说了半天,侍卫一句话也不回他。徐铉没有察觉,依然喋喋不休。侍卫就会两句:嗯嗯,哎哎。过了几天,徐铉自讨没趣,识相闭嘴了。赵匡胤明白,最好的辩论就是闭嘴。

以史为鉴,知古鉴今,异化的情绪蔓延,以自己极有限的所知来揣度万物,是一种精神上的疾病。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这种辩论毫无意义,意义的重心永远是生活本身。

编者,阅读者,尽管是稀有物种,依然在万家灯火中案牍,朗朗入韵。

希望这一波很快将过去,晚安,夜的蝴蝶们!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