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侠之大者之豫让

马蹄声踏在赤桥青石板桥面上,发出哒哒哒清脆的声音。河水清澈冷冽,桥下芦苇丛中隐藏一个身影,他在等,等这队车马走得近一些,再近一些,他手中的剑,似乎也明白主人的心思,在剑鞘内跃跃欲出。
突然桥上的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前蹄腾空,它感觉到杀气,是一种令人恐惧的死亡气息。赤桥下的身影随着一声剑出鞘的龙吟之声,纵身跳上桥面。脚刚落地,面对他的是无数把铙钩,对方早有准备。那人瞬间被钩翻在地,口中发出一声悲凉地怒吼,那怒吼在天地间回荡。
马队中有一乘车辇,车上一身着锦缎的黑壮大汉厉声喝问:”刺客何人?”
“某乃豫让!”那被擒者,用暗哑的声音大声说着。
“豫让?!”
车辇上端坐之人,一听豫让报名,呼的一声站起,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道:”才分别数月,你怎么变得如此面目?”那汉子抬起头,脸上满是伤疤,丑陋不堪,眼里布满血丝,和以前的豫让英气十足的相貌已有天地之别。
“赵襄子,今日我豫让被你擒获,再无报仇可能,只怨豫某无能,愧对于智伯!”

司机随笔的图片

 

话说豫让,姬姓,毕氏,春秋战国时期晋国人,是晋国正卿智伯瑶的家臣。当时晋国的势力主要控制在魏家、韩家、赵家、智家,中行氏,范氏,这六大家族在晋国都很有势力,而其中势力最大的家族是智家,也就是智伯瑶。

豫让做过范氏和中行氏的门客,尽管武艺非凡,行事肝胆相照,但由于出身卑微,在这范氏和中行氏两家都没有受到重用,待如家仆。后来智伯联合韩魏两家消灭了范氏和中行氏,接管了门客,豫让归于智伯门下。一日智伯在众多门客中发现豫让,容貌不凡谈吐不俗,随即召豫让为近臣,智伯很欣赏豫让非常重用他,待若上宾。后来赵氏联合韩魏反水智伯,展开晋阳之战,韩赵引晋水大败智伯,豫让虽拼死护主,终不敌,逃入深山,智伯一系被消灭,这是历史上有名的“三家分晋”,这里不多赘述。

豫让逃到深山后,听说赵氏赵襄子将智伯的头骨做了酒器(一说为溺器)大为恼火,主人死后尸骨遭此侮辱,豫让发誓刺杀赵襄子为智伯报仇。

豫让化妆成一个受过刑的人,进入赵襄子宫中讨了一个刷洗厕所的工作,豫让想,我平时无法接触到赵襄子,但你总得上厕所吧,上厕所时我就趁你不备,杀掉你为智伯报仇。

上厕所的事赵襄子是无法避免的,来了。当他看到豫让时,心里顿时莫名感到一阵不安,多年的征战让赵襄子锻炼出了非常高的警觉性。有刺客!赵襄子脑子里闪过一念,便马上下令搜查厕所并命人捉拿刷洗厕所的豫让,一搜身,果然,豫让怀揣匕首意图行刺。赵襄子打量眼前的这名刺客,尽管衣着褴褛,但掩饰不住此人眼角眉梢散发出来的英气。见此人身材挺拔高大,双目炯炯有神,鼻直口阔,脸上棱角分明,尽管被擒也毫不畏惧,好一派英雄气概。
豫让开口:”赵襄子,我乃智伯门客豫让,你杀智伯,而羞辱尸骨,智伯待我不薄,我誓杀你为我家主公报仇!”
这是赵襄子第一次听到豫让的名字,赵襄子非但没有恼怒,反倒面带笑容说:“豫让,你为主报仇,实乃仁人义士,我不杀你,如你能保我,我定重用与你,如你不愿意保我,我则放你一条生路,以后不可与我为仇。”
豫让冷笑道:“杀剐存留,悉听尊便,你若放我我依然会寻仇。”
“杀了他!杀了他!”侍卫们开始呼喊起来。
赵襄子伸手示意,说道:“智伯无后,而他的门客依然想为他报仇,此乃义士,不可伤害,日后我小心行事便是,你走吧。”
豫让离开后,想来想去觉得容貌已为赵襄子所识,就想改变容颜,混入人群里伺机行事。回到家中告诉妻子,自己定要舍身刺杀赵襄子,休书离别妻儿,妻子大哭不舍,豫让意志坚决,妻子只好带儿女回娘家居住。豫让以大漆涂面,大漆有腐蚀性,自毁面容,又吞烧碳让声音变哑。养好伤后,豫让化妆成乞丐,曾到岳父门前,妻子看到他都没认出来。豫让觉得时机已成熟,便到城中,每日观察赵襄子进出情况,寻找规律,以便路上劫杀赵襄子。
豫让得知赵襄子要去寺庙祭拜,混在人群中,寻找机会动手,看到赵襄子车队驶来,刚欲动,突然,肩头被人轻拍一掌,随即被这人牵手引到人群外僻静处,豫让刚想发作,那人倒头叩拜,说道:“您可是恩公豫让?”
豫让心头一惊,道:“我都如此模样,你竟能识得?你是何人?为何称我为恩公?”
“恩公,我和您同在智伯门下,我叫萧山,那年征赵氏,我被困乱军之中,多亏您杀退敌兵,将我从绝境救出来,我才保全性命。我有识人之术,无论您怎么变换容颜装束,我能分辨出来,故而在人群里将您请到此处。”萧山话说一半,突然抱住豫让大哭起来。“恩公,定是为智伯报仇才将自己弄着这般模样,萧某无能自觉惭愧,但看到恩公受如此大苦,即感动又心痛不已。”
“恩公义薄云天,凭自己能力也能在赵襄子身边做个要职,何不等做到他的近臣,再寻机将那赵襄子刺杀?”
豫让正色道:“如我做了赵襄子近臣,那赵襄子即为我主,我如果以二心侍奉君主,再行刺杀乃属不义,我这样做就是让君主身边的那些有二心的近臣感觉耻辱,故我不行此事!”
豫让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本来今日等赵襄子出行,待机刺杀,遇上你被你识破,也是天意。”说罢豫让转身,不顾跪拜的萧山,飘然欲去。
“恩公且慢!我已探得赵襄子手下护卫长,今日在寺庙设伏,欲引恩公入内而杀之,我知赵襄子无意置恩公死地,可是护卫长隐瞒实情,欲除掉恩公以防不测!恩公断不可行事,我得知赵襄子三日午后从赤桥经过,恩公可从桥上刺杀他,得手后跳赤河我以快舟接应。”
豫让看了萧山一眼,目光柔和下来,慢慢地说道:“我寻仇赵襄子为报智伯恩情,不可将你也裹挟其中!”
萧山伏地悲叹:“豫公以命报智伯,赴死亦从容,况不施诡计,君子坦荡,乃大英雄也,我何敢惜命!”
豫让躬身给萧山一拜,道:“若萧兄念我豫让之恩,可待我照看妻儿,豫让感激不尽。”说罢,豫让大步走出小巷,消失在熙攘的人群中。
那日,豫让做好准备,天不亮就躲在桥下芦苇丛中,想趁赵襄子不备,跳出将他击杀。可惜,赵襄子明白豫让定会重来寻仇,每日小心行事,且增加护卫,随时保卫。前马一惊叫,赵襄子知道有刺客,随即指挥铙钩套索,将刺客擒住。见刺客,赵襄子竟不识得,一问方知是豫让,赵襄子大吃一惊。
“豫让,我敬你是义士,非常爱惜,所以才不忍取你性命。但我有一事不明,你原本不是那智伯门客,之前也曾追随范氏和中行氏,为何此二人被剿灭你不寻仇,为何偏偏为智伯拼死一报?”豫让抬头正视赵襄子,目光如电。当看到豫让的目光,赵襄子虽在车辇,却觉得不得不仰视他,多年征战的骁勇也不足以压制内心的恐慌。
豫让开口道:“我虽曾跟随范氏和中行氏,但他们待我如众人,而智伯待我如国士,待我如众人我以众人报,待我如国士我以国士报之。”此刻,赤桥下水面平缓,威风吹起粼粼波光,有鸟落在河边的柳枝上,发出悠扬婉转的鸣叫。
豫让低下头,声音不大,却讲出流传千年的名句“我待智伯,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我知我已无法完成刺杀,只求您一事,望您能满足。”
赵襄子用颤抖的声音说:“义士,有何要求?我定能满足!”

豫让:“我也知您是明主,我无法将您刺杀,只求您能把您的袍服脱下来,让我刺上三剑,就算是我报了智伯之恩。”
赵襄子脱掉袍服命人递给豫让,豫让将袍服工整地铺在桥面上,转身向智伯家的方向叩拜,随之对袍服刺了三剑,拱手对赵襄子说:“感谢您对我的宽容…”随后横剑自刎。
赤桥映着残阳,河水激流,豫让的血滴落河水,化在霞光波影里,向东奔腾。
后记:人们为了纪念豫让这位义士英雄,将赤桥改名为豫让桥,一说旧址在邢台市,如今邢台市内还有豫让桥这个地名,只不过桥已不见,建有豫让公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