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大黄苦着脸,看牛吃饲料,忽然一脚踹在牛身上!老牛“哞”一声,晃晃脑袋,瞪眼望了主人一眼,怎么了,踹我?大黄指着牛骂:“你跟红老二家那头牛吃的一样,人家却会拉磨,你呢?”
牛低头,红舌头舔舔唇,继续嚼饲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气得大黄直跺脚,对你太好了!他拿起牛鞭,在空中一甩,噼啪一声,吓得牛向后趔趄几步。他吼:“你明天也给我拉磨去!他奶奶的听到没 !”
牛只“哞”了一声。
大黄一向说到做到,第二日就拉着牛到石磨前,把黄豆往孔里倒。牛以往没拉过磨,“哞哞”辩解几声,又挨了两三鞭才迈开步子走,很不情愿。
大黄解了气,心里莫名的轻松。
红老二正巧瞧见大黄赶着牛磨黄豆,啧啧不已。回家后,蹲在牛棚前,瞅自己牛,咋望都不顺眼,心里不是味儿。
“大黄家的牛要犁那么大一块地呢!它还拉磨!你看你一天都干了啥?就犁那么一小块地,还哼哼,哼个啥啊!”红老二捏一把饲料在手上搓,越搓越觉得亏:吃得多,干得少!这怎么行?怎么也得挣回饲料钱!
红老二背搭手,踱来踱去,半天拿定主意:拉货!
这日,大黄正赶着牛在地里忙活,瞧见红老二牵着牛,牛拉着板车,车上放着杂物。
大黄眼皮直跳,笑道:“老弟要去镇上摆摊呐!”
“嗳,是嗳!”红老二拍拍牛头,牛车停下。
“今个过去是不是早了些?”
“嗨呀!口味重!吃光了盐!”
“那你走好。”大黄笑眯眯看着红老二走出村。
黄昏时,又看见红老二领着牛回来,板车上大包小包,都是东西。
“哎哟,老弟啊。”大黄叫住他,“你这牛厉害,拉这么多啊!”
“牛壮实着呢,这算啥呀!”
大黄回家后,看见自家的牛,正在大口大口嚼一捆豌豆秧。他心里很窝火:吃吃吃,就知道吃!
隔天,红老二看见大黄带着牛,牛拉着板车出了村,回来时牛车拉了满满一车东西!
红老二脸色很不好看,回去冲牛使劲。
牛永远只能回复那一声永不变更的“哞——”。
没过几日,大黄路过红老二家的菜地,被红老二抽牛的动静吓到了。
“你干啥啊,老弟。”
“唉,老哥,我正教它收菜呢!”
大黄张大嘴:“这牛咋收菜?”
“这背篓摆在地上呢,它叼起来放里边去不就成了?”红老二又抽了牛一鞭子。
大黄脸色愈来愈白,想起自家的牛,很委屈:人家牛会收菜了!我家那牛,唉,吃我的,喝我的,白养了。
“啪一一啪一一”皮鞭声一阵阵响起。
“哞一一哞一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